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二十八章 教师生涯第一天 上
    目送着老头子离去,就算是哈尔斯也不得不感叹老头子活的轻松,活的年轻。

    看着老头子身影消失,哈尔斯这才转过头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出乎意料,房间内并没有积满灰尘,反而是一尘不染,房子里不是只有一间房间,进门后先映入眼帘的是客厅,不大不小只有二十个平方,客厅里一个茶几摆在正中,围绕着是一圈沙发,沙发背靠着就是一扇窗户,推开窗就能看到潺潺的溪水。

    哈尔斯只是大体撇了一眼客厅就继续朝里走去,经过一个小小的拐角,出现在眼前的就是卧室了。

    推门而入,一张足以躺下三人的大床摆在其中,在床的右侧是一张书桌,旁边就是一个书架。

    哈尔斯走进去,随手脱下了长袍丢在床上,然后走到桌前坐下,伸手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摆在桌上。

    看着精美的书封,哈尔斯伸出左手摩挲着封皮,他没读过书,小的时候还在马戏团时每天的繁重表演累的他根本没有时间去看看书,尽管他对书的渴望是那么强烈。

    马戏团的老板也不会出钱找人来教马戏团的孩子们学习读书,毕竟他们也只是商品,而后来自己从“父亲”那里逃出来加入武魂殿后,每天更是被冥想修炼所充实着,再之后也只是为了一些任务才自学了一些文字,当时的他也许根本不会料到自己在将来会成为一个老师,尽管这也是因为任务才当上的。

    翻开书,哈尔斯小心翼翼的把手在裤子上蹭了蹭,而后才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真读着。小时候的那种对书的渴望和热爱也在一点点复苏着,他就想一个干燥的海绵一样拼命汲取着书中的知识。

    不知过了多久,当哈尔斯想要继续翻页时才发现已然是最后一页,有些恍惚,哈尔斯抬头看向一旁的窗户,一弯明月正挂在天的一角,撒下如素纱般的月光。

    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哈尔斯低声自语道。

    眼中的魂焰不仅时刻升华提炼着他的灵魂也被动的赋予了他夜视的能力。

    轻柔的把书合拢,哈尔斯小心翼翼的把书放回书架,起身走到床边。

    拔起插销,推开窗,哈尔斯只觉得他那强壮的足以和魂兽比拼力量的身体有些疲累,或许是长时间的紧绷后骤然的放松导致的,哈尔斯没有太在意,而是站在窗前被月光笼罩,他想要闭上眼睛去用耳朵倾听山谷的夜晚的声音,但可惜,他无法闭上双眼,于是他就这样的站在窗前,怔怔的站着。

    突然,哈尔斯感到了一丝不和谐,在溪对岸的那座房子里出现了一朵熊熊燃烧着的灵魂之火,有人在?

    打起精神的哈尔斯凝神看着房内的灵魂之火,片刻,脸色古怪。

    他认出了那朵灵魂之火的主人,正是星罗皇家学院的教务处主任,于小雅。

    她为什么会住在这里?哈尔斯疑惑,如果是她的话,那么和她关系很好的宋公然不会不知道的,那么为什么宋公然会告诉自己不知道呢?是于小雅发现了什么不对来见识自己吗?还是说连宋公然也发现了不对,二人只是在做戏稳住自己?

    不,不可能。哈尔斯摇摇头,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于小雅的实力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于小雅贵为星罗皇家学院高层是不可能让自己有危险的。

    但是自己已经观察过周围,山谷中并没有其余的人类的灵魂之火所以不可能有支援,那么到底是因为什么?

    许多疑问萦绕在哈尔斯心头,让他本来平静的心里又泛起一丝波澜。

    关上窗,强迫自己不去纠结这些难以理解的事情,没有脱衣服就这么躺在床上,床很软,这让睡了十几年硬板床的哈尔斯有些不适应,翻来覆去,最终还是起身从床上拿了一条薄被然后走到墙角立着右腿坐下,将被披在身上,哈尔斯这才找到了一点感觉,蹭了蹭,找到一个稍稍舒服的姿势,缓缓睡去。

    明天一定要把床上的褥子丢出去.......

    ------

    哈尔斯回过心神,“醒”了过来,随手把被子丢到床上,伸出右手撑着地板起身,舒展了一下身体,昨晚那一夜久违的睡得很安稳,这让哈尔斯的心情很好。

    将右臂抬到面前,看着通透碧绿的灵魂手臂,哈尔斯有些感叹,不知何时自己已经适应了这支手的存在,已经不会像一开始那样控制不好力道了。

    缓缓握了两下拳,哈尔斯瞥了一眼窗外,天还只是泛着鱼肚白,看起来自己起的挺早,推开窗,深深的吸了一口窗外传来的清新的空气,然后拉开书桌前的椅子坐着发愣,往常的这个时候自己已经开始给主人准备早餐了,但现在自己离开了武魂殿,却有些无所事事。

    这样想着,哈尔斯又有点想念和担心比比东现在的情况,她吃饭了吗?有人为难她吗?修行的怎么样了?

    “唉”哈尔斯无奈的叹了口气,脸色也有点阴晴不定,该死的千寻疾......

    不过比比东有自己的右臂在身,自己多少还是能放点心,现在最重要的是渗透星罗帝国发展自己的力量然后回去干掉那个该死的千寻疾,但这一切都需要力量,都不能急......、

    不再去想武魂殿的琐事,哈尔斯突然想起来,于小雅昨天说会有人给自己送资格书并给自己讲讲要办的事务,但自己昨天却没有发现有人上门。

    想了想,哈尔斯从床上拿起长袍抖了抖,披到身上,推开卧室门向外走去。

    正好于小雅就在对面,自己现在去问一问吧。

    出了门,空气有些湿润,哈尔斯锁上门,运起魂力跨过小溪来到了于小雅的房前,抬手敲了敲门,然后沉默的等待着。

    “吱”

    门开了,一个头发有些杂乱,衣衫不整的女子睡眼迷蒙的从门缝探出头来。

    看到站在门前的哈尔斯,于小雅有些愣,随后突然反应过来。

    “啊”

    一声尖叫,于小雅砰的一声把门关上,将哈尔斯已经到嘴边的话语给堵了回去。

    “.......”

    片刻,门又打开了,于小雅脸色有些红,但头发和衣服依然被打理的齐整:“御,御魂,早,早上好”于小雅有些结巴的说道。

    哈尔斯兜帽下的脸上没有表情:“早,我是来问一下我的资格书在哪和今天要做什么的。”

    于小雅舒了口气,打开门将哈尔斯迎了进来:“进来说吧。”

    走进于小雅的房间,哈尔斯随意一瞥,发现她的房间和自己的格局是一样的。

    招呼哈尔斯坐下,于小雅给自己和哈尔斯到了杯水,将哈尔斯的那杯推向哈尔斯,自己捧着杯子坐在了哈尔斯的对面。

    抿了一口水,于小雅清脆的声音响起:“嗯,我昨天想着自己也住在这里就打算顺道把你的资格书带给你,顺便告诉一下你今天的事情。”

    说着于小雅从茶几下取出一个徽章递给哈尔斯继续说道:“这就是资格书,我昨天去你们口时已经太晚了,我担心你已经休息了就打算等今天再去找你。”

    接过徽章,翻看了一下,哈尔斯就将其别在了长袍上,抬头继续听于小雅说着。

    许久,说的口干舌燥的于小雅一口饮尽杯中的水,舒适的眯了眯眼,随即发现这可不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自己面前还坐着一个男人,脸色又红了红,于小雅转移着话题:“嗯,正好我今天也要去教学楼那边,你要是不急的话,我去换件衣服,一会我们一起去?”

    哈尔斯点点头:“嗯,好。”

    于小雅显得有些急躁,她随手把杯子放在茶几上,快步走向卧室,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并没有关上房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