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十五章 反击风暴
    比比东眼中盈满泪水,她看着眼前的那个背影,虽然不是哈尔斯本人,但一样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安全感。

    猿类魂体和魂斗罗老者还在对峙,猿类魂兽生前的年限及其接近十万年大关,死后化为灵体后,在哈尔斯到处狩猎的过程中更是吸收了许多破碎的灵体,自身实力更是提高到一个新的层次。

    魂斗罗老者已经释放了武魂魂环,浑身紧绷,面前的那个诡异的魂兽给了他不小的压力,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魂体身躯微微下蹲,身体前倾,只听得“轰”的一声,魂体两条相比双臂细短了许多的腿骤然发力,飞窜了出去,只留的地面一个三米有余的大坑。

    老者不敢大意,因为他惊讶的发现哪怕自己也只能模糊的看到魂体进攻的路线。

    仰天暴喝一声,身后魂环闪烁,身体骤然变大了许多,身高已是接近三米,双手也握上了两个直径足有半米的硕大狼牙锤,锤柄处模糊能看见记到龙纹。

    老者暴喝一声,身体扭转半周,顺势将手中的狼牙锤砸向扑来的魂体。

    魂体丝毫没有躲避的想法,它硬顶着携着恶风袭来的巨锤,狠狠用那对尖长锋利的利爪划向老者胸前。

    “轰”

    巨锤狠狠的砸在眼前魂兽的身体上将它从腰间砸碎开来,尽管敌人已经“死亡”但老者的脸上依旧很难看,他低头看向胸前,四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赫然出现在胸前。

    老者一改之前豪迈的姿态,脸色阴翳,他放下巨锤翘起兰花指轻轻的抚摸着胸前的伤疤,很难想象一个近三米高,浑身健硕肌肉的猛男做出这样的动作有多么的辣眼。

    比比东在魂体被锤死那一瞬时有些惊慌,但最后就平静下来,这源自多年来对哈尔斯日积月累的信任。

    但那时都处变不惊的比比东在看到老者做出那般动作后都感觉收到了极大的惊吓。

    回过神来,比比东看着还在那里“忧愁”伤口的老者不由得毒舌起来。

    “你这样样子,可真不像个男人”,比比东装作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伸出纤纤细手轻柔掩嘴,嬉笑道。

    “哦,难道你是没种?是个天阉?”

    老者动作一僵,双手缓缓垂下,重新握起巨锤,猛然抬头看向比比东,面部扭曲,双眼通红。

    “你这是在找死!”

    “轰”

    一声轰鸣,老者原先站定的地方炸起大片烟尘,待烟尘消散,地面徒留一片放射状裂纹,人早已消失。

    比比东下意识抬头望去,只见老者跳在空中,身后第七魂环闪烁,天空中人锤合一,裹挟着莫大的威势砸了下来。

    扑面而来的恶风吹的比比东秀发飞舞,但比比东却没有丝毫惊慌,她就这么睁着眼睛看着巨锤一点点靠近。

    “轰!!”

    巨锤似乎被什么东西格挡住了,无数冰凉的碎粒打在脸上,待得风平浪静,比比东眉毛轻颤,睁开了双眼。

    一个巨大的身影站在了她的面前。

    泰坦巨猿魂体,哈尔斯目前为止最强大的魂体,生前突破十万年大关失败,临死前被哈尔斯捡漏,化为灵魂后吞噬过大量的魂质,此时的实力应该在十五万年左右。

    但比比东眼中却没有这硕大的巨猿,而是那个站在巨猿肩上浑身笼罩在长袍下的人。

    “哈尔斯……”

    听见比比东的呼唤,哈尔斯兜帽下眼眶中的绿焰跳动,哈尔斯转身,化为一股黑雾飘然而下,又在比比东面前凝成实体。

    哈尔斯单膝下跪,俯首行礼到:“我来晚了,主人。”

    比比东那隐藏在轻松之下的紧张害怕终于不在掩饰,爆发出来。

    “哈尔斯”

    比比东扑了上来,一把抱住了哈尔斯,眼中的泪水潸然而下,瘪着小嘴,脸上尽是委屈之色。

    骤然感觉到身体被抱住,哈尔斯身体僵硬不已,一动也不敢动,许久,哈尔斯才犹豫着抬起双手,环抱住比比东,言语中那往常的尊敬少了一丝,怜爱倒是多了半分。

    “没事了,我来了,我以后会一直在的。”

    “你保证?”比比东把头深深的埋在哈尔斯怀里,嗫嚅着说到。

    “我保证”哈尔斯嘶哑的声音在尽全力变温柔,兜帽下僵硬的面孔也变得柔和下来,努力做着微笑的表情。

    二人就这么抱着,谁也没在说话。

    但总有一些人,是不会察言观色,体会气氛,不断作死的存在。

    一击未果,重新化作人形的老者脸色阴翳的看着眼前的二人,只觉得嫉妒之火充斥着胸腔,他低着嗓音说到:

    “怎么,这就开始卿卿我我了吗,也是,你们怕是活不过今天了,就让你们在最后亲热亲热,然后就在黄泉路上继续亲热去吧”

    听到声音突然想起,比比东立刻直起身子,从哈尔斯怀里离开,低着头,但依稀能看见她白皙的面庞此时有些绯红。

    比比东离开了怀中,哈尔斯骤然感觉心底空捞捞的,好像失去了什么,又好像被什么填满了,双手紧握,腰间的灯笼剧烈闪烁着,一点绿芒飘出,落在哈尔斯右手上,一点火星燃起,继而化为一搓跳跃着的火焰,逐渐在全身蔓延开来,燃烧过的外露的地方尽是一片白骨,皮肉已然消失,火焰燃过长袍,长袍像是变了一个更加华丽的款式,上面出现了许多花纹,尽显神秘的色彩。

    哈尔斯站起身,一米九几的身高在近三米高的老者和近十米高的巨猿相比更是不值一提,但举手投足间散逸出的气势却是远远强于二者。

    哈尔斯转过身,巨猿化作一股冰气缓缓消散,哈尔斯微低着的兜帽下绿焰跳动的越发剧烈,嘴角也弯起了一个怪异的弧度。

    灯笼闪烁着摄人心魄的光芒,没有向其他人释放魂环一样同时爆出,而是一个接一个的显现。

    黄,紫,紫,黑,黑,黑,黑前六个魂环已经足以震惊大陆上九成九的人,但最后一个魂环却是让在场的比比东和老者感到一阵窒息。

    一个如猩红之月般的血色魂环缓缓飘起,尽情的释放着自己的威势。

    “十,十万年魂环!!!”老者的声音收到惊吓变得及其尖利,面色上也是掩饰不住的惊骇。

    “磔磔磔”

    诡异的笑声压抑无比的从哈尔斯喉咙传出,他缓缓抬头,一直隐藏在兜帽下的面孔终于露出半面,嘴角弯起夸张的弧度,略显癫狂的看着老者。

    或许是被哈尔斯的笑容吓到,又或许是被哈尔斯的脸给吓到,老者踉跄的倒退几步。

    哈尔斯身后的血色魂环闪烁,一层缥缈深邃的黑雾从哈尔斯身体飘出,而后尽情的在大地之上流淌,所到之处皆化为一片黑暗。

    低沉的声音响起:“我没见过你,你是分殿的长老?”

    老者想说什么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僵硬无比,变得不收操控。

    更令他惊慌的声音响起,哈尔斯那低沉嘶哑的声音好似从四面八方飘来,令人找不到具体位置:

    “算了,你不需要回答了。”

    老者等着铜铃般的双眼尽力看向左胸前,一只骨手从后面穿透胸口而出,其中还握着一颗跳动着的心脏。

    鲜血滴下,声音响起。

    “死人,没有必要说了。”

    一多绿焰从骨手上燃起又脱离,缓缓飘落在老者胸口,转瞬间火焰大盛,不一会,老者就已经化为了虚无,灵魂也被燃尽,燃尽后产生的魂质被充当补品被魂引之灯里的灵魂吞噬。

    真正的的魂飞魄散!

    哈尔斯收敛气势,飘落在地,一身皮肉也缓缓长出。

    他看向还在害羞的比比东,犹豫半分,走了过去,蹲下,语气温和的说到:

    “主人,我们要回去吗?”

    “嗯”细若蚊声的答应声响起。

    比比东伸出右手,哈尔斯一愣随机反应过来,略微有些颤抖的伸出自己左手,比比东那温暖的手搭上哈尔斯那略显冰凉的手,两者都很白,但一个是嫩白一个是苍白。

    握住哈尔斯的手,比比东站起,却没有放开。

    哈尔斯又是一愣,好久才反应过来,微微用力反手握住比比东的手,向远方走去。

    夕阳下,二人的影子越来越长,最后融在一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