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158章 暑期兼职
    六月是暑月,也是高考月,市一中作为市重点,也是考点之一,学校连带着月假一共放了八天。

    一方面是为了腾出考点,另一方面也是给高三准考生们在考前腾出一个更为安静舒适的学习环境。

    与之相对的,高一高二的六月将不会再有月假了,收假之后就一直要到七月十四号期末考完才有假期——一个半月的暑假。

    等暑假过后他们就是高二老生了。

    石梅梅以此为由打电话约戚黛和徐远山出去玩,“咱们高一都被逼的这么紧了,高二肯定更甚,以后估计再难找到这样的机会了,所以我们趁这个时间出去玩玩吧?”

    戚黛叹了口气:“你们没作业吗?”

    八天假期!

    赶得上一个国庆小长假了。

    实验班的各科老师可是拼了命的布置作业,生怕他们有一丁点儿休息的空隙。

    从到家开始戚黛就和徐远山就开始写作业,这会儿才写了五分之一不到,还是忽略基础题的。

    石梅梅不以为意:“当然有作业啦,不过不着急嘛,这才刚放假,还有七天呢!”

    戚黛:“......”

    怀念从前不在乎作业的自己。

    戚黛思考了片刻问她:“都有哪些人?”

    石梅梅声音小了点儿:“我先打给你的.....”

    戚黛语塞。

    又沉默了两秒戚黛问:“你不会也还没决定去哪吧?”

    电话那头石梅梅憨笑了两声:“我这不是想着大家一起商量嘛~”

    戚黛哑然,好一会儿都没说话,石梅梅忍不住开始呼唤她:“阿黛?阿黛黛?!......”要不是通话记录没显示挂断,石梅梅都怀疑她掉线了。

    “听到了。”戚黛有些无力:“你先问问其他人,我跟远山商量下。”

    “好的好的。”石梅梅立即应道。

    这个小长假其实并不好过,因为戚黛和徐远山都记挂着月考成绩。

    准确来说是记挂着戚黛的月考成绩。

    戚黛还没自信到可以信誓旦旦表示:“别担心,我考得很好。”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市一中的竞争力有多大她都知道。

    一天不到最后一刻,脖子上悬着的刀就放不下。

    而且徐远山也是那种不见结果不罢休的性格,于是头一次两人刚放假就期盼着开学。

    徐远山听说石梅梅约他们出去玩,有些心动,他们需要找点除写作业看书之外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去哪玩?”

    戚黛说:“还没定。”

    徐远山:“......”

    等石梅梅约好了人,定好了时间,假期已经过半了。

    “去水上乐园吧,我们还没去过呢,而且最近天气很好,冲浪正好。”石梅梅语气非常兴奋。

    也不知道是自己决定的还是谁提议的。

    水上乐园在东华区,离市中心大约四五十分钟的车程。

    戚黛和徐远山商议后决定要去的。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第二天他们刚准备出门就接到外婆的电话,说是外公换灯泡的时候闪了腰,让他们去家里帮忙收拾点东西带去医院。

    如此一来,他们自然去不了。

    跟石梅梅说的时候,石梅梅忙问:“怎么样?严重吗?我们现在也过去看看......”

    戚黛谢绝道:“没事,不用来,只是韧带拉伤了,明天我们就可以回家了。你们好好玩。”

    “那好吧。”石梅梅很失落,但也知道这种意外无可奈何,只跟戚黛说:“帮我跟外公外婆问候一声,等改天我再去看他们。”

    “好。”戚黛没放在心上,毕竟她们关系是好,但并没有往来过家里,也没有那个想法。

    所以隔天接到石梅梅电话的时候她有一瞬间的惊错。

    在自家小区门口看到石梅梅、陆伟嘉、陈童恩还有于洋和余俊生、闫方的时候她整个人脑子都有点儿浆糊,“你们怎么都来了?”

    哦,也没都,罗姝就没来。

    石梅梅就说:“怎么?看你样子是不欢迎啊?不欢迎就算了,东西给你,我们走了......”他们拿了一袋水果还有一盒健力宝钙片。

    戚黛忍不住笑了:“行,你走吧,我带他们上去就行。”其实还挺感动的,毕竟都是一群半大孩子,谁能想到居然还会带礼来看朋友的长辈。

    “你还是不是我好闺蜜了?!”石梅梅气的跺脚。

    陈童恩在一边幸灾乐祸:“活该~”

    石梅梅更气了。

    气归气,还是跟着一起去了外婆家。

    外婆和徐远山已经在做饭了,这是戚黛第一次带同学回家,还一起来了六个,个个盘顺条亮的,外婆简直欢喜的不行,“来就来了,怎么还带东西呢。”

    陆伟嘉作为代表发言:“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外婆您别嫌弃就好。”

    外婆夸奖小伙子长得帅又会说话,高高兴兴的把他们招呼进去后,各种零食小吃水果饮料都往茶几上搬。

    “外婆够了够了,不用再拿了。”石梅梅他们忙把外婆给劝住。

    外婆乐呵呵的:“行,你们坐会儿,饭很快就好了。”

    外公知道了,想从床上爬起来待客,被戚黛和外婆强硬的制止了,外公一个六十多岁的大男人顿时委屈的不行。

    外婆好说歹说才把人给劝好了。

    “戚黛,你跟徐远山......?”看见徐远山在这儿,余俊生好奇的不得了,这两人难不成真像当年传的那样——已经订婚了?

    “想什么呢你?”戚黛苦笑不得,“我们青梅竹马还不能常往来啊?”

    “那外公外婆知道你俩关系啊?”于洋也惊讶的不行,刚刚徐远山出来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又非常自然的进厨房忙活去了,还跟戚黛外婆有说有笑的,显然是很熟稔。

    戚黛以为他是说青梅竹马的关系,于是理所当然的点头:“知道啊,我爸妈也知道啊。”毕竟都住了那么几年了。

    于洋:“!!!”这恋爱谈的也太......太特么的令人羡慕了吧?!

    “那徐远山的家人呢?”陆伟嘉也问。

    戚黛说:“也都知道啊。”她的家人自然也是徐远山的家人,可不是都知道嘛。

    众位小伙伴已经不知道该羡慕谁了。

    戚黛陪着他们在客厅聊天看电视,徐远山在厨房和外婆忙活。

    一个多小时后饭菜做好了。

    几个小伙伴上桌便惊呆了,时令蔬菜、鸡鸭鱼肉还有一份高汤一碗黑米丸子羹,满满一桌子菜。

    “外婆您也太客气了,做这么多菜哪儿吃的完啊。”

    外婆笑呵呵的:“这哪是我做的啊,这些都是小山做的。”语气骄傲的不行。

    六个小伙伴:“?!?!”

    于洋瞪圆了眼睛:“徐远山还会做饭?”他以为就是简单的去帮忙摘菜洗菜呢。

    余俊生震惊的咽了咽口水:“还是满汉全席......”

    戚黛也臭屁的强调:“远山当然会做饭,而且做的还超级好吃的!”

    徐远山被她一夸有些不好意思的推了推眼镜,心里的小人不停在欢呼。

    于洋、余俊生:得,难怪自己单身。

    外婆瞧着斗嘴的小孩们心里也高兴:“你们慢慢吃,我去给黛黛外公拿点进去。”

    “好的,外婆。”众人乖巧。

    他们知道外婆是故意给他们聊天的空间,非常开心的接受了这份好意。

    “大家都开动吧。”戚黛边说边给徐远山夹了一个鸡腿。

    徐远山也给戚黛夹了一块红烧排骨:“你喜欢的。”

    戚黛笑得牙不见眼。

    于洋和余俊生就嚷嚷着没眼看。

    陆伟嘉尝了一口,顿时五味杂陈,心酸道:难怪戚黛看不上自己。

    闫方也默默夹了一筷子面前的菜,虽然没说什么话,但表情已经说明一切了。

    “我也尝尝。”

    石梅梅和陈童恩也开吃。

    随即眼睛一亮,毫不掩饰的夸奖:“徐远山好厉害!真的好好吃!”

    “那是自然。”戚黛得意的仿佛别人夸得是她。

    “当嫁了当嫁了!”石梅梅起哄,同时立下豪言壮语:“我以后也要找个会做饭的男生做男朋友!”

    “祝福你。”戚黛拿着杯子和她碰了下。

    这一餐饭,几个人都吃的肚饱肠圆,于洋余俊生石梅梅甚至毫不掩饰的开始打饱嗝,陈童恩嫌弃的不行。

    又坐着消化一会儿,小伙伴们才起身告辞。

    临走的时候闫方好似欲言又止,但最终什么也没说。

    这之后写作业、照顾外公、帮外婆做做家务成了日常,一直到开学当天戚黛给戴明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希望他有空的话多回来几趟看看。

    戴明一听就怒了,这还是自己爸妈吗?受了伤居然还是通过外甥女告诉自己的,而且还是隔了这么久才说!

    还是喻川说了一句:“也许是他们怕你忙,告诉你你又回不去,只不过是徒增担心罢了。”

    戴明登时沉默了下来,开始反思自己。

    另一边戚黛正紧张的等待着上月月考成绩的公布,然而没等来成绩单,反而等来了谢彦召的召唤。

    “谢老师,您找我?”戚黛敲了敲办公室门。

    谢彦召正伏案写什么,头也没抬的应声:“进来吧。”下巴指了指办公桌旁边的凳子:“坐。”

    戚黛顺势而坐。

    谢彦召又写了几个字才收笔合上笔记本,也没拐弯抹角:“今天叫你过来就是想再问问你,开学时候跟你提的转到清北班的事。”

    戚黛明确道:“不用了,我觉得留在实验班就挺好的。”

    “是么?”谢彦召轻飘飘的表示:“不去清北班的话到时候分班估计还会被分在二班。”

    “不是按照排名分班的吗?!”戚黛不禁脱口。

    谢彦召挑了下眉梢,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原来不想去清北班不是舍不得二班吗?”

    戚黛红着脸心虚不敢看他,心道,我更想跟徐远山一个班。

    须臾,谢彦敛了神色,没有继续揶揄她:“这事儿你还可以再考虑考虑,也可以跟徐远山商量一下,毕竟清北班除了学习氛围紧张了点,压力大了点,作业多了点,老师要求高了点,课余活动少了点之外都比实验班强多了。”

    戚黛:“......”

    不知道该感谢谢彦召没有把她和徐远山早恋的事情告诉唐金成,还很平和的看待两人关系,还是该吐槽他面无表情的把清北班说的一无是处后还能一本正经的夸其比实验班好?

    半晌她讷讷说知道了。

    谢彦召说:“嗯,那没什么事了。你把英语课代表叫过来下。”

    英语课代表?

    那不就是陈童恩?

    戚黛抽了抽嘴角,以前谢彦召还一直是叫陈童恩名字的,突然叫的这么正式,还真是不适应。

    回教室跟陈童恩说了谢彦召找她以后,陈童恩当即就皱了眉头,满脸的不愿意,不过终究两人身份摆在那儿,陈童恩磨蹭了十几分钟还是去了办公室。

    戚黛拄着下巴陷入沉思。

    不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戚黛以一个旁观者身份来看,谢彦召除了嘴巴坏了点,对陈童恩其实都挺好的,可为什么陈童恩会对谢彦召这么的.....怨念?

    对,就是怨念。

    上辈子陈童恩对这个便宜哥哥也会有腹诽心谤,但没有这一辈子表现这么明显,基本是毫不掩饰的不满和嫌恶。

    也不知道谢彦召究竟做了什么,才让陈童恩对他这么的苦大仇深。

    哥哥不好当啊!戚黛感慨的摇摇头,为谢彦召默哀三分钟。

    手臂被人怼了怼,戚黛疑惑看向陆伟嘉。

    晚自习间,季宇航在讲台上看纪律,班里还是很安静的,陆伟嘉也不好说小话,就给她递纸条:「外公好点儿了吗?」

    戚黛觉得问题莫名,但还是回了:「好多了,谢谢关心'?'」

    这次隔了许久陆伟嘉才把稿纸又推了回来,再刚刚她的那句回复下面被划掉了两行字,看不清是什么,戚黛也没纠结,只看他没划掉的话:「你要转去清北班么?」

    戚黛:「谁告诉你的?」

    陆伟嘉:「听说的。你要去吗?」

    或许是王兴源什么的消息灵通的八卦者,戚黛回:「不去,我要去一班。」

    这句话之后陆伟嘉没有再回复,戚黛也没在意。

    下晚自习后戚黛跟徐远山说谢彦召又找她了,徐远山说:“唐老师也问我了。”在戚黛注视下,他继续道:“我已经拒绝了,表示会继续留在一班。”

    戚黛笑咪咪的:“那就好。”

    唐金成自然也是不愿意徐远山转去清北班,这么好一个苗子,当然是自己留着最好了。

    第二天戚黛再次找到谢彦召表明自己的决定,谢彦召点了点头:“也行,那就留在实验班吧。”

    是实验班,不是二班。

    戚黛放了心,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再次确认道:“谢老师,分科的时候是按照成绩排班的吧?”

    谢彦召轻挑眉梢:“当然。”

    戚黛彻底放心了。

    周末回家的时候,喻川也在外婆家,徐远山顺便就把自己之前看得不太懂的问题拿出来请教他。

    喻川看上去很有距离感,但其实人很好,也没有因为徐远山还是个高中生就敷衍回答,而是把每个问题都很耐心的给徐远山讲解。

    徐远山人聪明,悟性也好,喻川一点即透。

    傍晚喻川送戚黛和徐远山回学校的时候,问徐远山:“小山,有没有兴趣暑假来我的事务所兼职?”

    徐远山和戚黛对视一眼,惊喜道:“可以吗?”

    喻川笑道:“当然可以。”

    徐远山毫不犹豫的应了:“谢谢喻叔叔。”

    看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再好的知识教材详解也抵不过亲自实践接触。

    戚黛也为徐远山感到高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