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闫宇贵为武魂殿长老最近过的却很不如意,前几日妮娅来找他商量怎么应对哈尔斯和比比东带来的威胁,当时也是觉着自己身份尊贵与那些普通长老不同,他可是长老殿核心成员,再怎么样比比东和哈尔斯也会看在教皇陛下的份上不敢动自己,于是脑子一热就给妮娅出了个馊主意让她先下手为强。

    事后虽然有些后悔但也没有太过在意,谁知道自己只是冥想了一晚上,事情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整个早晨,长老居所这里就被嘈杂的喧闹声给扰的不得安宁。

    身为一名魂圣,闫宇甚至不需要刻意去听,都能从风声里听到断断续续的“谋害”“圣女”“妮娅”“判处”这些字眼,这些词语分开来说并没有问题,可当它们组在一起,闫宇轻而易举的判断出,妮娅的事,犯了。

    闫宇脸色不耐,手指确实不停的高频的在桌子上点着,闫宇能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心脏“碰碰”的狂跳着。

    闫宇左手握拳狠狠的压在左腿上,闫宇有些羞恼。

    “哈,开玩笑,我怎么会怕那两个小家伙,我吃的盐比他们吃的饭都多,我会怕?蛤,可笑。”

    闫宇低声自语着,声音不小心有些高,却又连忙压低。

    闫宇没有发现,自己的双腿不知何时,已经开始抖个不停。

    “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闫宇从沉思中惊醒,惊的原地蹦了起来,一脸紧张的看向门口。

    见没有人开门,门口的人也没有出声而是继续的敲着,声音却忽急忽缓起来。

    闫宇突然觉得有些心慌,心跳不自觉的就被敲门声带着一起忽快忽慢的跳着。

    闫宇身形踉跄了一下,连忙伸手扶住桌子,缓步谨慎的走向门口。

    当闫宇走到门口时,敲门声却突然停了下来。

    闫宇深深的吸了口气,没有吐出,用一种强硬严肃的语气道:

    “谁,谁在敲门,太晚了,本长老已经睡了,如果有事的等明天在说。”

    门外没有人回答,闫宇伏在门上听了一会,确认没有声音后,小心的把门拉开了一条缝隙。

    透过缝隙,闫宇左右瞅了瞅,确认没人后长舒了一口气,将门关上。

    闫宇将头抵在门上,只觉得身体有些发软。

    “你在怕什么?”一道嘶哑低沉的突然从身后响起。

    闫宇寒毛耸立,只觉得头皮发麻。

    闫宇僵硬的转过身体,看着正静静的站在桌前看着窗外的长袍人。

    “哈,哈尔斯……”

    豆大的汗珠一粒接着一粒滚落,闫宇只觉得四肢末端冰凉冰凉的。

    咽一口唾沫,闫宇强打着精神道:“哈尔斯,就算你同为长老,也没有权利私自闯入我的房间。”

    哈尔斯缓缓转过身,微垂着的头抬起,眼中熊熊的火焰无时无刻不在灼烧着闫宇的心灵。

    “同为长老?”哈尔斯古怪的笑出了声,“嗬嗬嗬,你已经不是长老了,当你意图谋害圣女大人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是是武魂殿的叛徒了。”

    闫宇脸色苍白,却仍强撑着:

    “你什么意思,哈尔斯,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哈尔斯眼中火焰跳动,兜帽下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还在嘴硬吗,不过没关系,到了我哪里,不管什么人我都会让他把他所有的秘密都吐出来的。”

    哈尔斯活动着手腕,右手已经抚上了腰间的钩子。

    “知道吗,在我看来,你其实骨头很软,远不如妮娅那个小姑娘,不过在我那里,她也只是耗了不到两三个时辰就屈服了。”

    察觉到哈尔斯的动作,闫宇瞳孔骤缩成针眼大小,身体没有动作,脑中的思维却是不断转动着。

    看来妮娅那个小丫头已经全招了,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做,不能慌不能慌……

    看哈尔斯这种表现,怕是已经得到教皇陛下的命令了,也就是说我已经不可能在武魂殿继续待下去了,事到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拼一把,他也是魂圣,我也是魂圣,虽然他很强,但我也不是什么废物,打不过的话,生死相拼逃跑还是没有问题的……

    一念如此,闫宇调整了下心态,色厉内荏的喝到:

    “哈尔斯,我敬你是个长老,本不愿与你发生冲突,但你这样三番两次冒犯与我,为了尊严,我闫宇定要与你不死不休!!”

    看着释放武魂身后飘着黄黄黄紫紫黑黑七个魂环脸红脖子粗的闫宇,哈尔斯不屑的低声笑笑:“嗬,不死不休?你有这个资格吗?”

    闫宇此时魂环在身,语气也是强硬了许多:

    “没有资格,哈尔斯你也太过自负了,纵然你是天才但你也只是七环魂圣,而我也是,我也许不能和你同归于尽,但以命相搏,怕是你也要付出惨重代价。”

    哈尔斯终于笑了,猛地抬起头,眼中魂焰大盛,魂引之灯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手中,光芒大作,身后黄紫紫黑黑黑黑红八个魂环散发出骇人的威压。

    “八,八环!!”

    闫宇终于无法沉住气了,面色惊骇,身体也在最后的血红色魂环的震慑下僵硬无比。

    “十,十万年!!!!”

    闫宇终于难以承受这恐怖的压力,手中光芒一闪,一根通体缠绕着数条金龙浮雕的长棍出现在手中,身后魂环闪烁,却不是攻击哈尔斯,而是转身一棍砸向墙壁。

    “轰”

    尘雾缭绕,哈尔斯没有急着去追,而是慢悠悠的穿过烟尘跨过倒塌的墙壁废墟,看向闫宇的背影,身后第一个魂环百年魂环——魂质强化,久违的亮起,点点绿芒从魂引之灯中飘出融入手中的钩子,光芒闪过,哈尔斯甩手用力将钩子朝闫宇飞去。

    听到身后的破空声,闫宇只觉得背后寒毛根根直立,毫不犹豫的甩手把棍子抡出一个满月抽向身后的钩子,同时魂环闪烁一阵金芒闪过,闫宇的武魂蟠龙棍骤然变粗变长了一倍。

    “铛”

    一声脆响,哈尔斯眼中绿焰骤然跳动几下,继而恢复平静,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挡下了自己的钩子。

    不过如果这样就被你逃了,我也可以去死了……

    嘴角掀起一丝不屑的弧度,身后第二魂环闪烁,同时张开嘴,朝着闫宇疯狂逃窜的背影发出一声无声的怒吼——自创组合技,镇魂怒吼!

    说是无声是因为他是作用在灵魂至少,外界并不会有任何声音发出。

    无暇顾及身后的闫宇骤然觉得一声振聋发聩的怒吼自自己耳边炸响。

    “嗡嗡嗡”

    两条如小溪般的鼻血自鼻孔潺潺流出,双耳明明毫发无伤却依旧听不见任何外界的声音,只听得满耳的嗡鸣声。

    气劲被打乱,闫宇脚下错乱,当即翻滚着向前摔去。

    哈尔斯仍然不急,依旧缓慢的走着。

    摔倒在地的闫宇左腿明显扭曲变形,一眼就可以发觉这条腿是断的不能再断了。

    “嗬嗬”

    喘着粗气,闫宇双手抓着地面用力向前爬着,眼珠暴凸,其中满是恐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