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九章 晋升魂斗罗!
    时间往往在不知不觉中就悄然溜走,距离比比东与哈尔斯的第一次任务已有两年之久,自从上次任务结束,哈尔斯坦诚的和比比东讲述了自己的往事和为何如此对待比比东后,二者的关系愈发亲密起来,哈尔斯依旧是习惯了以比比东为主,凡事皆为比比东着想,而比比东也渐渐习惯了凡事都有哈尔斯的帮助,习惯了有事就去找哈尔斯商量。

    今天无事,比比东难得的睡到自然醒,简简单单的洗漱后,比比东随口高声喊到:“哈尔斯,在不在,帮我准备点饭啊,我想吃鸡排!”说完就在哪里自顾自的翻起了一本书。

    这本书的作者是前段时间来武魂殿的一名魂师,名字叫玉小刚。

    想到这个玉小刚,比比东眼中闪过一丝兴趣,这个人武魂是个罕见的变异武魂,可惜是朝不好的地方变异,据说原本还是蓝电霸王宗的一员呢。

    比比东眼神闪过一丝惋惜,这个人的理论还是非常之强的,他的那些言论自己看的都十分受益,但武魂殿的各个长老对其大多抱鄙视的态度。

    比比东觉得他们说的也不无道理,玉小刚的魂力只有区区二十级,一辈子也没有办法踏进高等级魂师的世界,而一些东西可是必须要亲身感悟一番才能知道其中奥妙的。

    想着想着,比比东突然发现已经过了这么久哈尔斯还没有把食物拿来。

    疑惑起身,比比东推门而出,转身又推开了隔壁哈尔斯的房门。

    里面空空荡荡的,不要说人,除了一张床一盏燃着灯,连多余的家具也没有。

    床是木板床,上面没有被褥。

    “哈尔斯每天就是在这上面睡的吗,应该很不舒服吧?”比比东走过去,坐在窗边,双手用力的按一按床板,硌的比比东一阵难受。

    小坐了一会,比比东就起身走向那盏房间里唯一的一盏灯。

    “哇偶。”比比东一脸好奇的看着眼前的灯,只见那盏“油灯”内除了一根燃着的灯芯,什么燃料都没有,灯芯也是漂浮在半空中的。

    正当比比东细细打量着这盏灯时,突然发现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极淡的幽香,说不出到底是一种什么味道,硬说的话与薄荷到时有半分相似。

    比比东“贪婪”的呼吸着着美妙的香味,只觉得脑中一片空明。

    “有这种好东西哈尔斯竟然不叫我来享受一下,真的太过分了。”一边闻着香味一般思索,突然,比比东突然觉得大脑一阵晕乎乎的,身形也有点站不稳,跌倒在地,鼻孔里也蜿蜒的趟出两缕鲜红的血液。

    比比东连忙退后几步,远离了这盏诡异的灯。

    比比东有点欲哭无泪,“这都什么啊,怎么哈尔斯的东西都是这么诡异的。”

    她又想起之前问哈尔斯要他的灯笼一看,哈尔斯反常的犹豫了好久才将灯笼交给了她,结果只是凑近,比比东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仿佛有股巨大的吸力要将她吸进去,到时把哈尔斯吓到不轻,事后也是自责不已。

    休缓了片刻,比比东赫然发现当自己不在头晕后,身心的疲惫一扫而空,思维运转也是格外灵敏。

    比比东脸色古怪,联想到之前的鼻血,“该不会是补过头了吧?!”

    摇摇头,比比东连忙起身离开哈尔斯的房间,关上门。

    “算了,去找找哈尔斯吧,等找到他在问问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什么,哈尔斯去获取魂环了”比比东在外人面前纵使惊讶无比,也仍是保持着淑女的姿态。

    “可他不是一年前才魂圣……吗?!!!”比比东后知后觉,“魂斗罗吗!!真是个怪物…………”

    “是,是的,哈尔斯大人和我们说过他很急要先行离去,如果圣女大人您找的话就让我们和您说一声。”面前被比比东随手抓来问话的侍从少女紧张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比比东看到少女的囧色,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抓住人家一阵乱问的行为有点不妥,忙是放开双手,脸上满是抱歉的神色,双手合十说到:“抱歉啦,只是有点事要急着找他,没事了,太感谢你了”

    比比东想了想又说到:“哦,对了,如果可以的话,帮我准备一点食物送到我的房间可以吗。”

    “没,没问题”少女脸色放松,舒了一口气,打起精神个回到。

    “好啦,那我先回去了,回见。”笑着挥挥手,比比东笑着转身离去。

    “圣女大人好温柔啊”身后的少女双手捧胸,满眼小星星,一脸崇拜。

    少女丝毫没发现转身离去的比比东笑着咬牙切齿嘀咕到:“死哈尔斯,出去竟然不叫我一起,看你回来我怎么收拾你。”

    ——————

    “阿切”

    藏身在阴影里,默然看着身前魂师强盗团聚会的哈尔斯突然一声喷嚏打了出来。

    “谁!”

    正在聚会的众强盗警惕的看向发出声响的角落,少数人已经将魂环释放了出来。

    看到自己被发现,哈尔斯只能从阴影中现身,沉默着。

    众强盗看着眼前这个衣着诡异的怪人也不敢冒然行动,只是警惕的慢慢的包围过去。

    哈尔斯叹了口气,嘶哑的声音响起在众强盗的耳边:

    “本来就是想着省点力气,让你们安静的死去,现在看来没必要了,还是,请你们现在就去死吧。”

    哈尔斯身后出现了黄紫紫黑黑黑黑七个夺目的魂环缓缓律动,随后第七魂环闪烁——武魂真身!

    一股庞大的气势冲天而起,哈尔斯的身形拔高许多,也变得虚实不定,身上的长袍燃起绿幽幽的火焰,也多了许多诡异的花纹,看起来华丽诡异了许多,眼眶中的眼球也被两朵绿焰取代,熊熊燃烧着的是那对灵魂的无尽贪欲。

    “美妙的力量,原来只有这样才能吸收到真正完整完美的灵魂。”沙哑的诡异的重重叠叠从四面八方钻进在场所有强盗的耳中,一些意志不坚定的强盗已经双眼放空,一道道绿色的身影挣扎着从身体里钻出,想要冲进哈尔斯的灯笼里。

    哈尔斯诡异的笑着,他张开那深邃的仿佛黑洞一般的嘴,一声声“磔磔磔”的声音传出。

    “来吧,来吧,我的信徒们,到我这里,你们将会获得永生。来吧,加入我,成为我的族人!”

    渐渐的在场所有的强盗甚至一位魂帝级别的强盗都是站立不动,双眼放空,身体燃起点点绿芒,而后星星之火呈燎原之势,燃边全身,继而从身体里,从火焰里钻出了一个个灵魂,哀嚎着,尖叫着,愤怒的冲向哈尔斯,被吸入哈尔斯手中的魂引之灯。

    魂引之灯愈发明亮,灯笼上的魂火也愈发旺盛,而相对的,众强盗身上的火焰则渐渐转弱直至熄灭。

    每当一个人身上的火焰熄灭,那个人的身体就会变得苍白,脆弱,腐朽,一阵威风拂过,其身体上的皮肉如粉尘般随风而去,徒留下一个如白玉般嫩白透亮的骨架伫立原地。

    一个接一个的,在场所有人的火焰都已经熄灭,哈尔斯也从武魂真身的心态恢复了回来,他最后看了一眼眼前的场景,转身隐入阴影离去。

    几十上百人的躯体站立在聚会的会场上,篝火还在熊熊燃烧,酒菜还是温热,金银珠宝依然散落堆放,但物是人非,一阵风吹过,场上无人却多出了百余具洁白透亮的骨架,风穿过骨架,一阵“呜咽”的声音回荡在天空之上,久久不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