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二十章 冲突2
    哈尔斯看着贵为武魂殿长老却在地面狼狈爬行的样子,稍稍感到一丝疑惑。

    “我很好奇,为什么你这样的人也能成为武魂殿的长老?仅仅是因为实力?”

    听到哈尔斯的话,闫宇不但没有听下回答反而爬的更快了几分,扭曲的左腿在地上拖出了长长的一条血痕,惊惧之间也忘记了用魂力保护自己的手指,十根手指在地上磨得血肉模糊,都说十指连心,如此疼痛愣是没能让闫宇从恐惧中脱离出来。

    哈尔斯终于感觉到不对劲了,纵然自己在武魂殿内凶名赫赫也不可能让一个长老作如此反应。

    哈尔斯身上魂力涌动,化为一团黑雾飞快掠过,最后在闫宇身后凝成人型,闫宇好像对哈尔斯来到身后并无发觉,这对一个魂圣来说不太可能。

    哈尔斯左手伸出,腾的窜起一撮火焰,转瞬间已经将左手化为骨手。

    哈尔斯俯身,一把抓过闫宇的头颅,尖利的五根指头已经刺破头皮触到了骨骼。哈尔斯左手发力,缓慢的将闫宇从地上提起,将他的眼睛对着自己。

    哈尔斯清楚地看见闫宇的眼中空洞洞的没有神色,而人却是一直嘟囔着快跑快跑。

    哈尔斯神色渐渐严肃起来,兜帽下的面庞阴阴沉沉,哈尔斯微微调整方向,让闫宇的双眼对准自己眼眶中的两朵火焰,然后,火焰剧烈的燃烧跳动起来。

    就这么紧紧的盯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闫宇的眼中也燃起了一丝火星,准瞬间化为熊熊大火包裹住了闫宇的头颅,一股肉眼不可见的物质从闫宇脑中飘出。

    哈尔斯张开口,喉咙深不可见却又好似内里存在一个小小的黑洞一般,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将那股物质吞入喉中。

    哈尔斯眼中的火焰像是获得了燃料一般,燃烧的更加旺盛了。

    哈尔斯就这么站着,良久,火焰才缓缓变弱,平静的燃烧着。

    “原来如此,千寻疾......”哈尔斯脑中不但没有思路反而更加混乱了,“为什么千寻疾会要安排人袭击比比东,又为什么要操纵武魂殿长老来做此事?千寻疾的武魂难道不是天使武魂吗,为什么会拥有操纵人的能力?”

    数不清的疑问在哈尔斯心头浮现,却得不到答案。

    淡淡的危机感萦绕在哈尔斯心头,挥之不去。

    看了一眼已经失去气息死的不能再死的闫宇,哈尔斯随手将他丢在一旁。转身离去......

    _____

    对石计生来说此时的自己颇有点春风得意的感觉,指挥着许多高阶魂师将长老殿的长老抓捕收押,曾经高高在上的人也不得不在自己手底下委屈求全,这种感觉,好极了!

    石计生站在一众执法魂师身后,故作高冷的看着众人,掩饰着自己的激动,正想着自己日后的生涯会有多么风光,一个执法者突然出现在了石计生身旁:

    “石计生,哈尔斯大人找你。”

    谁这么没有礼数,难道不应该叫我大人吗?这样想着,石计生一脸不耐的转过头看向前来通知的执法者,却是愣了一下,随后慌忙行礼。

    无他,来人是一个69级战魂帝也是执法者的一个分队长,更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是,我马上去大人。”石计生低着头看不清什么表情。

    分队长淡淡的瞥了一眼石计生,语气有些冷淡:“石计生,摆清你自己的位置,这里是执法者,这里,是我的地盘。”

    “是,大人。”石计生腰弯的更低了,许久,直到再无声音传过才缓缓直起身,眼神中看不出一丝波动,心中想的什么却无人所知。

    “大人。”石计生火速赶到了哈尔斯面前,单膝跪下,语气不知道有多恭敬。

    “石计生”哈尔斯转过身,眼中的火焰直直的盯着石计生,“再过不久,教皇陛下应该会命我去见他,我需要你做三个准备。”

    “但凭大人吩咐。”

    “一,躲起来,如果我许久没出来,你就先悄悄离开武魂殿避避风头;二,在离开武魂殿时,以我的名义去仓库领取一批物资,然后营造出一个为财叛逃的样子;三”

    哈尔斯没有继续说下去,石计生也不敢抬头询问。

    叹了口气,哈尔斯像是解脱一般说道:“如果教皇殿传出战斗的声音,你立刻带着主人逃离武魂殿,切记,做出是你强行绑架她离去的样子。”

    “大人”石计生猛地抬起头,眼中有着些许惊慌,“可,可我只是一个三环魂师......”

    “不用担心,事情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走到这一步,这也只是做个保险罢了,到时候,我会派人去保护你们离去。”哈尔斯转过身,默不作声,悄然的看着窗外嫣红的晚霞。

    石计生已经离去,哈尔斯依旧站在房间里,想闭上双眼却怎奈眼皮早已消失,只能就这样瞪着......

    “蹬蹬”

    短促而有力的敲门声响起,哈尔斯看了一眼房门,叹了口气,化为一股黑雾出现在门口敲门人的身后。

    “走吧。”嘶哑的声音响起,来人吓了一个激灵,连忙转身,“大,大人,教......”

    “我知道”哈尔斯已经先行转身离去,“我现在就去。”

    只有来人懵逼的站在走廊里。

    “是....是.....”

    ——————

    推门而入,哈尔斯一撇宝座上的千寻疾,那往日无时无刻都阴沉着的脸此时更加阴晴不定。

    来到千寻疾面前,哈尔斯干脆利落的单膝跪倒在千寻疾面前。

    看着跪地如此干脆的哈尔斯,千寻疾脸色好了一丝。

    “哈尔斯”千寻疾左手撑着下巴,盯着下面的哈尔斯,“你可知罪?”

    “是,臣知罪。”哈尔斯低着头,兜帽将其的表情遮的一丝不漏。

    千寻疾看着兜帽遮住脸的哈尔斯,眼中不知闪过一丝怎样的神色:“摘掉兜帽。哈尔斯,怎么,面对我也需要遮掩了吗。”

    没有犹豫,哈尔斯利落的摘下了兜帽,露出了那张诡异的脸。

    千寻疾饶有趣味的打量着哈尔斯的脸:“哦,看起来你的疤痕淡了几分。”

    “是。”

    看着仍不做什么反应的千寻疾也终于步入了正题。

    “哈尔斯,我今天一早起来,就听说你在大肆抓捕武魂殿长老,有人还到我这里弹劾你清除异己。”

    话语如惊雷般在哈尔斯耳边炸响,他多少有了一丝明悟,千寻疾在借他之手清除武魂殿里那些不老实跳得很欢的长老,同时也在借他们之手来清除自己!!

    千寻疾此时还不知道反而是已经知道了幕后主使其实是他,依旧自顾自说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