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十二章 晋升魂斗罗4
    哈尔斯遵循着冥冥之中的感应,缓缓向前踏出一步。

    “嘭”

    天地之间好像突然响起了一声振聋发聩的闷响却又好似没有半点声响发出。

    天色好像突然阴沉了下来。

    哈尔斯背后的十万年魂环闪烁着血腥不祥的光芒,却在转瞬间又黯淡了下去,一股充斥着不可言说气息的黑雾悄然从哈尔斯身体表面浮现,污染着周边的气息。

    明明是黑雾,但却好似流水一般缓慢向地面坠去,当在接触到地面后又缓缓地向四周蔓延开来。

    黑雾流过的雪地好似被污染了一般呈现出一片死寂般的黑色。

    因为哈尔斯使用的魂力并不多,所以这个黑雾只是蔓延了不到方圆一百米的范围就消失殆尽。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哪怕黑雾消失,黑雾所趟过的地面依旧是黑色,散发着一片死寂的气息。

    “原来如此……”

    哈尔斯声音嘶哑低沉,但眼眶中那剧烈跳跃着的火焰彰显了其心情的不平静。

    “失落之地吗……只有死人和灵魂才能在其上生存,活着的生灵在其中都会收到实力的压制,反而死人和灵魂会受到增幅……真是不错,嗬嗬。”

    “而且……”哈尔斯看着过了许久依然未见削弱的黑色土地喃喃自语到,“存在时间,是永久吗,还是只是消失速度极慢?”

    “如此这样,当时能弥补自己灯笼里的灵魂实力不足且持久性差的问题了,可惜这个魂环对自身个体的增益比较小,甚至可以说没有多大增益。”

    “不对”哈尔斯突然想到,“我的武魂真身状态到底算不算灵魂状态?如果是的话,那么自己的战斗力就会得到极大的增益。”

    “算了,不想了”,身后魂环消失,身上的火焰也逐渐熄灭,再次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凝露冰蟾和亡灵之域后,转身离去,“出来太久了,主人会着急的……”

    雪不知何时再次落下,不足片刻,雪原上在无哈尔斯来过的痕迹。

    ——————

    妮娅是武魂殿最新的黄金一代中的佼佼者,无数的人认为自己有潜力坐上圣女那个令人着迷的宝座,也有许多的人在暗中撺掇妮娅打击比比东,将她拖下去,自己上位。

    在这样的环境中,妮娅渐渐的从当年的努力向上谦和的小丫头变成了如今刻薄,重利,嫉妒心十足的样子。

    妮娅享受着底下的众多同僚和一些候补长老的阿谀奉承,尽管是候补,但四舍五入不也是长老不是吗。

    但最近妮娅过的很不好,手下的人开始阳奉阴违,找那些候补长老办点事那些人也是表面答应随后就抛之脑后,更有甚者,直接闭门不见。

    初时,妮娅十分气愤,在自己的卧室里不知摔碎了多少东西,但当这种日子持续了一个周后,妮娅终于感到了惊慌,于是她提着许多珍贵的补品跑到了一个关系还算不错的长老家里。

    “谁?”一声轻喝从房里传出。

    “是我,闫宇长老,妮娅”妮娅低着头憔悴的说到,抬手简单的理了理杂乱的头发使她看上去不那么难堪。

    “吱”门打开了一条小缝,一个中年人透过缝隙打量了一下四周,一把将妮娅拉进了屋子。

    “该死的,你怎么来了”闫宇长老面色满是烦躁,他急躁的扯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胡子,一边恼怒的看向妮娅。

    妮娅看到闫宇长老的表情也是小小的诧异了一下,带也没有多想,只是抱着满肚子的委屈向闫宇诉起苦来。

    “等等,等等”闫宇一脸愤怒的打断了妮娅的哭诉,“你说你去敲门找他们,他们都不开门理你?”

    妮娅错愕的微张着嘴,“对,对啊”

    “啪”

    闫宇长老狠狠的砸了下桌子,“他们是已经死了,该死的,是tm死了!!!”

    “等等,死了?!”妮娅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是的,都是因为你,因为你!!”

    “不不不,闫宇长老,你可能误会了。”妮娅强颜欢笑的看着闫宇。

    “不不不,我没有误会,就是因为你。”闫宇愤怒的伸出一根手指狠狠的戳向妮娅面前,“你,是不是找他们计划过将圣女大人逼下位,是不是?!”

    “是,是,怎么了?”妮娅缩了缩脖子,她察觉到了一丝不对。

    “是的,他们死了,就是因为他们在和你意图谋害圣女大人,被她手下的那个走狗,哈尔斯干掉了,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他们甚至都没出过武魂殿。”

    “这不可能,我,我听说过哈尔斯,可他不只是一个魂帝吗,怎么会这么强,还能杀死魂圣吗?”

    “强,只是强吗?”闫宇收回手指,瘫软的坐在椅子上,“他当时已经是魂圣了,但他干掉了三个魂圣和一个八十五级的魂斗罗,没有生息的干掉了!而他还只是二十一岁,你能理解吗,二十一岁的魂圣的魂圣,只要不出意外,以后必定会成为封号斗罗,甚至还有机会冲击那个传说中的境界,极限斗罗”

    妮娅已经说不出话了,敌人这么强大,她还有什么办法。

    该死的,为什么会这样,她凭什么有这么强的仆人,为什么我没有,该死的,该死该死!

    “但这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当死了四个魂师的事情败露后,有人怀疑到了是哈尔斯所为,但是当他去找教皇陛下,教皇陛下什么都没说,什么表示都没有,只是随意的挥挥手让那人退下去了。”

    妮娅的身体在不自觉的颤抖,这是恐惧到极致的表现。

    “怎么办,长老,那我们该怎么办?”妮娅双目无神,喃喃自语到。

    闫宇没有吱声,只是低头思索着。

    良久,闫宇才抬起头狠狠的出声到,“先下手为强!只要你成为了圣女,你就会是武魂殿的最高培养对象,到时候自然会有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为你解决这个问题。”

    “先下手为强吗……”妮娅眼中流露出一丝愤恨的神色,“那就看看我们到底谁才配成为圣女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