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146章 生日聚会
    【待修】

    医生见惯了这些场面,面不改色的给病人做检查。

    “体温已经降下来了,等会儿挂完这瓶药水再去做几个常规体检,结果出来之后来找我。”

    戴颖应声。

    待医生出去之后,她悬了一下午的心才落到实处。

    “妈妈……”戚黛喊她。

    外婆说下午她昏迷的时候一直再叫他们,还很伤心,一会哭一会儿焦急,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他们一直喊她她也不醒。

    戚黛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徐远山的名字叫出来,不过,这个时候大概自己提的任何要求都不会被拒绝吧?

    “怎么了?”戴颖问。

    戚黛说:“妈妈,我想去找徐远山。”

    放学后戚黛正考虑是请了假去吃饭,还是吃了饭再请假,或者是请了假回家吃饭这个复杂问题,戴颖已经先一步给她打电话来了。

    “还在发烧吗?”

    戚黛摸了摸自己额头,感觉好多了,“好像没有了。”

    戴颖一听她那粗哑的声音就心疼:“声音怎么哑成这样了?”早上还比这好呢。

    戚黛又想起陆伟嘉说她声音难听的事情了,依然又气又委屈,甚至不想再说话。

    戴颖也没想得到什么回复,紧接着又说:“妈妈还有一会儿就到你学校了,你收拾下书包和作业在门口等妈妈。”

    嚯!生气!

    陆伟嘉看戚黛看见了,就把窗户从外面拉开跟她说话:“你怎么还没去吃饭?”

    戚黛恶狠狠的瞪他:“要你管!”

    陆伟嘉:“......”

    五班教室里还有一些人没去吃饭,这会儿都有意无意的看过来,陆伟嘉脸色尴尬,梗着脖子说:“我早上又不是故意的,而且我道歉了......”

    他话没说完,怀里已经被戚黛砸了一个袋子。

    还有点儿眼熟。

    戚黛说:“不需要你好心,我声音难听还那么丑,以后别到我们班门口晃悠,别污了您耳朵眼睛。最好就再也不见,见了也是不认识!”

    说完就把窗户砰的关起来,气哄哄的从教室离开。

    而站在窗户外的陆伟嘉,被她一连串操作威慑,楞在了原地好久,回过神来的时候戚黛早就不见人影了。

    也顾不得那些看热闹的人,懊恼的拍了一下脑袋,就因为一句无心的气话,这么久的好感白刷了......

    戚黛一路气势汹汹的走到学校门口,越发觉得自己的脾气真是越来越爆。

    明明对方只是一个小孩子,根本可以当作童言无忌忽略的,况且自己现在的声音也确实难听,真的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大概是因为对方说她丑?

    可是她真的丑吗?

    戚黛拿出手机,打开照相机前置摄像头。

    手机里立马出现一张熟悉的脸,五官虽然算不上特别精致吧,但也没有到丑的地步啊......

    就是脸色略苍白,眼睛没有往日有神,嘴唇也没什么血色,鼻头红红的,表情还有点臭......

    戚黛生气的放下手机,还是难受。

    “下午请假吗?”戚黛问。

    “嗯,带你去医院看看。”戴颖没听出她语气里的开心,只一门心思想着她生病的事。

    戚黛很少生病,但一生病必定来势汹汹。

    高烧、咳嗽、流鼻涕、打喷嚏什么都得注意,每每生病折磨的不只是戚黛,还有他们这些做家长的。

    戚黛挂了电话就跟石梅梅说不去吃饭了,“我下午也不来了,要去医院。”

    石梅梅就很不懂:“去医院你干嘛那么高兴?”

    戚黛还是嘿嘿傻笑。

    “……”石梅梅摸她脑袋,“病傻了?”又对比自己,“好像是比我烫。”

    戚黛摆摆手:“没事没事,你赶紧去吃饭吧,我一会儿回去吃药睡一觉就差不多好了。”

    石梅梅无奈:“那好吧,你回家好好休息,我先去吃饭了。”

    “嗯。”

    石梅梅就跟其他同学一起去吃饭了,戚黛也收拾书包准备回家。

    抽出书包的时候感觉有东西掉了,弯腰看到地上的东西,戚黛才想起来忘了跟石梅梅说,让她帮忙把陆伟嘉拿来的东西还回去。

    戚黛把掉在地上的不知道谁送的药袋随手揣口袋里,拿出手机准备给石梅梅发信息,余光瞥到窗户外好像有人,随意扭头一看......

    “嘀嘀”

    是戴颖到了。

    戚黛小跑过去,上车就对着戴颖委委屈屈的喊:“妈妈~”

    “怎么了?难受是吗?嗓子疼不疼?”戴颖一边问一边探她额头的温度,“好像还有点热,下午看看要不要去输液。早上带的冲剂喝了吗?”

    “嗓子不疼,药还没喝......”戚黛不好意思说因为有人说她丑,所以她生气到委屈,便道:“我好饿,我们先去吃饭吧。”

    戴颖说:“行,我已经跟你外公外婆说了,今天去他们那儿吃饭。”

    “那舅舅也在家吗?”

    她还想着要去找徐远山,戴明在的话可以带她一起去。

    戴颖就说:“舅舅上班去了。”还笑话她长不大,老喜欢黏舅舅。

    戚黛心说,才不是呢,舅舅知道我跟徐远山的关系,所以说话做事不用顾忌,方便。

    可戴明去上班了,所以下午她要怎么出门?

    戚黛心事重重的吃完饭,被戴颖看着吃了药,又看着睡着了戴颖才回去上班。

    但戚黛这一觉睡得极不安稳。

    最开始是梦到了一片空旷的田野,四周寂静无声,除了她自己,就只有风。

    戚黛环视一圈,知道自己大概是做梦了,于是她试图睁眼,但眼皮沉重打不开。

    她只能放弃醒来,自己一个人沿着唯一的一条路开始走。

    走着走着周边情景开始变了。

    忽大忽小,还有种极度不适的失重感,像是身处4D场景中的过山车,起起伏伏,戚黛直犯恶心,眼前也模糊起来,再跨出下一步的时候不小心一脚踩了空……

    戚黛吓醒了。

    周身黏糊糊的都是汗,身体也清爽了不少,大概是病好了。

    四周黑漆漆的,只有窗户那儿有一点儿光亮,戚黛没想到睡一觉天都黑了,大概屋里过于安静,她心里没由来的有点儿害怕,她喊戴颖:“妈妈?妈妈!”

    没人应。

    然后想起白天是在外公外婆家吃饭的,于是又喊外公外婆。

    依旧没人应。

    她伸手去摸床头的开关,结果灯也不会亮,应该是停电了。

    或许外公外婆是去买蜡烛了吧。

    戚黛又去摸手机,摸了半天没有摸到,只能借由外面映照进来的微弱月光起身开门朝外面走去。

    房门打开的瞬间她听到有微弱而嘈杂的声音,好像来自走廊,又好像是来自楼下。

    戚黛一步一步的朝大门走去,再要触碰到门把手时她忽然停住。

    外婆家的大门门把手是那种老旧的通用型锌合金门把手,但眼前的,是很先进的电子锁门把手……

    戚黛猛然回头,四周虽然依旧漆黑一片,可她却清晰辨别出这是她的住所!

    不是现在所住的地方,而是十几年后她从B市回来以后临时居住的地方!

    当时新买的房子还在交付期,于是便临时找了个地方住着,很多东西都是随手摆放,就好比进门左手边经常放着她的包和帽子一类的东西……

    意识到这个问题,戚黛马上也闻到了空气中的的焦味,她慌了。

    是那天晚上!

    明知道自己的结局,但戚黛仍旧慌里忙张的按密码开门。

    可是密码是多少来着?

    0624?不对。

    0409?也不对!

    到底是多少?!

    戚黛使劲敲着自己的脑袋,努力回想……

    对,助理!助理小周来看她,说她的密码太简单了,给她重新设置了一个。

    但是是多少来着?

    戚黛急得眼泪都出来了,烟味也越来越浓,呛得她直咳嗽。

    没办法她只能先跑去浴室把毛巾浸湿捂住口鼻再过来试密码。

    但是无论试多少次都是失败,她想,没办法了,重来一次她也还是逃不出去。

    这时候她听见外面有人问:“还有人吗?”

    “y……”戚黛嗓子哑得不说不出来话,她用手拍门,很用力拍。

    但是外面的人没听见。

    “我刚刚找过了,这一楼大概没人了,快走吧,火势太大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行,那撤吧。”

    脚步声渐远。

    戚黛就在门边听着,片刻后就笑了,她也没权利去怪别人把她落下,谁的命不是命,要怪大概只能怪她自己命该如此。

    她闭上眼睛等待命运的到来。

    “戚黛、戚黛……戚黛!”

    戚黛睁开眼,看见成年人徐远山……满眼绝望的看着她?

    “远山?”

    徐远山一动不动。

    “远山你干嘛呢?”戚黛又喊他。

    徐远山像是听不到她声音也看不到她人,整个人处于一种自我隔离的状态。

    戚黛去拉他,结果手直接穿过了他的身子。

    “!!!”戚黛呆住。

    她……还在梦中?

    戚黛再次身手去碰徐远山,一样碰了个空……

    那她为什么碰不到同样在梦里的徐远山??

    她环顾四周,还是那间屋子,只是四周都被火势波及,焦黑一片,屋子的中央躺着一个身盖白布的人。

    周围还有她的父母亲人,戴颖哭倒在面色哀伤的戚瑞堂怀里,外公也偷偷擦拭眼角,舅舅眼眶红红的扶着站不稳的外婆,还有她的助理小周也在难过的抹眼泪……

    这……是她死后的场景吗?

    她想要去抱抱他们,告诉他们,别难过了,我会重生的,还会回到你们身边,回来以后我会更加好好的爱你们。

    可是她抱不了他们,说的话也没人听得见。

    戚黛眨了眨眼,有凉凉的液体顺着脸颊滑下,可她顾不上去擦。

    原本站在门口的徐远山转身要走,她连忙跟上。

    徐远山走的很快,看似没有漫无目的,但基本到了十字路口时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拐弯或者直走。

    戚黛一路小跑着,好不容易才没把人跟丢。

    徐远山去的地方在郊外,还有点眼熟。

    戚黛问:“远山,你来这儿要做什么?”

    可惜徐远山听不到。

    戚黛觉得难受。

    这种无法触摸别人,无法和人交流的感觉比被人说丑还要令她没法接受。

    “我去找你好不好?”徐远山望着某处开口。

    “找……我吗?”戚黛不确定。

    徐远山自嘲一笑,“你大概不会想要我找你,我那么烦。”

    他说话语速很慢,一字一顿的。

    戚黛摇头,“我不烦,一点也不烦。”

    徐远山接着又说:“所以昨天我喊你你才不应我的吧……”

    戚黛知道,他说的是后来他跑来找她,但在被救出的人群里没有找到她,就想不管不顾往那吓人大火里冲的时候。

    他喊着她的名字,她在熊熊大火里笑看着他。

    戚黛现在才意识到,或许,在徐远山被几个人拉着拼命挣扎要救她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在了。

    她很轻很轻的回答:“我应了。”可惜当时的你听不到,当时的我不知道。

    徐远山又问:“我怎么办?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我怎么办?”

    他的眼角有泪水滑落。

    戚黛很想抱抱他,告诉他别怕,没事的,他们还会再重逢的。

    徐远山忽然转身,以更快的速度朝着某个方向跑去。

    戚黛慢了一步,紧赶慢赶的最后一步看见徐远山从不远处纵身一跳。

    “不要啊!”戚黛跟着跳下去拉他。

    但是怎么抓得住?

    徐远山一瞬间就消失了。

    戚黛觉得自己心脏被撕裂,瞬间空荡荡的,人也轻飘飘,不知归处……

    很茫然……

    现在她又该怎么办?

    “黛黛,醒醒……快醒醒……”

    戚黛感觉到有人用力在抓着她的手臂,有点痛。

    她睁开眼睛,入眼是刺目的光,她闭了下眼睛又睁开,周遭一片雪白,戴颖还有外公外婆皆焦急的看着她。

    “醒了醒了!终于醒了……”外婆声音都有点儿颤抖,抓着外公的手还僵着放不开。

    “嗯,放松点。”外公用另外一只手拍了拍她,安抚道,“醒了就好了,别担心。”

    戚黛困惑的眨了眨眼睛,眼角立即有冰冰凉的液体流下。

    戴颖抬手帮她拭去,顺势摸了摸她的额头,很轻声的问她:“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戚黛小幅度摇了摇头。

    戴颖说:“那妈妈先去叫医生。”起身的时候用手背偷偷抹了抹眼角。

    戚黛真的茫然了,一时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

    她听到外婆小声问外公:“黛黛会不会烧傻了?怎么看上去真的变呆呆的?”

    外公还没回答,她变哀伤起来,“我可怜的黛黛哟~”

    戚黛立时被逗乐了,喊道:“外婆……”声音还是嘶哑着。

    外婆立即放开外公的手转而拉住她的手,很温柔的应道:“在呢在呢,外婆在呢……我们黛黛受苦了。”

    戚黛摇头说:“我不苦。”我甜甜的。

    外婆像是没听见,拉着她一个劲的说她遭罪了什么的。

    戚黛这才知道,自己下午在睡梦中高烧昏迷了,外公外婆去喊她没喊醒,差点吓没了半条命,恰好戴颖打电话回去问她的情况,听说昏迷了,也吓得差点自己先昏厥了,急急忙忙的跑回去连闯几个红灯把送她到医院来了。

    “还好你没事了,要不然……”外婆说着说着眼眶湿润起来。

    外公轻拍她的背安抚。

    戚黛登时记起梦里哭得站不住的外婆,眼眶一热,软软的喊:“外婆~”

    外婆连忙应声:“在呢在呢,外婆在的,我们黛黛不怕啊。”

    “嗯!”

    戴颖叫着医生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老一少哭的泪眼婆娑的场面,外公站在旁边也是眼眶红红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