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轰轰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耀眼的火焰在魂师群中窜天而起,许多低阶魂师被炸了个毫无防备,死伤惨重。

    中年人见状,脸上既惊又怒,踉跄着后退几步,走到战场外围,然后愤怒尖着嗓子喊到:“混蛋,上,杀了她,杀了她,我就不信这样的攻击她还能放几次?”

    听得此言,一众魂师扭头互相对视一番,又转头盯向包围中的比比东,眼中亦是凶光大盛。

    “该死”

    比比东暗啐一声,身体前倾半蹲,左脚在前右脚在后,左手立于胸前,右手垂在腰间,浑身紧绷着。

    “哈”

    看着正面和侧面冲向她的体型健硕的强攻系魂师和防御系魂师,比比东稳下心神,看准时机,待得正面的敌人冲到面前伸出蒲扇大的手掌带着恶风捏想比比东头颅的之时,比比东一个侧身,右手顺势抬起握住对方手腕后扯,身后第四魂环闪烁,左手上光芒一闪,一层布满尖刺的坚硬铠甲附上。

    比比东狠狠的带着尖刺的手掌按在敌人侧脸,狠狠的向地上砸去。

    “啊啊啊”

    敌人凄厉的叫声刚起,转瞬间又已停止,圆滚滚的好似一颗西瓜般的头颅在地面与比比东手掌间碎裂开来,流出的好似加了番茄酱的豆腐脑一样的物质溅射的到处都是,连比比东的面甲上也溅上了几点。

    比比东看着眼前的狼藉脸色毫无波动,顺势俯身伸腿横扫,穿着荆棘铠甲的修长细腿狠狠的扫在侧面冲来的一个瘦瘦高高的举盾魂师没有遮挡住的双脚,干脆利落的踢断了他的双脚。

    举盾魂师哀嚎一声,握着手中的盾想面前到了下来。

    看着即将砸到自己身上的巨盾,比比东利落的一个翻滚躲掉了砸击,双手撑地起身,随手一脚踩碎了举盾魂师的头颅。

    身上多多少少沾着点血污脑组织的比比东面色冷厉的站在场上,颇有点女武神的感觉。

    一众包围着魂师面面相觑,多少有些胆寒。

    “怕什么,有老夫在,还能让一个小丫头翻了天不成?”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一个满头白发的魔鬼肌肉人赤裸着上身站了出来,身后耀眼的黄黄紫紫紫黑黑黑八个魂环夺目无比。

    “魂斗罗……”比比东咬牙说到,“真是好笑,对付我一个你们口中小丫头,出动这么多魂王魂帝还有一个魂斗罗。”

    “哼,小丫头你不用来激老夫,老夫这种年龄什么没见过。”肌肉老头撇撇嘴,但又转头说到,“不过老夫也不想落个以大欺小还有强占晚辈机缘的名声,所以”老头看向身前的众魂师,“老夫只是来压阵的,不会主动出手抢你们的悬赏,不过要是你们自己废物,嗬。”

    听到老者这么说,一众不配拥有姓名的魂师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强烈的欲望,富贵险中求,如果能在此干掉比比东就可以一朝成为人上人。

    魂力的光芒闪烁,风起,人动。

    ————

    一个浑身笼罩在长袍下的身影风尘仆仆的出现在武魂殿侧殿门口。

    哈尔斯抬头看了看大门,眼中跳动的火焰不停,情绪略显波动。

    门口的守卫看着这个全身笼罩在长袍下面部燃着两朵火焰的神秘人,犹豫着说到:“哈尔斯大人?”

    点点头,哈尔斯习惯性的无视了守卫的行礼,向内走去,却听到身后守卫略显犹豫的声音。

    哈尔斯脚步一顿侧着头瞥向守卫:

    “何事?”

    嘶哑的声音加上平常的骇人传言令守卫多少有些心惊,但最终还是克服了恐惧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哈尔斯大人,我听到一些传言,殿里的妮娅联合了一些长老意图谋害圣女大人,今天一早妮娅就传长老殿的命令让圣女大人离开了武魂殿说是去追杀叛徒,但是我看见在此之前有不少魂师外出未归,甚至还有一名长老也一同离去。”

    哈尔斯也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迅速转过身,瞬间出现在守卫面前,眼眶中熊熊燃烧的绿焰略显疯狂。

    “主人她往哪里走了!”

    守卫只是一个三环魂尊,实在难以承受八环的哈尔斯无意间爆发出的气势威压。

    守卫脸色十分难看,感觉都要哭出来一样,“哈,哈尔斯大人,我,我真不知道啊。”

    骤然发觉守卫的不适,哈尔斯微微驼背后仍然一米九几的身躯直起,退后两步,稍稍收敛自己的气势。

    长袍下的双手紧握,手上青筋暴起,哈尔斯缓缓转身,嘶哑的声音响起:

    “你的名字?”

    守卫脸色惊喜,连忙挺胸抬头说到:“石计生,大人,我叫石计生。”

    点点头,绿雾弥漫,哈尔斯缓缓隐入,消失不见。

    石计生只觉得浑身无力,倚靠着大门缓缓瘫坐在地,他知道,这次是他选择站队,如果这一次圣女大人和哈尔斯大人失败自己也会连带着成为牺牲品,但还是那句话,富贵险中求。

    ————

    在绿雾中飞速前行的哈尔斯感受着比比东留下的灵魂气息,却最终在一个小路前停下。

    “不行,这里路过的人太多了,灵魂气息被冲散了。”

    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眼中绿焰跳动,哈尔斯身后魂环浮现,左手也抚上了腰间的灯笼,许多莹莹的绿光点从灯笼里飘出,哈尔斯身后的那血红色的魂环闪烁着不祥的光芒,一阵冰霜之力在半空中凝结没一个光点都变成了或魂兽或人形。

    哈尔斯看着眼前的一众魂体,饱含着怒火的嘶哑声音从喉咙里传出。

    “去,找到主人,保护好她,将一切抱有威胁的目标击杀,不论敌友!”

    “吼”

    嘶吼声响起,一众魂体或跑或飞或跳,各显神通朝四面八方寻去。

    ——————

    比比东倚靠着一个村庄外的参天巨树,身上布满了伤痕,腰间一道深可见骨的狭长刀伤还在滴着鲜血,比比东脸色苍白,眼中有着一丝绝望,难不成,自己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比比东看着深浅缓缓包过来的所剩无几的魂师,但远处还站着一名魂斗罗……

    比比东缓缓阖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额啊啊啊”

    突然,一连串的利爪划过肉体的噗嗤声和惨叫声响起,比比东惊愕的睁开双眼,看着眼前这个浑身碧绿透明的由冰晶组成的猿猴背向的站在自己面前,双手长达半米的利爪垂在身侧,长长的利爪深深的刺入地面。

    “唧~”

    一声尖利的猿啼响彻云霄。

    哈尔斯瞬间扭头,眼中火焰大盛,看向那传来叫声的远方,

    “找到了”嘶哑的声音带着怒意响起,随即融入绿雾,飞速前往。

    一旁一只旁观的魂斗罗终于脸色严肃起来,他能感觉到眼前这只奇特的魂兽身体里穿出的诡异波动,让他不得不严肃以待。

    比比东看着身前的魂兽背影,眼中泪光闪烁,一滴晶莹的泪珠出现在眼角。

    “哈尔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