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十章 晋升魂斗罗2
    比比东坐在窗前无聊的望着远处的景色,打不起精神来。

    “唉”

    比比东叹一口气,整个人都慵懒的软了下来,随意的趴在窗台上。

    平常没有发觉,直到这次哈尔斯不告而别,比比东才突然发现自己已经适应了身边有个人跟随的感觉,哈尔斯突然一走,比比东总感觉有些不适应。

    突然,一片雪花悠悠的飘下,轻轻的落在比比东的手背上,比比东惊愕的抬起头,仰望着天空,一片片的雪花飞舞在半空中,杂乱但却优雅。

    “快半个月了啊。”比比东眼神放空,愣愣的不知看向何方。

    ————

    遥远的极北之地常年暴雪不停,目光所到之处皆是一片刺眼的白色。

    就在这样无边无际的一边白中,却有着一个不断缓慢移动的小黑点。

    那个黑点就是哈尔斯,十几天来,哈尔斯一路从武魂殿总殿长途跋涉,一边进行着自己的狩猎,一边向极北之地进发。

    在七环之前,哈尔斯从来没有认真的了解过自己的武魂——魂引之灯,只是凭着直觉和冥冥之中的指引粗劣的使用者,所谓的自创魂技也不过是将灯笼内所有的灵魂放出,用他们对敌人造成冲击。

    不过这也到是魂引之灯的一种用法,算是歪打正着吧。

    直到哈尔斯成为了魂圣,得到了武魂真身的那一刻,哈尔斯才真正的领悟到自己武魂的真正含义,囚禁灵魂不过是最基础的,而更深一层则是将其化为己用,并赋予他们实体。

    而自然界内最容易得到的实体莫过于冰了,当温度足够低时,冰的坚硬度也随之上升,可塑性也是极好的。

    哈尔斯不远万里千辛万苦来到极北之地,一是在途中不断的收割灵魂,培养灵魂为即将到来的第八魂环进行一场仪式外,更是因为只有在极北之地才有能产出足够寒冷低温冰晶的魂兽。

    寒风呼啸,凌厉刺骨,那怕强如哈尔斯也不得不暂时屈服在刺骨的寒风下,紧紧的裹住长袍,并在长袍外又披上了一件黑色的紫蓉貂皮大衣,但哪怕寒风如此之强,却仍吹不散哈尔斯空洞的眼眶中那两朵绿焰。

    这两朵绿焰是上次感悟魂引之灯后留下的,它的存在可以不断提炼升华哈尔斯本体的灵魂层次,这两朵绿焰的燃料是哈尔斯所有的欲望,只要哈尔斯还拥有任何一种欲望,那怕是微弱的一点,这多火焰也会继续燃烧,并加大欲望的存在。

    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的,哈尔斯不知道在齐膝深的雪地里走了多久,漆黑的貂皮大衣也被暴雪完全覆盖变成白色,彻底与白雪皑皑的大地融为一体。

    哈尔斯孤身一人,沉默不语,只是自顾自走着,直到不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由林林立立的数十根冰柱组成“竹林”时,哈尔斯僵着的脸上终于稍稍放松了一些,但眼眶中的绿焰却是燃烧的更加旺盛了,那是他对他即将得到第八魂环的喜悦,这也是他对力量的渴望,这些欲望不断成为着绿焰的燃料,而熊熊燃烧的绿焰又不断的强化着哈尔斯的灵魂……

    “终于,到了……”低沉嘶哑的声音从哈尔斯喉咙里发出。

    眼前的大量冰柱,高耸入云,更是有四人合抱那么粗。

    哈尔斯走上前,双手泛起绿光一层淡淡的火焰,他轻轻的把手掌按在了冰柱上,一个绿色光点盈盈的灯笼中飘出融入了手掌的火焰中,刹那间,火焰冲天而起却又转瞬间熄灭,低头看去,哈尔斯的右手上的皮肉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了一双骨掌。

    这是哈尔斯在感悟武魂后的最新收获,燃烧灵魂来强化身体的骨骼,但缺点的代价是每次使用哈尔斯都会经历巨大的痛苦,并且被充当燃料的灵魂会永久消失,这也算是变相的魂飞魄散吧。

    不过还好,哈尔斯还保留着内心中最后一丝人性,没有去屠戮无辜的普通人而是把目标放在了手上血债累累的罪人,当然,遇到遭遇迫害而死的普通人,哈尔斯也不会放过他们的灵魂,当从哈尔斯武魂觉醒的那一天,哈尔斯对灵魂的占有欲就越发强盛,在他眼里,所有灵魂最后的归宿,都是他。

    强化后骨骼坚硬无比,削铁如泥亦不足以来形容。

    哈尔斯五指立起,狠狠的抓在了冰柱上,只见足以轻松在万年魂骨上划下痕迹的骨指只是在冰柱表层划出了一道浅浅的痕。

    这里是无人区,哈尔斯犹豫一霎还是摘下了兜帽下,只见哈尔斯那满是伤疤的脸上扯出了一丝笑容,很显然,这里就是他要找的地方。

    哈尔斯收回手掌,朝冰柱林的内部走去,垂在身侧的手掌也在慢慢的长出血肉,期间的麻痒疼不断,但哈尔斯仿佛感觉不到,半点表情也未露出。

    冰柱林内部是一片巨大的空地,空地上只有几块高两三米,宽四米多的不规则坚冰。

    虽然在普通人眼里,场上一个生命体都没有,但在哈尔斯此时燃着绿焰的眼眶中,在黑白色的天地间,那几点耀眼的绿光正散发着难以掩饰的光芒。

    那是灵魂的光芒,并且是生命力极强,并且活的够久的生命的灵魂所发出的。

    “所以,你们就是那鲜为人知的凝露冰蟾?”哈尔斯脸色玩味的看着眼前的冰块”。

    没有人回答,哈尔斯也不在意,他一步步的走向冰块,每一步踏出,便会有一点绿光从灯笼里飞出,落在留下的脚印上,而后燃起熊熊烈火。

    哈尔斯一路走到冰块前,也留下了一路绿焰道路。

    哈尔斯站在冰块前静静的等待着什么,如此坚硬的冰块虽然哈尔斯有能力打碎但还是太费力气了,攻击灵魂也无用,若非必要,这种魂兽会一直在自己的冰块里生活到死。

    脚印上的火焰燃料是灵魂,燃烧后散发出的物质是每一个生物都梦寐以求的物质,他可以提升一个生物的灵魂层次进而灵魂影响肉身,达到提升生命层次的作用。

    空气中弥漫着的魂质吸引了凝露冰蟾的注意力,只见哈尔斯眼前的冰块缓缓抖动,一些冰屑雪花洒落而下,良久,一丝从冰块顶部蜿蜒至下的裂痕出现,随着咔咔声不断响起,裂缝也越来越大。

    终于,一声巨响,巨大的冰块化作两半跌落在地,一只浑身碧蓝色,体表光滑的约半米高一米长的冰蟾出现在哈尔斯面前。

    它没有理会旁边的这个外来生物,而是张着用巨嘴呼吸着,而不是像一般的蟾蜍一样靠体表呼吸。

    哈尔斯眼中绿焰闪烁,继续默不作声的注视着这一切。

    只见随着冰蟾的呼吸越来越剧烈,空气中出现了一抹淡淡的肉眼很难察觉的绿雾不断被其吸入,而后凝露冰蟾的体表出现了一层厚厚的散发着萤光的绿色冰块。

    看到这里,哈尔斯脸上终于流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没错那些巨大的冰柱都是一只只冰蟾凝成的,只不过冰蟾每万年脱离一次,繁衍后代,而后重新凝结冰柱,眼前这只冰蟾赫然已经达到了九万九千年的年份,再有一千年那就会晋级为十万年魂兽,但可惜,因为种族原因,它注定无法踏过十万年大关,不过也是这个冰蟾群里面最年长的存在了。

    看着这只冰蟾体表的冰露已经有五指宽后,他终于踏前一步,身后七个魂环爆出,熊熊的火焰自哈尔斯身上窜天而起,燃尽了貂皮大衣,而长袍却毫发无损,长袍下的身体也一寸一寸的化为了白骨。

    “磔磔磔”

    哈尔斯笑着。

    无数的灵魂从灯笼里飞出漫天飞舞着,他们的双眼都狠狠的盯在眼前的男人和冰蟾身上。

    “呜呜呜,磔磔磔~”

    灵魂们哀嚎着,又笑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