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二十三章 下饵
    听到首领的命令,后方的一名年轻守卫连忙手忙脚乱的从怀里掏出一根火药折子,期间甚至因为紧张失手掉落,他瞥了一眼哈尔斯,见他没有动作,强行安定心神,哆嗦着捡起折子,摸索了半天才将其点燃。

    “咻”

    一声尖利刺耳的声音响起,一道火光窜天而起,在天空中炸出一片火光。火光耀眼,在微微亮的清晨更是显眼。

    宁颂西是星罗城守卫队长,更是一名69级强攻系战魂帝,武魂是血虎,据说与星罗帝国皇家还有着一丝血缘关系。

    星罗城守卫队长是一个及其轻松地职位,但也是个清水衙门,平时只需要他待在驻地驻守,一旦遇到魂师挑衅,门口的普通人守卫处理不了的时候才需要他出手处理。

    像往日一样待在驻地喝着茶悠然的晒着太阳的宁颂西突然一愣,看向城门上空,那一道火花是那么刺眼。

    有人搞事!

    宁颂西不惊反喜,平日里自己和一众兄弟无聊的待在这里,骨头都要生锈了,此时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活动筋骨的机会自然是欣喜不已。

    宁颂西一个鲤鱼打挺从躺椅上蹦起身,面带喜意的大声招呼着:“快快快,兄弟们,都起来了,有活了,赶紧的,咱哥几个去松松筋骨。”

    一旁一个举着半人高一人宽石锁的赤裸上身的肌肉大汉听闻,哐的一声将石锁丢在地上砸起一片烟尘,一边随手将搭在一旁的汗衫胡乱套在身上,一边用脚踢着旁边仰躺在青砖地上的文弱书生样的青年:“快快快,老六,赶紧的,没听见大哥说啥啊,还躺着呢,赶紧起来,和我们出去活动活动,也不看看你都瘦成啥样了。”

    文弱青年被踢的晃了两下,抬手拿起搭在脸上的书本,没有撑地,而是腰部发力轻而易举的坐了起来,一脸无奈的看着毛手毛脚的肌肉大汉:“我说二哥,我这身子就长成这样,爹娘给的,吃啥都不胖,也长不出肌肉,我也没法子啊,我这不昨天晚上好不容易回去趟,老婆催着交公粮吗。”

    嘟嘟囔囔的起身,被称为小六的文弱青年拍拍身上的灰尘,眼睛又在到处扫着想要找个地方坐一坐:“真是的,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就不能像我一样儒雅随和一点?”

    壮汉撇撇嘴,一巴掌呼在了小六的背上,打的他一个踉跄,嘴里的声音怕是能穿出十里地:“我呸,谁说这话我都得好好考量考量,你他娘的疯子书生阎小六有资格说这话?你手里的人命怕是比老子多不知道多少。”

    小六左手撑着腰咳个不停,刚刚挨这一下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听到“罪魁祸首”说这话气的一拳擂在壮汉腰间,不但没打疼壮汉,反而被真的又一口气没上来。

    宁颂西在一旁看着兄弟们胡闹也不以为意,反而是眯眼笑着“冷眼旁观”。

    “行啦行啦,都多大的人了,还没个正形,赶紧的,收拾收拾,我们赶紧过去。”宁颂西说这扫了一眼,疑惑地问道:“老四呢,怎么没看见他?”

    那边搂着小六脖子说笑着的壮汉听闻,抬头笑嘻嘻的说道:“嗨,老大,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四啥人,这时候不见肯定又去那烟雨阁了,听说那来了个新人,老四好这口,肯定是去见识一下那新姑娘了。”

    “胡闹。”宁颂西脸色一板,张口就骂道:“娘的。这混账玩意,办公时间去她娘的那种地方,看我回来不抽死他,算了,就咱三,先赶紧去,别真出啥事,走。”

    说完一马当先,向城门地方奔跑而去。

    ——————

    城门处一众守卫还在与哈尔斯对峙着,守卫不敢动,哈尔斯懒得动。守卫首领此时已经被同僚给拉了起来,正颤颤巍巍的缩在一众守卫后面,眼神中满是怨毒,哈尔斯懒得理他,不能因为这样一个小人物坏了自己的大计划。

    这边守卫正抖着呢,那边就听见一声暴喝响起,人未到,声先至,一个壮汉轰的一声从天落下,给城门砸出了一个半米宽的巨坑。

    “让爷爷看看,哪个孙子敢在爷爷地盘上犯浑,啊。”壮汉嚣张的环视着,最终将目标锁定在身穿长袍的哈尔斯身上。

    “小子,就是你在爷爷地盘上找事?”

    一旁的守卫首领将撑腰的来了,忙探出头来哭诉道:“二爷,就是这孙......”话没说完,戛然而止。因为他看见被自己等人奉若神明的二爷被瞬间出现在身前的神秘人一衣袖给抽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一旁,头一歪昏了过去。

    这一幕刚好被随后而来的宁颂西和阎小六看到,二人眼睛通红,宁颂西一声暴喝就喊了出来,同时浑身冒出一身红毛,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

    “吼!”一声不似人声的怒吼从宁颂西口中传出,身后白黄黄紫紫紫六个魂环飘出,第一、二、三魂环接连闪烁,双手变为虎爪,再暴涨半寸,附上一层血色。

    宁颂西刚要冲上来,却有人比他更快一步冲到哈尔斯面前。

    阎小六身后黄黄黄紫紫五个魂环同时闪烁,两把匕首反握在手中,整个人贴地滑行,冲着哈尔斯下阴就是一刀撩去。

    哈尔斯兜帽下嘴角上翘,瞬间出手握住了阎小六头颅。

    “小六!”宁颂西大惊,前冲之势骤然停下,面带怒色的瞪着哈尔斯,一双血红的眼睛好似要滴下鲜血一般。

    被哈尔斯擒住的阎小六仍没停手,反手一刀就是朝哈尔斯肩膀砍去。

    “哼”一声闷哼从反而是喉咙响起,一股莫名的波动顺着哈尔斯左臂传到了阎小六头上。

    阎小六身体一僵,手中的匕首停在哈尔斯的肩膀之前,然后软软的垂下,双脚也无力的耷拉在地。

    “小六!!!!”宁颂西终于失去了理智,一声暴喝就是冲哈尔斯窜去。

    “还我兄弟命来!!!”

    暴怒的宁颂西失去了理智,身后隐约出现一具血虎虚影。

    哈尔斯随手将失去意识的阎小六丢在一旁,然后脚下一蹬,也朝宁颂西冲去。

    “轰”一道透明的拳劲从宁颂西小腹透体而出。

    “嗬嗬~”

    宁颂西眼珠暴突,整个人弓成虾米状,一口黑血如剑一般喷出,整个人倒飞出去。

    哈尔斯没有停手,脚尖点地,又跟上了宁颂西倒飞出去的身体,左手按在宁颂西面部狠狠朝地下砸去。

    “阁下手下留人!!!”一声喊叫从远处传来,却是晚了半分,哈尔斯已经将其狠狠按在地面,砸起漫天尘土。

    完了。

    这是来人的第一想法,然而待尘土散去,宁颂西则是除了腹部的外伤外,毫发无损的躺在地面昏了过去。

    却是一层魂力薄膜裹住了宁颂西,保了他一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