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十八章 代号 背叛者
    旖旎的气氛被一阵敲门声驱散的无影无踪,哈尔斯皱了皱眉,起身走到门前,眼中的魂焰透过房门看到了一片熊熊燃烧的灵魂之火还有一朵略显萎靡的灵魂之火。

    哈尔斯想了想朝比比东行了一礼,打开门走了出去,站在门外,关上了房门。

    “大人。”石计生恭敬的鞠身行礼。

    哈尔斯兜帽下的表情无人所知,只是听声音有些冷。

    “人呢?”

    听到哈尔斯发问,石计生连忙挥手示意执法队员将被死死锁住的妮娅带了上来。

    哈尔斯看着眼前这个浑身瘫软披头散发的少女,眼中火焰更胜盛。

    他伸出布满淡淡疤痕和无数符文的右手无情的抓住少女的头发强迫少女抬起了头,石计生瞥了一眼哈尔斯的手连忙低下头,不再去看。

    没有关注石计生的小动作,哈尔斯用他那燃着火焰的双眼注视着妮娅的双眼,他能从妮娅的少女的眼中看到一丝怨恨。

    “嗬嗬嗬”嘶哑的声音从喉咙里传出,哈尔斯兜帽下的嘴角咧的很高,“妮娅,很好,我其实很久之前就注意到你了。”

    随手将头发松开,少女的头又重重的垂了下去。

    “你知道吗,当时我和主人提议要将你提前杀死,但主人制止了我,你知道她说了什么吗?”

    妮娅没有做声,哈尔斯也不在意。

    “她说你只是一个被权势迷昏了头的小丫头,本心还是不坏的,她说她会亲自与你公平竞争但是没想到,你会做出这种事,不过我相信你不是一个会这么果断就发动袭击的人,所以能告诉我真正出主意的人是谁吗?”

    哈尔斯转头看着少女,妮娅低着头仍然保持沉默。

    沉默良久,哈尔斯突然笑出了声,“没关系,我好久没有见到你这么有趣的人了,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把我想知道的说出来。”

    妮娅终于做出了点反应,她努力抬起头,算是俊俏的脸上五官扭曲在一起,眼神里尽是愤怒的火焰,一口口水吐向哈尔斯。

    “呸,成王败寇罢了,我既然落在你手里那就随你处置,要杀要剐我绝无话说。”

    哈尔斯伸手摸了摸被吐的地方,脸色也是阴沉了下来,“很好,希望你过会还能这么硬气。”

    正当哈尔斯要示意石计生将妮娅带到他的房间时,从开始就被挤在外面的加布尔拼命挤了进来。

    “哈尔斯大人,我要见圣女大人。”加布尔喘着粗气,语速飞快地说到。

    转身转到一半的哈尔斯听到声音又转了回来。

    “加布尔,你有什么事和我说就行,主人累了,不见人。”看到是熟人,哈尔斯的语气多多少少还是柔和了一点。

    “我,又急事要见圣女大人,只一会就好。”哈尔斯的积威已久,和哈尔斯对话,加布尔的语气也畏缩了一点。

    “我说了”哈尔斯刷的转过身直视着加布尔的,“主人在休息,和我说就行。”

    “可是……”加布尔有些急。

    “没有可……”哈尔斯刚要斥责加布尔却发现身后的门开了。

    哈尔斯转身,发现比比东不知何时已经下了床走到了门口。

    “主人”哈尔斯行礼。

    “嗯”比比东点点头,看着门前这一大片人,又看到了那宛如已经死了的妮娅和一旁的加布尔。

    犹豫一下,比比东说到:“有什么事就说吧加布尔。”

    “是,圣女大人。”加布尔感激的看了一眼比比东连忙将自己的诉求说了出来。

    听了一会,比比东若有所思,看着那个披头散发的少女思索了片刻说到。

    “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饶她一命,但是她必须被关押起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比比东脸色平淡,转头看向哈尔斯时,却又脸色柔和了几分,“你说呢,哈尔斯?”

    “但凭您的旨意,主人。”

    “那好,这样的话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吧,我还有伤,就先回去休息了,有什么事就找哈尔斯好了,他全权代表我,这么多人挤在这里,空气都浑浊了。”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回去,顺便关上了门。

    门外哈尔斯低着头行着礼,一众执法者也是低头行礼。

    听见关门声,哈尔斯抬起头来,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其余人回去吧,石计生带着犯人跟我来。”

    “哈……”加布尔张了张嘴,没有说完,哈尔斯并没有看他,自顾自转身离去。

    一时间门外众人走的走散的散,只剩下加布尔愣愣的站在门外,思索着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

    这是石计生第一次来到哈尔斯的房间,他曾想过一位长老的房间会是多么豪华,却没想到房间内除了一张白板床就只有一盏油灯。

    哈尔斯挥挥手,门自己关上,身后血色魂环一闪而过,快的让石计生以为自己花了眼。

    哈尔斯没有动作,一股冰霜之力却自房间内凝聚而成一个十字架。

    “把她绑上去。”

    哈尔斯眼中绿色的火焰在黑暗中愈发明亮。

    看着忙碌着捆绑妮娅的石计生,哈尔斯淡淡的出声到:

    “石计生,你知道为什么我要让你把人带过来吗?”

    匆忙捆好妮娅,石计生连忙转身半跪在哈尔斯面前:“属下不知。”

    “不知?磔磔磔。”哈尔斯诡异的笑笑,“如果你不知道你会自称属下?”

    一粒豆大的汗珠从石计生额头滚落。

    哈尔斯没有看跪着的石计生,自顾自的运用冰霜之力和灵魂之力凝聚出一件件刑具。

    “这件事你表现的很好,关于这点事后我会给你奖赏。”

    “谢大人”石计生低着头看着地面。

    “主人她本性是善良的,她对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太不在意,她没有吃过亏所以不在意,而我不一样,不过这样很好,如果可以我希望她一辈子不要丢失这份纯真善良。”哈尔斯用手指试验着自己凝聚成的小刀的锋利,“所以,我需要有个人在暗中发展属于主人的势力,为她扫除阻碍。”

    “是,大人,属下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大人发展势力。”石计生脸色激动,身体也在微微颤抖。

    “是主人,不是我。”

    “是!”

    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哈尔斯左手微抬,一点绿芒从腰间的灯笼里飘出落在油灯内燃起,一簇绿焰跳跃着。

    哈尔斯看向妮娅,后者已经被空气中的魂质刺激的清醒过来。

    “主人让我饶你一名,所以你很幸运,你不会死,但你又很不幸,你会遭受无穷的折磨,所以,不要急着说出那些人名,多享受一会。”

    哈尔斯随手拿起一把小刀,语气中多少有些兴奋,声音也是嘶哑无比:“你知道吗,这些刑具里包含着灵魂之力,她会让你的灵魂承受更难以接受的痛苦,同时,空气中还有一种叫魂质的物质,它会保证你的清醒和感官敏锐。”

    说着,哈尔斯突兀的将小刀狠狠的插了进去。

    “啊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充斥着这间房间内,却始终传不到只有一墙之隔的比比东房内。

    ——————

    不知过了多久,沾满血迹的刑具掉的遍地都是,妮娅也已经被折磨的嗓子沙哑,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

    见状,哈尔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走到妮娅面前,缓声问道:

    “知道你为什么会落到这种境地吗?”

    “知道,因为我谋害圣女大人。”妮娅有气无力的沙哑着嗓子呢喃到。

    “不不不”哈尔斯摇摇头,眼中的火焰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你遭受折磨是因为加布尔,他选择了背叛你,他本可以放你走,我又不会杀了他,但他为了自己的前程,背叛了你,知道你该怎么做吗?”

    妮娅的眼中稍稍有了光彩:

    “复仇!”

    “不不不,你又错了,你要做的不是复仇,而是,背叛。”哈尔斯嘶哑着嗓子低声蛊惑到。

    “背叛?”

    “对,背叛,别人背叛了你,你也可以去背叛他,这样,大家就都一样了。”

    “是,是的,我要背叛,我要他们也付出代价!”妮娅眼中终于重新燃起了火焰,那是一种名为复仇的火焰。

    “很好”哈尔斯第一次笑的这么开心,“那么,先把那些同谋的名字说出来吧,先品尝一下背叛的滋味。”

    “是,是的,大人。”

    “石计生”哈尔斯转身准备离去。

    “在,大人。”一直待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石计生踏前一步说到。

    “记录下她说的名单,然后带人去一一抓捕回来。”

    “是,大人”石计生恭敬的说到。

    哈尔斯正要推门而出,妮娅的声音却突然响起:

    “大人,我也可以背叛你吗?”

    哈尔斯身影微微一顿,兜帽下的嘴角勾起一丝有趣的弧度。

    “当然,如果你能做到的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