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三十四章 蜕变
    距离那场大乱斗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事后哈尔斯并有没有解释自己为何没有发出信号,但是哈尔斯在结束后拜托于小雅找来了治疗魂师未这些学生治疗,他仍记得当时于小雅和那位来帮忙的65级治疗魂师在看到满身伤痕的学生时那惊讶的表情,哈尔斯没有多说,只是用“一场试炼”来搪塞过去。

    哈尔斯还是遵守了诺言,他将那七名控制系魂师的分配权交给了最后的七人。

    与最初不同的是,那七人脸上不曾有一丝喜悦,而是冰冷着脸按照自己的排名将七名控制系按序领走……

    哈尔斯很满意,他透过他们那冰冷的外表看到了他们的质变。

    时间也证明了这点。

    哈尔斯站在一颗参天大树的树枝上,俯视着一众学生的每周试炼。

    哈尔斯相信,不管是哪一个曾经认识自己学生的人见到自己这些学生现在的样子都会为之胆寒且震惊,无他,现在的学生似乎少了自己身为人类的情感,此时的他们更像是一个无情冰冷的机器,一切以任务为先。

    魂焰散发着掩饰不住的灵魂波动,透过兜帽注视着学生们的行动。

    为了让学生保持这种状态,哈尔斯给学生每个周末布置了一场试炼,内容很简单,分为两组,一组守,一组攻,进行斩首行动。

    -------

    徐宁全力收敛着自己的气息,趴在一颗树根部的草丛里,冷冷的注视着眼前进攻方的同伴。

    眼前是一个一个的同伴身负重伤的倒下,却仍要在昏迷前努力用处自己最后一个魂技。

    没有惨叫,有的只是战斗的声音。

    徐宁没有动,而是眼神淡漠的看着。

    进攻方场上的队员只有不到十个,而防守方在进入战斗的足足有十五个,战斗呈现出一面倒的状况,很快,十名进攻队员悉数倒下,一名金发的面容普通的少年同样眼神冷酷的注视着这一切,直到最后一个进攻方队员倒下,他才冷冷的环视着战场,发布命令。

    “检查战场,每个人都补一刀,不留活口。”

    没有回答声,剩余的九名防守队员悄无声息的窜到战场,立掌如刀,手起刀落,狠狠地劈在倒下的队员的脖颈处,甚至,包括自己方的队员,无他,这是哈尔斯的命令,为的是避免己方有俘虏落入敌手,泄露机密。

    同样,也是在告诉他们,任务只有成功和死亡两条路可以选,没有别的选项。

    “喝啊”

    一声吼叫响起,金发少年皱了皱眉头看了过去,一名满身血污的进攻队员,暴起,一刀劈在了正在补刀的防守队员胸前,鲜血喷涌而出。

    这一刀势大力沉,防守队员被狠狠的斩飞出去,撞到一旁的树上。

    树干颤了颤,无数的树叶被震落,悠悠的飘落在地,尽添一丝凄凉之感。

    也只有这时,毫无感情波动的防守队员眼中才能看出一丝不甘。

    看着倒在树下的队友,没用金发少年说什么,队员自行分为两批,一批将那个拄刀而立的进攻队员围住,而后井然有序的发起如潮水一般一波又一波的攻势,而另一批则是灵活的或跳或跑的来到了受伤队友的身边。

    一名女生站了出来,将魂力覆盖在手上,粗略的检查了一下伤势,而后扭头冲一旁观望的金发少年摇了摇头。

    金发少年知道,那是意味着这名队员不能在受到治疗后跟上行动,如果活着,将会是一个累赘。

    金发少年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随后又警惕的环顾着四周的环境。

    得到示意后,女生转过头,抬手砍在受伤的队友脖子上,眼神里没有一丝不忍,在检查完,确认“死亡”后,安静的回到了队伍里。

    很快,防守方打扫完了战场,默默地各自找了一个位置警戒起来。

    看到队友收场,算了算时间,金发少年面色淡漠,声音略显冰冷:“时间不早了,准备转移,我们不能让进攻方的那帮家伙找到一丝机会。”一丝冷笑浮上面孔,“我要结束这场试炼。”

    没有一丝声响,一众防守方队员安静快速的撤离了此地。

    看到众人离去,徐宁仍没有移动,依然敛息趴着。

    徐宁足足的这样趴了一刻钟,满地的“尸体”中爬起了一个浑身血迹的少年,冷冷的扫视一番,转身快速的追踪大部队而去。

    徐宁的谨慎得到了回报,但他依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又趴了五分钟后,这才起身,冷冷的看着防守方离去的方向,隐匿着身形,跟了上去。

    一道人影自阴影中浮现,浑身笼罩在长袍中,只有下半张暴露在外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魂焰跳动,一股晦涩难言的波动自头颅扩散而出,确认了周围没有人类的灵魂波动之后,哈尔斯许久都未曾放出的魂引之灯终于出现在了他的腰间。

    灯笼乎明乎暗的闪着,似乎在责备哈尔斯许久没有将自己放出,有似乎在说自己对新灵魂的渴望。

    哈尔斯自长袍下伸出苍白微微透明的左手,轻柔的抚摸着腰间的灯笼,就好似在抚摸自己的爱人,又好似在抚慰自己嗷嗷待哺的孩童。

    哈尔斯眼眶中魂焰优雅柔和的跳动,透露出与以往不同的柔和目光,声音虽然仍旧低沉嘶哑但却十分轻柔:“哦,不要急,不要急,快了,快了,你很快就会有机会品尝到新的灵魂了,不要急,或许,你还可以品尝到你从来没吃过的口味……”

    似乎是同意了哈尔斯的话语,灯笼那幽绿的光也变得缓慢柔和下来,但一如既往诡异神秘。

    又抚摸了两下腰间的灯笼,哈尔斯抬手从灯笼中扯出了几点灵魂,想了想又放了回去,低声呢喃道:“不行不行,狼盗的灵魂会让你们变得贪婪激进,还是环蛇的灵魂更好……”

    看着飘在面前的几点灵魂,哈尔斯左手向前轻轻一推,那几点灵魂便化为些许魂质,或多或少的的融入到了地上昏迷的学生体内……

    “这样,你们就完美了……磔磔”

    哈尔斯看向一众学生的目光像是在看待一件完美的作品,是的,哈尔斯的得意之作……

    没有再去看躺在地上的学生,哈尔斯安慰似的抚摸了几下灯笼便将其收回,转身隐入黑暗中去。

    “该去看看我的好弟子了,可别让我失望啊磔磔……”

    伴随着声音的散去,森林间一片静谧,维余那众人轻微的呼吸声,放眼望去,只见众人的伤口正在缓缓地愈合,但仔细看去,却是依稀能在那血肉中看到几点莹莹绿光,但转瞬间,却又消失不见……

    真是有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