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四十一章 食尸鬼
    “唉”

    看着众人的表现,哈尔斯略微有些不悦,自己还远远没有尽兴。

    怀揣着不爽,哈尔斯把目光转向了地上躺着的两句尸体,嘴角勾起,眼神阴翳。

    再次从长袍下伸出左臂,缓缓抬起,一股无形的诡异的波动散发开来。

    众人皆有些提心吊胆,更甚者已经开始悄无声息的小步挪向门口,随时准备逃离。

    没有去管众人的反应,哈尔斯伸出血红的舌头舔舐着苍白干裂的嘴唇。

    “没办法,只能用你们来进行最后的娱乐了……”

    随着声音落下,那两具尸体好似得到了命令,皆是用一种诡异的方式从地面站起。

    随从的躯体几乎被斩成两半,但只是还有个人形,它双腿没有离地,腰部发力,以一个铁板桥的姿势僵硬的站立而起,老板也是如此。

    “屮!”

    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人群中终于有人忍不住骂出了声。

    没有管众人的反应,哈尔斯自顾自的盯着二尸,眼神阴翳却又火热,嘶哑阴冷的仿佛从九幽地狱传出来的声音重重叠叠,令闻者无不胆寒。

    “我是个好人,所以,我可以让你们做一个饱死鬼……”

    哈尔斯那嘶哑的声音还在回荡,两具尸体皆是迈着僵硬的步伐,踉踉跄跄的走向彼此,然后抱在一起。

    两个男人抱在一起,这只有是兄弟或是有龙阳之好的人才会做的,但不论如何多多少少会让人感到一丝感动,但,无论如何,在场的众人看着眼前的场景都只会觉得胆寒。

    无他,一方是几乎被斩成两半的,内脏都已经从胸腹间巨大的创口处裸露着,伤口处微微有些发白的肌肉翻卷着,却没有一丝鲜血滴落;一方则是浑身发黑,全身找不出几两肉的已经难以看出人形。

    这种场景令这些平日里自诩暴徒,残忍的诺克镇人都有些脊后发寒。

    一些站的稍微靠后的人甚至在悄无声息的一步一步挪向门口,打算一有不对就立刻逃走。

    “多吃一点,一定,不要饿着......”

    哈尔斯的声音就像是一个信号,两具尸体缓缓的将头探向彼此,然后.......

    “咔嚓咔嚓.......”

    一阵声音响起,偌大的酒馆大堂竟只有这连绵不断的声音回荡着。

    二尸略有些僵硬的张开嘴,然后一下又一下的撕咬吞咽着对方身体上的皮肉。

    肉眼可见的,二人身上的皮肉一块块消失着,众人清晰地看见一块又一块的碎肉被随从咽下,但转眼间又从胸腹间的伤口处掉落

    鸦雀无声,在场众人皆是觉得腹中波涛汹涌,一股作呕之感,涌上心头。

    “喇”

    一阵刺耳的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那是随从的牙齿在啃食着老板身上那所剩无几的皮肉时,与老板的骨头碰撞摩擦发出的声音。

    “呕”

    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有人忍不住了,他双腿一软,啪的跪在地上,双手抱腹,低头呕吐着。

    像是传染一样,但第一声作呕声响起,人群各处中接连不断的出现了呕吐的声音。

    老板还在忘情的撕咬着,但随从此时却好像有点不悦,似乎老板身上那所剩无几的皮肉很难填饱他的肚子,于是,他稍稍停滞,而后抬起自己的手臂,双眼无神的看着,片刻,他低头一口咬上自己的手臂,大口的吞下一块血肉。

    但,饥饿感似乎并没有消失,随从撕咬吞咽的频率也愈发的快起来,很快,原本还算完整的手臂就已经只剩下了累累白骨。

    看着随从脚下掉落的一滩碎肉,围观的众人明白,无论如何,随从都不可能吃饱,因为,他根本无法将食物送进胃里,或者说,他的胃已经烂掉了。

    终于,难以忍受的饥饿感彻底逼疯了随从,他猛地推开趴在身上撕咬的老板,转头看向众人,被老板啃食的只剩白骨和少许碎肉的脸强行露出了一个愤怒的表情,原本无神的双眼,此时却充满了欲望,进食的欲望!

    没有了肌肉的束缚和帮助,随从的嘴裂成了一个钝角,没有涎水滴下,有的只有无声的怒吼。

    “吼!”

    很诡异,明明没有发出声响,在场的众人却皆是不约而同的听到了一声饱含不甘和食欲的怒吼。

    人群终于变得骚乱起来,不知道是谁一声暴喝,人群你推我挤的争相从门口奔逃出去,为了早一点逃出去,有人甚至动用了武魂和魂技。

    围观的人群里不乏五环甚至六环的高级魂师,但他们却没有一丝的反抗意识,一味的想要逃离这里,在他们心里,这死人诈尸食人的场景,不过是那个强大的男人如提线木偶般使用某种手段操纵着二尸如提线木偶般进行的一场演出,一场戏剧,如果自己等人贸然破坏,说不定就会坏了对方的兴致,给了对方攻击自己的借口。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想的很对,正是哈尔斯在操纵着二人的灵魂,也正是哈尔斯为愉悦自己安排的一场演出,同样,哈尔斯也一直希望能有机会让自己再给自己这临时的“木偶组合”添加一些新的成员。

    看着僵硬的像众人奔去的随从,老板也似乎意识到了那里有数不清的食物,随即僵硬的爬起身,摇晃着僵硬的关节,跟了上去。

    只剩一些骨头的二尸跑的并不快,但他们却依然能从空挡的酒馆门口追寻到“食物”的踪迹,然后永不停歇的追踪着.......

    哈尔斯转身,微微低头,空洞洞的眼眶中那两朵熊熊燃烧的魂焰正注视着自己的“木偶”与他们的“食物”。

    嘴角弯起一丝弧度,哈尔斯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心情,环视四周,哈尔斯走到了一个深处角落的卡座,缓缓坐下,似乎有些放松。

    低头,腰间一个散发着莹莹绿芒的灯笼浮现而出,哈尔斯伸出左手,温柔地抚摸着灯笼,指尖感受着灯笼表面的符文,脸色略微有些柔和。

    黑暗处,眼中魂焰照耀的哈尔斯的脸忽明忽暗,似乎想到了什么,哈尔斯摩挲灯笼的手突然一僵,随后又继续摩挲起来,但明显有一些急躁。

    低沉的声音幽幽的响起,似乎在强压着一丝怒意:

    “快了,快了,就快回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