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156章 十字路口
    【待修】

    周天只有上午有课,一门政治一门物理,老师也知道他们没有心思上课,所以发了试卷让他们自己看:“有不懂的提出来,我们今天就解决掉,明天要开始讲新课。”

    政治课还好,物理课的时候戚黛就被物理老师她叫到办公室做思想工作:“戚黛同学,我看了下你的成绩,你的其他科成绩都很好,为什么只有物理还不到九十分?”

    戚黛能说什么?说自己不喜欢物理?那肯定会被物理老师整的很惨的,于是她就沉默的低着头。

    沉默了近一分钟,物理老师就问:“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没有没有!”戚黛连忙摆手摇头,解释道:“就是我觉得物理有点难,公式我都记得,就是很多时候不知道怎么去套用……”说着还有点儿小尴尬。

    物理老师仔细的审视戚黛半天,发现戚黛并不是对她有意见,这才耐心的拿起戚黛的试卷一一帮她分析起错题,并告诉她遇到类似题型的时候该怎么去想解题思路。

    戚黛从一开始的受宠若惊,到后来的认真听讲,整整在办公室里呆了两节课,最后还做了保证——下次月考物理一定上九十分,然后才被物理老师放回教室。

    到了教室戚黛就成了一滩烂泥,受益匪浅是真的,脑细胞死了一大半也是真的,于是越发感觉物理真不是人学的科目。

    陆伟嘉就问她:“老太骂你了?”

    物理老师才五十多岁,只是跟其他任课老师相比年纪大了不少,为人又不苟言笑,故而班里人习惯叫他老太。

    前面陈童恩和肖云慧也回头看了过来,戚黛摇头:“要是骂了还好,我觉得她在给我用怀柔政策。”

    “怎么说?”陈童恩问。

    戚黛老神在在解释:“刚刚她故意夸我,还给我讲了试卷,让我觉得自己没考好物理这是非常不对的,然后她还给了我两份精选题让我多练习,平时有问题也可以随时去问她,最后还劝我千万不要偏科。”

    戚黛说完,三人就各自发表了看法。

    “老太给你讲了试卷?”这是来自陆伟嘉的惊讶。

    “精选题能借我看看吗?”这是来自肖云慧的羡慕。

    “你这也叫偏科?”这是来自陈童恩的无言。

    戚黛耸肩,把精选题借给了肖云慧。

    陈童恩也跟着转回身,不一会儿又回头问:“下午你们是不是要去校学生会竞选干部?”

    戚黛点头:“嗯,吃了午饭就去,你要不要一起?”

    陈童恩说:“去!我下午没什么事。”

    “我跟你们一起吧。”肖云慧也默默开口。

    戚黛:“可以啊,人多热闹嘛。”

    于是最后陆伟嘉王兴源还有季宇航跟着一起了,美其名曰:人多热闹。

    戚黛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不管几个灯泡,放了学,戚黛就去一班找徐远山了,然后在一班教室门口又被刚出教室的唐老鸭瞪了一眼。

    戚黛摸摸鼻子,就很莫名,还很无辜。

    谢彦召这个人吧,第一眼看见觉得超级帅,人又高傲,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绝大多数女生的梦中男神。

    后来一接触就发现这人其实腹黑嘴巴又毒,如果不是拥有一副好皮囊,估计早就被人打了好几顿了。

    额......好像也不太打得过。

    谢彦召本人好像有一种气场,只要他神色冷然的站在那儿,哪怕一言不发都莫名的会让人发颤,生怕触他眉头被他揍。

    也不是说他看上去脾气不好,就是周身气场很摄人。

    看看二班这群平日里眼高于顶的家伙们都被他批成什么样了,但下课后依旧奉谢彦召为神明,觉得他说的很对,骂的好。

    陈童恩就怀疑这些人有受虐倾向。

    戚黛默默的不搭话,因为她也是这么觉得的,上辈子虽然没见过几次,谢彦召也没说过她,但就是每见一次就怵一次。

    这辈子她倒是接触的多了,没那么怵他,但依旧心怀一种敬畏,觉得谢彦召就是有训人的底气,他就是站在道德点上的。

    为此戚黛甚至怀疑谢彦召是不是会巫法。

    当然,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就像有的人天生很讨喜,有的人天生惹人厌,而有的人则天生让人敬畏。

    陈童恩不知道戚黛怎么想的,如果知道的话估计会连带戚黛一起吐槽,这会儿她吐槽过谢彦召就舒坦了,又问戚黛借了试卷回身抄起了错题。

    抄的时候还不忘默默诅咒谢彦召吃饭被噎,走路被绊,喝水被呛......

    原本应该热闹的大课间,因为被谢彦召罚抄,一时除了小声讨论试卷的说话声就只能听到下笔的刷刷声。

    戚黛也不想闲着,拿出物理课本来看。

    戚黛的物理是所有科目里最薄弱的,学起来也异常的艰难,如果没有徐远山,估计她都要直接放弃了。

    戚黛题目还没读完,旁边陆伟嘉递过来自己的试卷问道:“戚黛,完形填空第三个为什么选C?”

    戚黛愣了愣,因为她想起了谢彦召批评陆伟嘉的话:“虽然及格了,但是离满分还些距离,平时上课还是多用点心,虽然同桌是朵花儿,但老师写在黑板上都是知识点,要考的,如果你再一心二用,那么离倒数也不远了。”

    当时听了这话的二班同学都哄笑起来。

    只有戚黛眉头深索,脸皮发烫,她都不知道陆伟嘉上课会看自己,还被老师看见了。

    这让她又想起假期的那份礼物,她想,如果陆伟嘉真的不能跟她以朋友相处,那么她会去找谢彦召换座位。

    “嗯?”陆伟嘉又问了一声。

    戚黛回神,不自然的笑了笑,看了眼题目还是给他讲了起来:“你看空格前面这个单词,它是一个动词,动词若为及物动词,则其后可跟.......”

    讲完后戚黛发现陆伟嘉正皱眉看着试卷,像是在沉思,戚黛怕自己没说明白,便问他:“有明白吗?不明白我可以再讲一遍。”

    陆伟嘉这才点了点头:“懂了,谢谢。”

    戚黛:“不客气。”

    有了陆伟嘉带头,戚黛附近的一些人都开始拿着试卷来问戚黛错题,戚黛来者不拒通通为他们解惑。

    等到上课铃响的时候甚至还有些口干舌燥。

    旁边及时递过来一瓶水。

    戚黛顺着瓶身上的手看向手的主人,跟他笑笑:“谢谢,不用了。”

    陆伟嘉说:“是徐远山给你的。”

    “远山?”戚黛诧异。

    陆伟嘉点头:“刚刚你周围人有点多,所以他拜托我给你的。”

    戚黛没怀疑,伸手接了过来。

    陆伟嘉看着空了手不禁苦笑。

    第三节课依旧是发试卷的一堂课,不过语文老师张涵比谢彦召温和多了,并没有毒舌每个人的习惯。

    只是对几个没到一百分的同学交代下课去她办公室。

    依旧没讲试卷,张涵道:“试卷上的内容都是我们上课就讲过的,所以我们就不作重复概述,如果有不懂的,可以单独去办公室找我,或者问问同学。”

    有了谢彦召的前列,二班同学对于不讲试卷也接受良好,万幸的是语文不用罚抄错题,只需要自行修订就行。

    一个上午在讲新课中度过,中午则在抄错题中度过。

    下午上课前季宇航就叫了二班同学去行政楼:“第一节课不上了,要去行政楼统一拍照。”

    “拍照?”众人不解,“拍照做什么?”

    季宇航回答:“制作校牌还有档案留底。”

    等拍完照回来后已经是第二节课快下了。

    同时他们发现后墙上的成绩排名单好像换过了。

    “这是这个月的成绩排名吧?”说的是疑问,但其实已经肯定了,虽然前四名的名字没变,但第一名的戚黛年级排名变成了二十五。

    不少人围了过去,然后……

    “卧槽!戚黛又进步了!”

    “这成绩也太牛了吧!”

    “真给我们二班长脸!”

    王兴源这个戚黛吹就走过去非常自然的吹捧:“学委不愧是学委,我服!”

    闻言,后到的众人也围了过去,却不是先看自己,而是看向第一栏:

    姓名:戚黛,语文:132,数学:140,英语:150,物理:88,化学:92,生物:100,政治:94,历史:98,地理:100,总分:994,班级排名:1,年级排名:25

    第二名的张文喜年级排名三十五,相差了整整十名。

    “有谁认识一班的人?能不能去探探一班第一名考了年级第几?”有人忽然出声。

    按照这个排名推测,除去清北班三十个人,还有戚黛,张文喜前面还有两个人,所以真的很好奇一班第一名考了年级第几。

    以为自己是班级退步十几名因而郁闷了一个早上的季宇航说:“不用探了,一班第一名徐远山,也是年级第一。”

    说着他还看了看戚黛,像是在说:“没想到你就那么厉害了,对象更厉害。”

    戚黛摸了摸鼻子,掩饰自己的激动,不是为自己的成绩,而是因为徐远山又考第一了!

    想想就很值得兴奋!

    徐远山的名字大家自然是知道的,入校第一名,开学典礼上的学生代表,首次测验就超越清北班众人拿下第一,这次月考又是勇夺第一。

    如果清北班都是大学霸,那么徐远山已经可以称之为超级大学霸了!

    二班众人叹服。

    这时梁涛从门外进来,连说了三声:“卧槽!卧槽!卧槽!!”

    “干嘛呢?”

    “发生了什么?”

    众人忙不迭询问。

    梁涛拍了拍胸口道:“我先平复一下心情。”

    众人:“......”

    二班同学不理他,梁涛忙道:“诶诶诶,我刚刚去一班看了第一名的成绩了。”

    王兴源说:“我们知道了,一班第一徐远山也是年级第一。”

    梁涛摇了摇手指:“不是。”

    “不是?”众人惊讶看向季宇航,难道班长看错了?

    戚黛也疑惑,徐远山不是第一那谁是?

    居然被怀疑了,季宇航厉声道:“怎么可能不是?!第一就是徐远山!”

    察觉自己话语有误,梁涛忙纠正道:“不是不是,我的意思不是徐远山不是第一。”

    季宇航:“......”

    其他人:“......”

    梁涛:“诶呀,我要说的是徐远山的成绩。你们知道他考了多少吗?”不需要别人回答他已经说了:“1033!”

    “!!!”饶是早有心理准备的戚黛及各位二班同学还是被惊讶到无话可说。

    高一九门科目总分1050,徐远山居然考了1033?!

    如果说戚黛的成绩他们还能望其项背,那么徐远山的成绩就真的是望尘莫及了,这已经不是超级大学霸,而是当之无愧学神了。

    毕竟这可是超越清北班一众天之骄子的存在。

    沉寂片刻后众人开始用灵魂发问。

    “这......都怎么考的啊?”

    “我开始怀疑,我跟徐远山考的不是同一份试卷。”

    “我也是。”

    戚黛心道,徐远山这么聪明,如果考不到这样的成绩才是不正常的。

    梁涛还在叹气:“我刚刚看到那一排排不是满分、就近似满分的成绩,整个人都要不好了,明明同样是实验班,为什么别人能考的这么好呢?!”

    是啊,为什么呢?

    别说二班同学,一班同学也想问问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在一个教室上课一个教室自习,最后别人能考得这么好,自己却只能一丁点儿分?

    他们不知道,最后只能归咎于这大概就是神和人之间的差距吧。

    要是在别的班,成绩或许并不是很重要,但是在清北班以及实验班,其他不重要,成绩好才最重要。

    所以一班以前还有个别不服管教的同学,在这次月考后纷纷折服了,一律称他“学神”,甚至有几个同学还把他扔掉的草稿纸收藏起来。

    徐远山就觉得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可是没人听。

    晚上他跟戚黛吐槽,戚黛理所当然道:“为什么不收藏?明明很有价值的啊!”

    徐远山:“......”

    月朗星稀,皎洁的月光下,徐远山发现戚黛白皙的俏脸慢慢的染了红晕,神色也有那么一丝不自然。

    戚黛被他盯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放弃道:“行了行了,我承认我是把你用过的课本作业本草稿本全部都收起来了还不行嘛!”

    徐远山在短暂怔愣过后,便觉四肢百骸像是被一阵阵暖流侵袭,甚至慢慢的开始蔓延至胸腔,他张口欲言:“戚戚,我......”

    忽然有一中气之足的男声大吼:“是谁在那?!哪个班的?!”

    戚黛和徐远山顺着月色看到了不远处的灭霸——教导主任巴左林,于是想也没想的牵起对方的手就拔腿狂奔。

    后面灭霸也跑了起来:“站住!别跑!我看见你们了!”

    戚黛和徐远山才不管,一直跑到男女生宿舍分叉路口才停下来大喘气。

    戚黛气喘吁吁的插着腰问徐远山:“话说我们跑什么?”

    明明他们就是单纯的在聊天啊。

    只是从以往在操场明亮路灯下转移到了旁边没有灯光的草坪而已。

    徐远山就有些心虚,因为当时自己是想跟戚黛表白的,所以灭霸一出声,第一反应就是跑,因此也错过了最佳时机,这会儿明显不适合表白了。

    他就道:“听说灭霸很严苛,但凡被他盯上的男生女生没有关系也得绝交。”

    戚黛惊恐的瞪大了眼,庆幸:“还好我们跑得快。”

    徐远山点头:“嗯,以后我们要更小心一点。”

    “嗯!”戚黛重重的点头赞同。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