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三十三章 人性
    尽管在场的除了被开除的陆仁贾和班长朱希妍外的三十四名学生心中多多少少都有着一些惊讶,但迫于对哈尔斯的畏惧,没有一个人敢发出半点声响。

    朱希妍那厚厚的刘海遮挡下的眼睛微微一眯,嘴角掀起一丝不屑的微笑,缓缓退后两步,站在哈尔斯的身后,不在言语。

    环视着在场的众多学生,哈尔斯淡淡的道:“我很好奇,你们除了朱希妍外三十四人,是怎么按照我说的一敏攻一强攻一控制来组成小组,据我了解,我们班级只有控制系七人,敏攻十三人,强攻十四人。”

    听到哈尔斯的话,不少学生脸上都是浮现出了一丝怒色,无他,魂师世界等级为上,仅有的五个魂宗都是强攻系,自然是他们先进行选择,这样一来,余下的只有两名控制系供他们选择。

    哈尔斯暗自打量着众人的表情,心中暗道有趣。

    熟悉的嘶哑低沉的声音响起,内容却是让除了魂宗之外的学生脸色一喜。

    “我们来玩个游戏,控制系是奖品,而你们。”哈尔斯环视一眼众人,继续说道,“我不管你们通过什么手段,什么方法,在接下来的大乱斗里,赢得最终的胜利,我只要七个人,而最终的胜利者可以讨论也好,战斗也罢,分配七名控制系。”

    轰

    人群炸开了,嘈杂的声音响彻在拟态场的入口。

    彻底乱了,每一名学生都不再是一副和睦融融的样子,而是悄然的拉开自己与周围人的距离,眼神带着一丝警惕,只有那七名控制系神色有些茫然,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见状,哈尔斯嘴角上翘,声音里压抑着一丝兴奋:“现在,你们有五分钟的时间进入森林拟态场,五分钟之内,不准战斗,五分钟之后战斗开始,但最后只剩下七个人的时候,我会向天上发信号,战斗结束。”

    哈尔斯微微低头,将自己的表情深深的藏在阴影里:

    “现在,战斗,开始了!”

    得到了信号,一众学生警惕的互相看了看,然后毫不犹豫各选了一个位置四散而去。

    看着消失的学生,哈尔斯似有感触,片刻才转过身去。

    “现在。”哈尔斯扭头看向剩下的七名控制系,淡淡的说道:“不要以为你们就可以安然无事的在这里等待他们厮杀,作为奖品,你们要体现出自己的价值。”

    甩了下长袍下摆,哈尔斯朝拟态场里走去:“我会和朱希妍前去关注乱斗的动态,而你们要在这里进行一场属于你们的战斗,决出你们之间的排名.....”

    听得此言,原本还算和谐的七名控制系之间的气氛,也变得紧张起来,少年人心中都是互不服谁,七人的眼神也渐渐变得火热。

    没有去管这七人,哈尔斯带着朱希妍进入了森林拟态场。

    朱希妍默默地跟在哈尔斯身后,心中或多或少有着一丝不解,找了张嘴,却最终还是闭口不言。

    仿佛背后长了眼,哈尔斯淡淡的说道:“是不是感觉有点不理解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朱希妍犹豫一下,还是恭敬的说道:“没有,老师所做的事情,一定是有自己的道理的。”

    二人走得很快,一排排的树木在二人身侧飞快的掠过。

    “无需掩饰,我想听到你最真实的想法。”

    朱希妍无言,片刻,她点点头:“是,是有点疑惑。”

    听到朱希妍的话,哈尔斯望向远方,眼中的火焰跳动,幽绿色的火焰照的哈尔斯的面庞忽明忽暗,平添了几分神秘,嘴唇轻启:

    “魂师,生来就是要杀人的,这是暴力的产物,每一个魂师都注定要上战场,杀人是一个任务,需要的不是同伴,不是信任,而是能在关键时候,毫不犹豫的舍弃同伴的性命完成任务,这就需要他们变得冷酷,而内斗,无疑是最快的方法。”

    “友谊,亲情,这些都是阻碍他们高效冷酷的完成任务的羁绊,而我,需要他们舍弃这一切。”

    听到哈尔斯略显冷酷的话语,朱希妍并没有觉得自己的疑惑被解决,反而更加迷茫,但是,在自己最迷茫无助的时候,是哈尔斯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这让她在心里不自觉的将哈尔斯所有的话都封为圣言。

    悄然的握了握秀拳,朱希妍暗自坚定,老师所走的道路,才是最正确的。

    将视线拉回眼前,哈尔斯嘴角掀起一丝玩味。

    “人性,才是最有趣的,不是吗?”

    回过神来,朱希妍看着面前的背影,疑惑地问道:“老师,你说什么?”

    摇了摇头,哈尔斯恢复了冷酷僵硬的表情:“没事,走吧。”

    “哦哦”朱希妍略显娇憨的点点头,不在言语,默默地跟在哈尔斯身后。

    -----------

    “该死的。”

    徐宁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一颗颗的从额前滚落,他伸手按住左肋下的一道向两边翻着的巨大伤口,心中破口大骂。

    谁能想到,二十分钟前,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指挥着几名平日里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的小弟。

    剧烈的疼痛从伤口传来,徐宁一个不慎,被一颗巨大的树木凸出来的树根绊倒在地。

    “嗬,嗬”

    徐宁艰难的张大着嘴吸着冷气,就好像一条被捕捞上岸的离水的鱼一样艰难汲取着空气。

    刷,刷,刷。

    一阵破空声响起,三个身影出现在了徐宁面前。

    徐宁勉强的睁开眼睛,看着面前拿到一身青衣,手里把玩着一把淡青色弯匕的身影,心中被背叛的情绪变得一片冰冷。

    “曾巩......”

    声音冰冷,冷的仿佛要把人冰成一块坚冰。

    曾巩蹲下身,手里的匕首一下又一下的拍在徐宁脸上。

    曾巩不屑的一笑:“徐宁,你也有今天,爷爷我早就看你不爽了,这次可是让我找到机会了。”

    没有回应,徐宁只是用冰冷的眼神死死盯着他。

    被徐宁盯得有些发毛,曾巩心中火气大旺,伸手一巴掌扇在了徐宁的脸上。

    “还看,老子就不喜欢你这眼神,说到底,我还挺感谢这个老师的,给了我这个机会,我虽然不能弄死你,但是打你一顿还是行的。”

    “pia”

    又是一巴掌。

    “说了别这么看着我,弄得我跟个反派似的,我这不是背叛,是复仇,懂吗,傻x”

    似乎被某句话触动,原本一直站在曾巩身后的两个相貌一模一样的少年对视一眼,魂力涌动,稍稍年长的那个的右手变成了一只熊掌,年轻的那个左手则是多了一个附着墨绿色尖刺的龟壳,而后缓缓走向蹲着说的起兴的曾巩,而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徐宁则是一句话也没说。

    面色嚣张不爽的曾巩,最后又狠狠的给了徐宁一巴掌然后起身,一脚跺在了徐宁肋上那道巨大的伤口上。

    “额”

    眼珠暴突,徐宁只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昏迷过去了,但他一直在强忍着,一直在等待着什么。

    发泄完的曾巩只觉得心中一片舒爽,脸上挂着笑意,嬉笑着转身,想要说些什么。

    “凡子,我特么是真的爽啊,这.......”

    话音骤停,曾巩脸上尽是难以置信。

    他艰难的低下头,在自己的腹部看到了一只抓着自己的熊掌和一个尖刺刺入自己腹中的龟壳,他只觉得浑身发寒,浑身血管里都已经充满了冰渣。

    曾巩张了张嘴,嘶哑的声音从喉咙里传出:“为什么?”

    “噗”

    尖刺被拔出,龟壳的主人用戴着龟壳的左手摸了摸头,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声音却是能听出一丝狡黠:“嘿嘿,曾哥,你别怪我,你看这名额就七个,我们哥俩的实力还不如你,万一到时候你要和我们争咋办,所以。”

    凡子摊了摊手,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容:“所以,我们就只能先下手为强了,你看,你也不孤单,这不还有宁哥给你作伴吗。”

    曾巩无言,身体僵硬,沉重的向后倒去,视野渐渐变成一片黑暗。

    “艹.......”

    ----------

    片刻,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自阴影中浮现而出,看着早已消失不见的两兄弟和地上倒在一起的二人。

    朱希妍,上前,伸手按在二人脖颈处,片刻,抬头看向哈尔斯:“还活着,老师。”

    哈尔斯点点头,朱希妍心中算了算说道:“老师,这已经是倒数第八个人了,要发信号吗?”

    “信号?”

    哈尔斯的声音有些玩味。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打算发信号,之所以这么说,也只是为了给他们一个目标,好让他们有点动力,现在,就让我们静静的等待着这场表演落幕吧”

    没有质疑和犹豫,朱希妍干脆利落的起身站到哈尔斯身后,沉默不语。

    哈尔斯嘴角掀起一丝轻微的弧度,却最终隐入阴影之中,转身离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