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老公养成日记 > 第159章 新的分班
    戚黛最近很惆怅。

    五月月考成绩戚黛考了年级十二,是她入校以来最好的一次,戚黛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开始为了期末而努力。

    没办法,想要在市一中众尖子生里保持住这个名次就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

    因着这个成绩,清北班班主任林申友和年级主任巴左林都找过她,主要就是劝说她转去清北班的事。

    清北班,顾名思义就是培养清大和北大的学生班级,清北班学生最不济最后也能进全国前十的名校。

    这是巴左林说的。

    要从清北班出来是很容易的事,想进清北班却不大容易。

    若是其他人得了这个机会,估计早就迫不及待的转去清北班了,偏生戚黛和徐远山愣是问了好几次都说不愿意去。

    这不,教导主任巴左林又私下找到她:“虽然实验班也是尖子生班级,但是比起清北班来说还是差了些,以你们的姿质,进了清北班以后成绩还能再往上提一提。”

    你们?

    戚黛就知道他肯定也找过徐远山了。

    只是,她的成绩是可以提一提,但徐远山的......

    戚黛面上一副乖宝宝的样子,略有为难道:“巴主任,不是我不想去,但是清北班目前高二的课程都已经要学完了吧,而我们才刚刚把高一的课程学完......”

    巴左林这才想起来,清北班是提前招收进来的,学习进度也跟其他高一班级不一样。

    戚黛仍在继续说着:“大概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有机会考到现在这个名次,可要是我去了清北班,肯定跟不上大家的进度,到时候成绩可能反而会落下了......”说到最后她面露苦恼,似乎真的也因为不能去清北班而深感遗憾。

    巴左林:“......”也怪他没有考虑到这方面。

    戚黛的意思他懂,不就是说清北班那些学生只是因为学的跟考得不一样,所以才会被她挤下去了嘛。

    这一年来徐远山一直霸占着第一,戚黛也从没落下过年级三十,所以他们这才会想着让两人转到清北班去。

    现在的话......

    戚黛见事情有转机,立马保证道:“巴主任您放心,就算我留在一班,以后也会好好学习的!”

    巴左林欣慰的点了点头,片刻觉得不对:“你不是在二班的吗?”

    戚黛同款疑惑:“高二的分班不是按照成绩分的吗?”

    言外之意是,以我的成绩肯定是在一班的。

    巴左林嘴上说着:“的确是按成绩分班的。”心里却总觉得哪里不对。

    想了会儿仍想不通,只当是自己多疑了,便把这事儿抛在脑后了。

    徐远山那边自然也是遇到了谈话。

    甚至还是副校长亲自去找他谈的,言下之意就是希望他还是转去清北班比较好。

    徐远山一直默默听着对方把清北班夸得天花乱坠才悠悠开口道:“杨副校长,我知道清北班确实是最好的班级,但是我适应能力比较慢,已经习惯了实验班的讲课速度,而且实验班的课程进度也更适合我。”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杨副校长妥协了。

    也得亏徐远山是想留在实验班,而实验班也只在教学进度和授课老师上仅次于清北班。

    能从实验班转到清北班的不止是徐远山和戚黛,听徐远山说一班还有一位同学也被林申友叫去了,并且那位同学对于能去清北班表示非常的欢喜。

    对于这件事徐远山也只随口提了一句,戚黛没有放在心上。

    进入七月之后天气愈发的炎热了,一些平常喜欢出去打闹玩耍的下课也乖乖坐在座位上,生怕稍微运动就热的大汗淋漓。

    这样造成的结果是,二班的学习氛围更甚了,就连不爱学习的陈童恩也会在课间主动看书。

    在这样的炎炎夏日和良好学习氛围下,市一中学生终于迎来了期末考。

    为期三天,考完就放假。

    戚黛和徐远山带着行李和厚厚的一摞作业坐上喻川的车回家了。

    为了方便徐远山去喻川事务所实习,喻川直接把两个小孩带回了自己家。

    两个房间喻川都有找人打扫过,戚黛和徐远山可以直接入住。

    晚上他们去了外公外婆家,跟外公外婆说了暑假住喻川家的缘由,外公外婆有些不忍他们小小年纪就出去上班,但拗不过两个小孩坚持,想着他们好歹是在喻川事务所上班,便又放了心,只让他们周末记得回家吃饭。

    戚黛和徐远山忙应好。

    戚黛对于徐远山能跟着喻川去实习一直都非常支持,甚至徐远山去的第一天还给他做了晚饭——番茄炒蛋和青椒肉丝、清汤白菜。

    很简单的菜,徐远山却像品尝山珍海味般一口一口的慢慢品尝,胸腔也被无言的情绪填的满满,伴随的还有幸福和开心。

    如果不是事先尝过味道了,戚黛都要怀疑菜的味道不好,“你不喜欢吗?”

    “不是。”徐远山摇头,温和道:“我就是想起曾经看过的一句话。”

    “什么话?”戚黛不禁问。

    徐远山未语先羞,顿了好一会儿才直视着戚黛眼睛说:“那个愿意为你做饭的人一定很爱你。”

    戚黛两手不沾阳春水,能做到现在这样一定练习了很多次,如果不是爱,他想不出来还有什么理由让她下厨。

    戚黛却是想到徐远山给她做了很多次饭。

    那么是不是说明,徐远山也是很爱很爱她的?

    戚黛惊喜看向徐远山,两人视线相撞......这一刻,无须多言,双方都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感情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深。

    戚黛就这么在家呆了一个礼拜,每天早上起床时候徐远山已经不家了,白天只能自己一个人看书写作业,晚上徐远山回来能看得出他很累,而且还要写作业,戚黛都不忍缠着他说话什么的。

    于是她开始惆怅了。

    徐远山入职的第一天,喻川就临时出差了,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回来了,戚黛准备跟喻川说说,看能不能让自己也去他公司实习。

    当然,她就是想跟跟徐远山多说说话,哪怕不能说话,白天多陪陪他也行,工资不给也无所谓。

    没想到她还没提呢,喻川回来就先问她了:“你要不要去我事务所做个实习助理?”

    “愿意!”戚黛甚至都没问具体要干什么就忙不迭的答应了。

    喻川哑然失笑,还是给她解释了:“公司前台的一个小助理辞职了,暂时还没招到人,所以我想你过去帮忙一段时间。”

    戚黛兴冲冲表示:“我可以的!”前台嘛,简单!

    喻川说:“那行,明天你跟我们一起去上班。”

    “好!”戚黛好不高兴,立刻窜到书房跟徐远山报告喜讯去了。

    喻川的事务所在南部商务区,距离他住的地方也就半小时车程,除去第一天,徐远山之后都是自己坐地铁去的事务所,隔天喻川开车载着他和戚黛去的时候他还有些不习惯。

    出差前喻川把徐远山交给了事务所一个资深律师带着,对方见徐远山毛头小子一个,心想大概是喻川什么亲戚,于是就每天让他看看案卷倒倒茶水这些杂活。

    喻川问徐远山最近都干了什么,徐远山支吾着回答不出来,喻川心里便有数了。

    到事务所喻川把戚黛交给前台的一个娃娃脸助理后,带着徐远山进去了。

    戚黛性格活泼讨喜,喻川并不担心她会有什么问题。

    事实上戚黛也的确不需要人担心,注视着他们进去后便热情的跟小助理打招呼:“你好,我叫戚黛。”

    小助理大概刚刚大学毕业,个头比戚黛稍矮一点,长相端正讨喜,就是说话带点外乡人口音:“你好,我叫杨月。”

    “月月姐。”戚黛立马甜甜的叫了一声。

    杨月也笑着应了,毕竟戚黛看着就很小,叫她姐也没什么,不过她还是没忍住问了句:“我看你好小啊,是刚上大学吗?”

    戚黛就笑笑,心说,我确实不大,虚岁十七而已,至于上大学?还早呢,她间接回道:“是啊,放暑假。”也不算说谎。

    杨月接着又问:“刚刚那个小男生也是吗?”

    戚黛眨了眨眼:“他都上班一个礼拜了吧,月月姐你不知道吗?”

    杨月轻叹:“去哪儿知道啊,感觉他太腼腆了,说几句话都要脸红的那种,我可不想成为变态姐姐。”

    戚黛失笑,倒是不知道徐远山在公司是这种状态的。

    略好奇。

    杨月性格不错,跟戚黛很聊得来,中午喻川他们要开会,时长不定,徐远山给戚黛发了讯息让她先去吃饭,戚黛便跟杨月先去了。

    吃到一半的时候杨月神秘兮兮的问她:“黛黛,你老实跟姐姐交代,你跟喻律师什么关系?”

    这话杨月刚见面就想说了,只是那会儿还不太熟。

    而且初时她以为戚黛是那种高冷型美女,没想到一个早上聊下来之后意外的好相处,所以这话她便也直接问了。

    戚黛怔了下便笑答:“严格来说没关系。”也不过我舅舅跟他关系比较好,我男朋友是他养子。

    “啊?”杨月意外,“那你怎么会来咱们事务所上班?”

    “没关系就不能来了吗?”戚黛不解。

    杨月解释:“你别看咱们事务所才成立没多久,但是在业内名气很高,而且喻律师招人都有很严格的要求。”

    不需要戚黛追问什么要求,她已经说起来了:“要么985、211名校毕业,要么就是从业经验十年以上的。”

    戚黛瞪大了眼睛,心道,那确实要求很高了。

    所以眼前的杨月应该也是名校毕业的了。

    杨月自顾自感慨了一番,忽然又问戚黛:“黛黛,那个……”

    “什么?”戚黛抬眼看她。

    杨月脸红了红,羞涩道:“……你知道喻律师有没有对象吗?”

    戚黛瞧她这表情就了然:“你喜欢喻律师啊?”

    “我、我帮人问的。”杨月结巴了。

    戚黛就笑了:“我觉得吧,喻律师长得帅,又有钱,气质也好,就算被人喜欢也无可厚非。”

    杨月立即仰起脑袋,一双眼睛亮得出气:“是吧是吧,你也这么觉得吧。”

    戚黛点头:“嗯。”

    杨月追问:“那喻律师有女朋友吗?”

    戚黛仔细回想了下:“没听说有女朋友。”

    还不等杨月高兴起来,戚黛又说了:“不过男朋友就不知道有没有了。”

    杨月:“......”

    戚黛见杨月一张脸变幻莫测的忍不住扑哧一笑:“我开玩笑的。”

    十几年后社会已经很开放了,对于性别也没那么在意,所以她才一时脱口。

    谁知道杨月反而一脸严肃的摇头:“不,有可能是真的。”

    “啊?”这下轮到戚黛呆了。

    杨月左右瞧了瞧,小声问她:“你知道喻律师有一个姓戴的好朋友吗?”

    戚黛眨了眨眼,心道,你说的那个喻律师姓戴的好朋友大概是我舅舅。

    杨月见她不清楚,便继续道:“喻律师朋友也很帅,听说还是刑警。”说到这儿还给戚黛解释:“喻律师以前也是当刑警的,所以两人大概从上学时期就很好了。”

    这些戚黛当然知道,她现在比较想知道为什么杨月怀疑他俩有猫腻。

    杨月也没让她好奇太久,接着便说:“我不是前台嘛,所以进出事务所的人我都知道,有好几次喻律师加班都是他朋友来给他送饭的。”

    戚黛无语道:“这很正常吧。”

    “我知道,但是有一天我早上来上班的时候看到他朋友从喻律师的办公室出来!要知道前一天晚上喻律师是留在办公室里的,早上八点多诶,孤男寡男共处一室......”杨月越说越觉得这两人有问题。

    戚黛就:“......”

    她觉得这些还好吧,反正她没察觉到喻川和戴明有什么问题。

    为了防止杨月脑补些有的没的,她忙道:“喻叔......喻律师没对象,你放心吧。”

    “真的?”杨月犹疑。

    “我确定!”戚黛就差指天发誓了。

    杨月终于松了口气:“那还好,不然两个大帅哥自产自销多可惜。”

    戚黛附和着点头,也是松了口气,不管喻川跟戴明是真朋友还是假朋友,现在他俩只能是朋友。

    毕竟这个社会还有偏见。

    她俩回到事务所的时候,喻川他们才开完会,也没下楼吃饭,直接订的外卖。

    外卖还是戚黛给送进去的。

    瞧见徐远山跟着一群三十来岁的男男女女忙碌的时候戚黛说不上是什么心情。

    大概有点儿后悔赞成徐远山这么早来实习,又有点儿欣慰徐远山能跟着这么多人学习。

    总之就是很矛盾。

    忙碌起来的日子就过得快,一眨眼暑假都已经接近末尾,戚黛和徐远山也要开学了。

    喻川在开学前一个礼拜就让他俩留在家里了。

    戚黛和徐远山忽然空了下来还有些不习惯,然后就跑去外婆家了。

    在外婆家好吃好喝的呆了一个礼拜终于开学了。

    开学当天戚黛和徐远山早早的就出了门,因为他们要提前去看看分班情况,总觉得不亲眼看到不够踏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