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三十五章 朱希妍的修行日常
    森林里,一道身穿黑色修身夜行衣,脸带一款黑色面罩,头戴兜帽的曼妙身影正浑身紧绷的半蹲在树杈上,警惕的观察这四周。

    突然,身影噌的一声向后翻身倒去,险之又险的躲过迎面刺来的一道修长的影子。

    身影翻身在地,身体半蹲俯身,一滴冷汗自额头沁出,划过那特殊材质的面罩滚落在地。

    缓了片刻,身影偏过头去,追随着袭来的轨迹望去,只见一条通体碧绿的只有小指指肚那么宽长约十公分的尖头小蛇盘在一根细小的树杈上正冷冷的盯着自己,明明没有眼睛,身影却能感受到一道如细针般的目光刺向自己的灵魂,令自己感到一丝刺痛。

    身影如芒在背,但内心却感到一丝喜悦,无他,只因这是自己五天来第一次感受到了危机并成功躲过了袭击。

    正当身影警惕的盯着小蛇,提防着小蛇发动下一次攻击时,小蛇却悄无声息的融化成一滩水迹,一道绿莹莹的光点也缓缓飘向一旁的阴影里。

    “啪啪啪”

    一阵突兀的掌声响起,打破了紧张肃然的气氛。

    身影一愣,而后缓缓直起身,摘掉了兜帽,抬手将黑色面罩从脸上取下,甩了甩一头利落的的短发,一张还算俊俏的脸蛋暴露在空气中,赫然就是哈尔斯的弟子,朱希妍。

    哈尔斯自阴影中缓缓浮现,隐藏在兜帽下的上半张脸看不到表情,但暴露在外的下半张脸却是能看到嘴角微微上扬,看得出心情还算不错。

    嘶哑的声音响起,哈尔斯鼓着掌,赞赏的看向身影:“很好,看来你的进步很大。”

    朱希妍看向从阴影中走出的怪人,心中却没有一丝害怕,有的只是敬仰。

    朱希妍恭敬地冲哈尔斯俯身心里,而后起身说道:“多亏了老师的指导,弟子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获得如此大的成长,一切都是老师的恩赐。”

    能听出强压着一丝激动,却是吐字清晰,没有停顿,与半个月前判若两人。

    “呵呵”

    哈尔斯嘴角微翘却没有接话,而是停下鼓掌,把苍白的左手和碧绿通透的右手放回了长袍下。

    朱希妍丝毫没有表现出一丝惊诧的表情,因为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朱希妍或多或少的对自家老师也稍稍了解了一番,或多或少的知道了老师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就比如刚刚袭击自己的小蛇就是老师的作品,那一抹绿色光点就是灵魂。

    这些或许会令别人感到一丝不安的秘密,却没有让朱希妍感到什么不安,内心里甚至还隐隐有一丝佩服,崇拜,激动和向往。

    哈尔斯看到自己弟子那眼中的波澜不惊和一丝激动,心中对朱希妍也是感到满意和一丝小小的喜悦。

    一直以来,哈尔斯那副面孔和那诡异的武魂和魂技都令别人对他感到畏惧,虽然表面上和内心一小部分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其实心里还是常常感到一丝孤独,他也渴望着一个同类。

    少年时,比比东的行为久违的让哈尔斯感到一丝温暖,所以,他才会比比东如此的,怜爱?!

    但除了比比东外,哈尔斯依然是无比的孤独,但朱希妍的出现,却让哈尔斯看到了一丝曙光,他能看到朱希妍的内心同样隐藏着一只冷酷,暴虐的野兽,她,也是同类。

    或许,自己可以将所有的同类召集在一起,组成一个国度,当然,国度的主人,一定是自己的主人,那个哈尔斯心里最重要的人.......

    心里想着,动作却没停,哈尔斯转身走去,没有魂环闪烁,只是一点轻微的魂力波动,一股浓郁的绿到发黑的浓雾逐渐从哈尔斯身周浮现并将哈尔斯笼罩其中,消失不见。

    不知是不是错觉,这股黑雾给了朱希妍一种腐朽,恐惧但又提神的感觉。

    还在愣着,哈尔斯嘶哑的声音已经响起:“还在愣着干嘛,进来。”

    “啊,哦哦。”

    愣了一下,朱希妍马上回过神,面带好奇的踏进了浓雾。

    当朱希妍也进入迷雾后,一阵恶风大作,浓雾稍稍稀疏,无视了树木的阻挡,飞速的飘走不见。

    朱希妍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简单打量后,她发现自己身处一个一眼望不见边际的世界,天空是无尽的绿色,绿的让人心慌,大地则是一片充满腐朽之气的黑色。

    一切一切的看起来都是死气沉沉。

    如此怪异恐怖的场景却没有让朱希妍感到一丝恐惧,她是就像是一个新生的婴儿一般逐步探索这个世界。

    哈尔斯嘶哑低沉的声音四面八方重重叠叠的如无尽的浪潮般传来:“收起你的好奇,不要去探索这一切,你的实力还难以承受这个世界的压迫。”

    吓了一跳,朱希妍立马听话的收手,乖乖的站在原地,脸上满是乖巧。

    哈尔斯的身影在不远处凝显,看着一脸我很乖巧的朱希妍,脸色有些怪异又欣慰,从现在的朱希妍身上根本看不到原来的样子,这证明了自己的做法是没有问题的,所以……

    加大力度!

    一念至此,哈尔斯没有再说话,而是默默的站立,尝试用魂力牵引着眼中魂焰提炼灵魂。

    不知过了多久,哈尔斯回过神来:“到了……”

    ——————

    “喝好,吃好啊,哈哈哈,今天这一票舒服啊”

    一座位于山谷里的隐蔽的山寨,聚会的喜悦笼罩着这里,一众喝的正欢的强盗丝毫没有意识到一场针对自己的灾难即将袭来。

    宴会的正座上,一个赤裸上上身,满身疤痕连脸上还有一道从左眼到右侧脖颈的狰狞的刀疤的光头男子一脚踩在桌子上张狂的吆喝着:

    “兄弟们,都给劳资好好吃,娘的,今天这一票足够我们吃他娘的半年了,等回头给兄弟们发点赏钱,都出去找点娘们爽爽,好不好啊”

    “好!”

    底下一众强盗有的举着一碗酒,有的直接用油腻的手捏着大块的肉食,或站或坐甚至躺卧在地上,场面混乱不堪。

    看到手下不拘小节的样子,光头首领眯了眯眼,眼中满是满意的神色。

    扭头看向身旁坐着的一个满脸无奈的的俊秀青年咧嘴一笑:“咋样,二当家的,劳资这家底不错吧?”

    旁边被叫做二当家的俊秀青年叹了口气:“阁下,这……”

    话没说完,光头首领大手一挥:“别他娘的叫我阁下,我说,二当家的。”光头眯眯眼,明明笑着却是让青年不寒而栗,“都来了我们这破地方了,就别装那文化人了,文绉绉的,听的恶心。”

    青年无奈,只好改口劝道:“老大这一直做着买卖实在不是长久之道,我觉得还是得……他娘的去换个营生,这次你抢的东西据说是皇室一个长老看中的,你这样怕不是要被帝国讨伐的啊。”

    看着青年苦口婆心相劝的样子,光头却是不以为意,一脸不屑的摆摆手,“嘭”的一下把手里盛酒的碗拍在桌上。

    “他娘的,劳资是谁?劳资堂堂68级魂帝,来一个我砍一个,来两个,我劈一对。”

    故作豪迈的说完,光头一脸笑意的揽过青年,右手拿过酒坛子,给青年面前的酒碗倒满,然后拿起一把塞到了青年手里。

    “行了行了,别他娘的想那么多了,来,喝酒,喝。”

    无奈,青年拿起酒碗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

    见状,光头咧嘴一笑,拍桌而起,举起酒碗喊到:

    “来,敬二当家的。”

    “敬二当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