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四十五章 诺克镇清洗行动
    “得得得,得得得得~”

    遍地的尸体,每一具尸体上都插着一支银白的色弩箭。

    一阵轻快的哼唱声淡淡的响起,与这血腥的场面格格不入。

    伴着一阵轻快的哼唱声,一名手持银白色弓弩的橙发少女迈着轻快的步伐,旋转跳跃着,小心翼翼的在一众尸体间找寻这落脚之地。

    少女身着一条白色的未过膝的短裙,每当少女旋转时总会随之飘扬,往下看,少女那一双嫩白修长的细腿蹬着一双黑色的长筒靴,只不过那本应干净整洁的小靴子此时却因为主人不时的踩到地上的尸体上,从而沾满血污。

    少女不时地抬手举起手弩给地上还在挣扎的敌人补上一下,随后又踏着轻快的步伐走向别处。

    终于,一地的尸体再也没有一具还在活动,少女转身看着,嘴里依旧哼着轻快的旋律,精致的小脸上,是分布的恰到好处的五官,少女嘟起小嘴,悠闲的吹了一口气,少女努力的向上翻着眼,想要看看那额前的那一丛随之而动的刘海儿。

    “额.......”

    少女刚想转身,一旁的地上却传来一声微弱的哀嚎声。

    少女转身,微微低头,循着声音看去,只见在一堆尸体间探出了一张稚嫩的满是血污的小脸,正努力的昂着头颅看着少女,眼中满是愤怒的火焰。

    少女蹲下身,面带好奇和惊喜的看着那近在咫尺的小脸,而后高声呼喊道:

    “师父师父,你快来看我找到了什么,一个小正太哎。”

    听到少女的呼声,一名身着棕褐色衣裤,披着一件黑色披风的中年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张手帕,擦拭着手上的血污。

    看着自家徒弟蹲在那里大呼小叫的毫无戒备的观察着还能有还手之力的敌人,皱了皱那足有两指宽的眉毛,语气有些无奈。

    “说了多少次,战斗完毕后,一定要确保每一个敌人都已经失去还手之力才能靠近,为什么你还是不注意?”

    “啊呀”少女语气娇憨,苦着小脸看向自家师父,“啊啊啊,师父别说了,我头要炸了都,就是一个可爱的小弟弟,怎么可能会攻击我对不对啊,小弟弟。”

    一边说着,少女低下头,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戳着正太那滑嫩的小脸,脸上露出痴汉般的笑容。

    “呸”

    话还没说完,少女就惨遭打脸,被尸体压得难以动弹的正太,挣扎着冲少女吐了一口口水,声音满是愤怒和仇恨。

    “魔鬼。”

    少女楞了一下,手指也在微微颤抖。

    “你.......“

    少女脸色恼怒,猛地站起身,抬起手中的弓弩朝着正太的头颅就是一阵狂暴。

    “啊啊啊,好气啊,你竟然吐我,气死我了。”

    “噗嗤噗嗤......”

    一阵急促的利器入肉的声音,正太那原本好看的小脸转眼间就被射的血肉模糊,再难看出人样。

    似乎还不解气,少女抬起脚,用那沾满血污的小皮靴狠狠地踹着小正太那残破的头颅。

    看着少女那残暴的样子,中年人丝毫不以为然,脸色的漠然的将擦拭完双手沾满血污的白手帕丢到地上,随后向外走去。

    “行了,安夏,别玩了,赶紧走吧,我们要抓紧时间去诺克镇,那里有人出了大价钱要我们去杀一个人,干完了这一票,我们就能去买点装备啥的了。”

    “哦哦”

    少女一边回应着师父,一边面带不爽的又朝正太的尸身补了几脚,这才连忙追着师父的背影跑去。

    “啊啊啊,师父,我的小白裙沾上血了!!!”

    “告诉过你了,不要穿,非不听,弄脏了怪谁?”

    “师~父~”

    “我不会帮你洗的。”

    “师父,师父师父师父~”

    “......”

    “下不为例。”

    “嘿嘿,就知道师父你最好了”

    夕阳下,师徒二人的背影越拉越长,而后消失在那巨大的落日里.......

    -------

    诺克镇诡异的陷入了平静之中,但在这平静之下,每个人都能感受到,诺克镇仿佛一个战争机器,高速运转起来,许多的身上血气冲天的新人在夜深人静时,悄然进入了这里。

    而对这一切,待在地下室里一心修行的哈尔斯一无所知,因为,他此时已经触碰到了那一道桎梏,是的,一年多来,哈尔斯时常会爆发那种暴食状态,然后吞食的大量的灵魂都化作了他修行的补品,本就很快的修行速度更是飙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短短一年多点他就已经达到了九十级,需要的,也只有最后的对武魂的感悟和一个新的魂环。

    地下室里

    诡异的寂静,本应黑暗无光的地下室里,此时却是一片莹莹绿芒,循着光芒看去,是一个浑身笼罩绿色火焰里的身穿长袍的哈尔斯。

    火焰,都是放荡不羁的,但这绿色的火焰却不一样,它在随着哈尔斯的呼吸,缓缓收缩又舒展着。

    哈尔斯腰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散发着莹莹绿光的灯笼,灯笼也被火焰包裹在其中。

    随着哈尔斯的呼吸越发急促,火焰也急速的抖动着,终于......

    “轰”

    一声作用在灵魂层次的一声闷响,火焰急剧收缩,化为一道火线被哈尔斯吸入腹中。

    “额啊啊啊啊~”

    哈尔斯身躯猛地绷紧,哈尔斯要起头,痛苦的哀嚎着,滚烫的火焰逐渐在体内散发开来带给了哈尔斯强烈的灼烧感,剧烈的疼痛不断地刺激着哈尔斯的灵魂,使得哈尔斯的意识,逐渐模糊。

    恍惚间,哈尔斯只觉得自己似乎又回到了那个被“父亲”百般折磨的时光。

    “父亲.......放过我......”

    ---------

    青树的驻地

    青树的成员皆是心知肚明,他们清楚,自家老大在计划着一起针对那个“暴徒”的战斗,但他们默契的没有宣扬这件几乎已经人尽皆知的事情,尽最大努力的保持着对那个暴徒的信息封锁,只不过今天,青树来了两位奇怪的客人.....

    “你就是道格夫阁下吧,很荣幸今天把您和您的高徒邀请到这里来,我们还需要等待时机,所以,如果你和高徒如果想要逛一逛这里,我可以派人带着.......”青树首领笑着对道格夫和一旁东张西望的安夏说道。

    “不需要。”道格夫面色冷酷淡漠,没等青树说完,道格夫就出声打断了他的话语,然后不耐烦地道:“我们自己会做的,你只需要到杀人的时候,喊我们就好了。”

    话语被打断,青树首领顿了一下,而后继续笑着说道:“好好好,一切但凭您的意愿。”

    “恩”

    道格夫点点头,转身离去。

    “安夏,我们走。”

    “哦哦,好嘞师父。”还在左顾右盼的安夏听到师父的招呼,连忙跟在其后离去,侧头贴向道格夫。似乎说着什么。

    看着离去的师徒二人组,青树嘴角弯起一丝莫名的弧度。

    “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