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八章 哈尔斯的童年旧事
    睁开眼,从昏迷中醒来的哈尔斯第一眼看到的是陌生的屋顶,头还有些痛,自己在判决空间里待的时间还是太长了,对自己的灵魂也造成了些许压力。

    哈尔斯双手撑床做起,倚靠在床头,无力的坐着,脑袋偶尔还是会一抽一抽的疼痛,哈尔斯只能用力的用右手抓握着头部,减缓疼痛,许久疼痛才稍稍停歇。

    这时哈尔斯才发现,自己身上的竟然不是自己一只穿着的长袍而是一身宽松的睡衣。

    “是主人帮我换的吗…………”哈尔斯喃喃自语,抬手摸着自己布满疤痕的脸以及脖颈处的烙印,“这样的话,一切都被看到了吧……”

    哈尔斯有些愣神,他不知道比比东是否会厌烦嫌弃他这张脸,这让哈尔斯有一些恐慌,但他还是强迫自己深呼吸,尽力平静下自己的心情。

    哈尔斯摸索着起身,发现自己的长袍被比比东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一旁的的椅子上,他走过去,双手拿起长袍,犹豫再三,这么多年来,他身穿长袍,一刻也不离身是为了遮掩他自己样貌,而如今已经被比比东看见,他不知道是否应该再次穿上长袍继续隐藏着真实的自己活下去。

    良久,哈尔斯还是默默的将长袍穿在了身上,恢复了以前的打扮。

    推开房门,哈尔斯这才发现他所休息的房间只是一个里屋,比比东正双手撑着下巴坐在饭桌前,一副无聊至极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到了哈尔斯推门而出的声响,比比东回过身来,看向哈尔斯,二人相对而望,皆是沉默不语。

    最终还是哈尔斯率先开口,嘶哑但又虚弱的说到:

    “感谢您,主人,劳烦您将我带回,给您添乱了,请主人责罚。”哈尔斯把头深深的埋下。

    看着眼前那依旧恭敬的哈尔斯,比比东心底却是有些复杂,准确来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哈尔斯那样暴走的场景,上一次自己还是昏迷当中,也是第一次见到了哈尔斯长袍下的面貌,算是重新认识了一番,但比比东心底却还是有着无数的疑问。

    比比东点点头,转身朝向桌子给桌上的两盏茶杯中到上了茶水,端起自己面前的那杯,却没有喝,只是放在手中把玩转动着。

    比比东背向哈尔斯,柔声说到:“哈尔斯,过来坐,我想和你聊一聊。”

    哈尔斯稍稍犹豫,还是走过去坐在了比比东面前,却低着头,不去看比比东。

    “哈尔斯。”

    “是,主人。”

    “能和我讲讲你以前的事吗?”比比东抬头看向哈尔斯隐藏在兜帽下的看不清的脸庞,脑中却是不禁想起那布满泾渭分明的脸。

    哈尔斯无言,有点迟疑。

    比比东看到哈尔斯的迟疑,连忙出声到:

    “你别在意,我只是想好好的了解一下你,毕竟我们以后会相处很长时间,你不也是我的仆人吗,如果让你为难的话,那就不要说了,没事的。”

    闻言,哈尔斯深深的呼吸一下,说到:

    “不,如果主人要听的话,没事的,只是以前的事有些不堪回首。”

    “我以前是个战争孤儿,被收养在一个名为马戏团实则为人贩子的团体,我也是在哪里遇到那个改变我一生的老头的……”

    ——————

    时年五岁的哈尔斯是马戏团的小孩中最帅气的一个,也是最贵的“商品”,最初的时候当他看到平日里相处的伙伴一个一个被马戏团主人领出去交给一个一个陌生的人,他还有些羡慕,因为天真的他去问过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笑着告诉他那是领养他们的人,他们会在新家庭里过上新生活。

    直到有一天……

    刚刚表演完杂技的哈尔斯在观众门的欢呼下,笑着挥手退场,刚刚回到后台,哈尔斯就发现马戏团的团长在等着,那张肥头大耳满是油光的脸上满是笑容。

    “快回来,我亲爱的小哈尔斯,来见见的家人,这可是我为你精挑细选的。”

    “是真的吗,团长,真的有人愿意收养我吗?”小哈尔斯脸上又惊又喜。

    “当然当然,不要多说了,快跟我来。”团长尽力掩饰着自己眼中的一丝不耐烦。

    团长带着哈尔斯走到了一个偏房,在那里,哈尔斯见到了那个老头子。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面容枯槁,瘦瘦高高的,神色阴柔,脸色苍白,给哈尔斯的第一感觉很是不好,但他还是壮起胆子,走上前去问道:

    “老爷爷,你就是来收养我的吗。”那时候的小哈尔斯脸上充满了对未来的美好希望,但他不知道迎接自己的到底是什么。

    “收养?”老人古怪的笑着,“磔磔”的声音从喉咙里传出,他伸出枯瘦如鸡爪般的手抚摸着小哈尔斯俊美的脸庞,尖利的指甲刺的小哈尔斯有些难受。

    仿佛看出了小哈尔斯的不适,老人收回了手,转身离去,“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你未来的新家。”

    “啊啊,哦”小哈尔斯愣愣的点点头连忙跟了上去。

    ————

    小哈尔斯愣神的看着眼前的不大不小的带着院子的房子。

    “这就是你的家吗”

    “啊,不,这只是我的一个落脚点罢了。”老人没有等小哈尔斯,自顾自的打开大门走了进去。

    天色已经很晚了,老人从外面买了一些食物,和小哈尔斯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这,也是未来几年里哈尔斯吃过的最好的,也是最正常的晚饭。

    饭后,老人不知为何有些激动,他搓着手,眼神火热的看向小哈尔斯。

    “来吧,小哈尔斯,跟我去看看你未来要生活的房间。”

    那是院子里的一个小偏房,才刚刚走到门口,小哈尔斯突然闻到空气中弥漫着淡淡血腥味。

    他有些迟疑,“老爷爷,为什么会有血腥味儿。”

    “哦”老人有些惊喜,“你能闻见,真是不错的天赋,可惜了,快进去吧。”

    说着不容置否的把手按在小哈尔斯肩膀上将其推入房间内。

    房间里的场景吓坏了小哈尔斯。

    一个布满血污的木头座椅和一个带着链铐的十字架,许多泡在酒水里的鞭子还有一个烙铁盆。

    小哈尔斯感觉到了不对,面色惊慌,连忙转身想要向外逃去,却一头撞在早已站在身后的老人身上,老人用他那枯瘦的手抓住小哈尔斯肩膀,捏的小哈尔斯生疼。

    老人狠狠的将小哈尔斯丢到了木头座椅上将链铐锁上。

    苍白的脸上显出了阴冷的笑容。

    只见他身后魂环出现,手中也多出了几把小刀。

    老人舔舔干裂的嘴唇,小刀渐渐变红,他走进木椅,看着小哈尔斯即使因为受到惊吓却依旧俊美的脸庞,老人皱皱眉,眉宇间尽是厌恶。

    “你的脸,太难看了,让我来帮你变得好看一点吧。”

    看着火热的刀子离脸庞越来越近,小哈尔斯脸色惊恐,眼睛瞪得滚圆,“不,不要,啊啊”

    “呲”

    这是热刀子切在肉上的声音。

    ——————

    哈尔斯不知道自己这一年来是怎么过来的,每天重复的折磨,刀子,烙铁,鞭笞,敲断骨头等到恢复在重复一边,不知为何,哈尔斯的恢复力极强,常人所需恢复许久的伤势,哈尔斯通常几天就已经恢复了,但哈尔斯宁愿没有这样的能力。

    最初时,哈尔斯还会涕泗横流的乞求老人放他一马,再后来,哈尔斯则是痛苦的盼望着老人早些完成当天的“任务”,直到现在,哈尔斯已经开始对这种“关爱”无动于衷,尽管依旧很痛,但身体却已经疲于去作出反应。

    “吱嘎”

    门被推开,,但哈尔斯已经懒得去看推门而入的老人了。

    只是今天,老人进门后没有直接开始,而是脸色复杂的看着哈尔斯,哈尔斯疲惫的抬头,看向老人。

    老人语气淡淡的说到,“真可惜,我接到通知,要回去执行任务,没法再在这陪你了,真可惜,你这种完美的‘儿子’可是十分难得的啊,这样吧,就让我来给你进行最后一次改造吧。”

    “啊啊啊~”

    老人两天没来了,哈尔斯也两天没有吃饭,老人把钥匙放在了哈尔斯手边,只不过他将哈尔斯的手臂敲断了,只能等哈尔斯恢复才能打开锁铐,逃出生天,但哈尔斯不知道,他能不能等到那一刻。

    ————

    终于逃出来了,虚弱的哈尔斯扶着墙踉跄的逃离着自己生活了一年多的房子。

    哈尔斯已经丧失了对生的乐趣和希望,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样活着,为什么活着。

    虚弱的哈尔斯终于支撑不住了,他身上仅仅穿着一身满是血污的单衣,外面的雪很大。

    哈尔斯用尽身体最后一丝力量爬进一个山洞,在朦胧中看到一个面色阴沉的男子带着一伙人走进了着个山洞。

    男子似乎对满身血污并且身体布满怪异伤疤的哈尔斯很感兴趣,张嘴说着什么。

    男子说了什么虚弱的哈尔斯耳朵嗡嗡的并没有听清,只是依稀听到问自己要不要和他走,可以保证哈尔斯的食宿,哈尔斯瘫软在地无力的点点头,而后头一歪晕了过去。

    那个男人就是如今的武魂殿教皇千寻疾。

    进入武魂殿觉醒武魂开始修炼的哈尔斯依旧活的浑浑噩噩,他内心里并没有对那个男人抱有感激,他从千寻疾的眼神里看到的只有利用的想法,如果需要,他可以毫不犹豫放弃他。

    但是有一天,他在武魂殿偏殿里看到了一个小女孩。

    那时的哈尔斯已经将自己浑身藏在了长袍下。

    那个小女孩很小,但是浑身散发着阳光的气息,当他看到那个小女孩时,小女孩正开心的微笑着捧着几个鸡排啃着,圆圆的还带点婴儿肥的小脸上沾满了油,但仍然很可爱。

    小女孩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看她,她转过头来看到那个藏在长袍里的的身影。

    身高已经一米七几的哈尔斯却是突然感到一丝紧张,连忙把身子隐藏在柱子后面,生怕自己吓到小女孩。

    小女孩好奇的看了看这个怪人,咬着手指,歪歪头想了想,把手中的鸡排递向哈尔斯,问道:

    “嗯,你是想吃鸡排吗,虽然只有几个,但是如果你很想吃的话,可以哦。”

    小女孩甜甜的声音在哈尔斯被冰封的内心里生生的敲开一丝缝隙,让阳光照射了进来。

    这个小女孩就是小时候的比比东。

    自那时起,哈尔斯突然对生活有了动力和希望,开始更加努力玩命的修炼,索性,他的天赋很好,天赋加汗水让他成为了那一代武魂殿黄金一代中的最强者,甚至媲美一些长老。

    终于在他成为长老候选,并完成了一个重大贡献后向教皇提出了希望成为那时已经成为圣女候补的比比东的仆人。

    千寻疾同意了,从那时起,哈尔斯正式成为了比比东的仆人,也正式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