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三十九章 归来又去
    罕见的,哈尔斯有些失态,无言,但很快,哈尔斯心里就充满了兴奋,无他,他在此时样貌大变的朱希妍身上嗅到了浓重到恶心的血腥味,但对他来说,这更意味着,朱希妍是自己的同类.......但......

    伸出那条灵魂右手,哈尔斯伸手捻起一缕朱希妍那血红的发丝,微微俯身,将那发丝发到面前,深深吸气。

    “嗅”

    肉眼可见的,丝丝缕缕的血红色气流伴随着星星点点的绿芒从发丝飘出,而后被哈尔斯吸入鼻腔。

    “美妙的气味.....”

    哈尔斯那嘶哑的声音响起,陶醉的想要闭上眼睛,最终却是只有魂焰在剧烈跳动。

    原本在蜕变后表现得有些放松和那隐藏的一丝傲然的朱希妍此时却没有了刚刚的怡然,朱希妍一动也不敢动,浑身颤栗着,无声的感受着自己的一丝丝血气和灵魂被哈尔斯无情的摄出。

    “老师......”

    朱希妍声音颤抖,满是恐惧。

    看着手里变为灰色的一缕发丝,哈尔斯冷漠的放手,就这默默地看着它在空气中被一阵微风化为飞灰......

    直起身,哈尔斯脸色略显冷漠,转身朝外走去:“只此一次。”

    朱希妍低下头,身体还是在轻微战栗,言语中却是有了些许放松,片刻,再抬起头,眼神中又已经带上了那对哈尔斯的畏惧和一丝狂热。

    “是,老师.......”

    --------

    哈尔斯看着窗外那纷飞的落叶,眼中或多或少有些惆怅,不知不觉自己已经从武魂殿离开快一年半之久了,加入星罗学院也已经已然一年多了。

    魂焰视界里,不只是漫天的落叶,更是那逐渐凋零的微弱的灵魂之火,随着一年多来实力的增长,哈尔斯对灵魂的感知和掌控也越发恐怖,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突破即将到来,或许继续在学院里带着也不过再有一年多自己就能看过那一步。

    但,哈尔斯不想等那么久,前些日子,不管是自己的后手还是比比东的信件都在向哈尔斯传达一个消息——千寻疾忍不住了。

    兜帽下的脸面无表情,眼中魂焰却是不安分的跳着,许久,哈尔斯微不可查的轻叹一声,转身离去......

    一双深深的手印静静的刻印在窗台上,一只光滑,一只则是布满清晰的掌纹.......

    --------

    “什么?你又要走?”

    办公室里,于小雅惊讶的喊道,随后拍桌而起,双手撑桌,眼神火热但又复杂的看着哈尔斯:“可是一个月前刚回来,学院高层已经表示不满了,你现在告诉我你还要走,还是一去很可能要几个月?”

    哈尔斯没有因为于小雅的愤怒而有一丝情绪波动,依然是淡淡的站在那里,语气平淡:“我快要突破了。”

    “突破也不行。”没等哈尔斯说完,于小雅便否决到,但转瞬间就意识到了什么。

    “你,你,你,你.....”

    语言混乱,一连好几个你出口,于小雅只觉得头有些晕乎乎的。

    踉跄的向后退了几步,于小雅跌坐在办公椅上,沉默的看着哈尔斯,眼神里满是复杂。就是这个男人,一年来,不管自己怎么暗示,都对自己无动于衷,表现得尤其冷酷,之后半年的几部测评更是证明了他出色的教育能力,尽管在她看来,这些学生表现的有些冷酷异常,也太过于注重任务,但无奈,这种人才才是帝国高层需要的。

    于小雅轻叹一声,想起皇家一名成员对哈尔斯毫不掩饰的欣赏和高度赞誉,于小雅只觉得自己与哈尔斯的差距越来越大了.......

    强按下心头忧绪,于小雅看向哈尔斯,声音低了半分:“能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回来吗?”

    面对于小雅那卑微到近乎哀求的话,哈尔斯心头却没有一丝波澜,摇了摇头,兜帽下的脸庞光暗不定:“归期未知。”

    于小雅看起来有些失落,清秀的脸暗淡无光,似是想通了什么,于小雅抬起头眼神坚定:“好,我替你办理,但是答应我,一定要回来,我有些事想对你说。”

    哈尔斯点点头,道一声“谢谢”,转身消失在于小雅的视野里......

    于小雅仍坐在办公椅上,久久没有动作。许久,于小雅低下头,声音轻不可闻:

    “因为你,不用谢......”

    出了学院大门的哈尔斯反而有些茫然,看着大街上的人来人往,哈尔斯只觉得身穿一身黑袍的自己颇有些格格不入,但还好,很快,哈尔斯就调整好了情绪,环视一下四周,找准方向,径直离去。

    ---------

    诺克镇,是位于极北之地周边的一座不小的小有盛名的城镇,其规模甚至可以媲美一些偏远地方的城市,但,令它出名的并不是它的规模,而是这里的混乱。

    是的,混乱!

    在这里,每时每刻都会有弱小的人被干掉,没有理由,也许是贪图你的财富,在这里,魂骨对每一个人来说都不是上天的恩赐,而是灾难;亦或者,只是看你不顺眼,随手干掉你,亦或者只是为了取乐,但不管死的人有多少,诺克镇总是有着许多人,因为,这里是每一个被帝国通缉的人的天堂,是每一个被追杀的人的天堂,也是暴徒的天堂。

    这里,是无序之地!

    今天,无序之地迎来了一位新的客人,而这位客人浑身笼罩在黑色长袍的衣着,在这里平平无奇,而对于那些诺克镇的原住民来说,一个猎物已经踏进了他们的狩猎场。

    但,谁是猎物,谁又是猎人呢?

    感受着一路走来那从小巷中射来的或掩饰或不掩饰的充满贪婪的目光,哈尔斯有些兴奋,他强压着激动,表情淡漠的走进一家酒楼,轻轻的伸出左手将两枚金魂币拍在柜台上。

    “一间房间。”声音嘶哑且淡漠。

    柜台上一个一直低着头的年轻人一愣随机抬头看到了柜台上的两枚金魂币,眼神火热,看向哈尔斯的目光就像在看一头肥羊。

    伸出枯槁的右手将其中一名金魂币莫走,然后诡异的嗤笑着。

    “客人,一枚金魂币可不够用,得加钱。”

    哈尔斯兜帽下眉头一皱,心里却是万分激动,多么美妙完美的灵魂啊。

    舔了舔略有些干燥的嘴唇,哈尔斯微微抬头,一丝狞笑出现在那下半张脸上。

    “呵”

    “噗嗤”

    漫天飞血,酒馆的大堂被喷射而出的血液污染成了一片喜庆的血红,不少经过大堂的客人都被喷了一身,但没有人敢站出来,找哈尔斯的麻烦,因为,哈尔斯的左手此时还立在面前那个被撕裂胸口斩掉头颅的年轻人尸体之上。

    鸦雀无声。

    有人莫不关心,有人幸灾乐祸,也有人感到有趣,但没人出声。

    “哪个王八犊子敢来劳资地盘上找事,劳资给你剁碎了喂狗!”

    一声粗犷的声音从酒馆后堂传了出来,随后一个满脸花纹的肥胖暴戾中年走了出来。

    中年看向哈尔斯,眼神阴翳:“就是你小子来劳资这搞事?”

    哈尔斯看向中年,明明看不见眼神,却有些让中年背后隐隐发寒。

    “你就是这里管事的?”

    但长年在诺克镇的经历以及极高的地位让中年很快便调整好心态,不屑的看向哈尔斯:

    “怎么的,找事?”

    “很好。”

    独属于哈尔斯那淡淡的嘶哑的嗓音响起:“那么从现在开始,这里,是我的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