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尽管被三人的气息锁定着,哈尔斯仍然没有感觉到半分压力,反而是腹中的饥饿感在催促着他快点去吃点面前的三个甜点。

    “嗬嗬嗬”

    看着面色严肃的三人,哈尔斯身躯微微的佝偻着,但尽管如此也足有一米八高。

    双手毫不用力,任由它们无力的向下垂着,指尖上还缓缓热向下滴着几滴几乎已经冷却的血液。

    微微抬起头,哈尔斯的嘴角几乎咧到耳边,一丝癫狂的笑意自面上浮现,看的三位首领不约而同的心生寒意。

    三人对视一眼,青树首领用眼神向其余二人传达着自己的意思。

    “不能等了,先上!!!”

    达成默契,三人衣衫鼓动,庞大的气势凶狠的压向孤身一人的哈尔斯,同时速度暴涨,向哈尔斯冲去。

    看着场面上的三位首领和浑身笼罩在长袍里,面露一丝残忍癫狂微笑的哈尔斯,竟有些勇者斗恶龙的感觉。

    看着越来越近的三人,哈尔斯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阴冷与无情。

    眼皮微微耷拉,似乎是在表达着自己对三人的轻视和不屑。

    一抹黑色雾气徐徐的在身后弥漫而开,逐渐向三人笼罩过去。

    看着弥漫而来的雾气,三人皆是放缓了脚步,小心翼翼的用魂力护住了口鼻,提防着这一切。

    看着三人的行为,哈尔斯也不得不承认,出身诺克镇这个混乱之地的三人在谨慎这一点上确实比一般的魂师要强得多,但,哈尔斯嘴角流出一丝冷冷的笑意,但这些行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毫无意义!!

    看着视野受限的三人如无头苍蝇般乱窜,哈尔斯冷冷一笑,身形虚化,隐入黑雾中消失不见,连绵不绝的愉悦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该怎样进行这场愉悦的折磨呢......”

    -----------

    黑雾外,全副武装的师徒俩跟随着青树的二首领匆匆赶来,却只看到这笼罩了酒馆及周边数百米的黑雾。

    感受着黑雾传来的阵阵压迫感,道格夫脸色凝重,这次的任务目标绝对是自己所遇到的最强的存在。

    深深吸了口气,道格夫的脸色仍旧沉重但眼中却是带上了一丝火热,舔了舔嘴唇,道格夫直视着黑雾,向一旁好奇的观望着黑雾的安夏说道:“安夏!”

    “啊?”安夏一脸懵逼的转头看向自家师傅,“咋了师傅?”

    “呼”

    道格夫喘息有些沉重,滚烫的鼻息不断翻滚而出:“做好准备,接下来,很有可能需要你的帮助,这浓雾里有着浓浓的死亡的气息,让我感到一丝熟悉的感觉........”

    沉吟片刻,道格夫摇摇头,否定到:“不可能,那个人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不管了”

    道格夫不再去细想,径直走进了黑雾中,身影隐去。

    “跟上,安夏,速战速决!”

    “唉唉,好来师父!”安夏活跃的蹦跳着跟随师父的脚步随后也走入了黑雾之中。

    看着已经消失的二人,青树二首领脸上有些担忧,纠结半晌,他还是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去,他心中坚定,待自己带队去完成大哥布置的任务后,自己就火速赶过来支援大哥,自己不能让大哥独自面对着这强敌,脑中回想着自己初到诺克镇时,那落魄的样子,以及大哥那不遗余力的帮助,青树二首领面色坚定。

    “你真心待我,我当以一生为报.......”

    -------

    进入黑雾中,道格夫感受着无时无刻不在意图入侵自己的身体,这是一种阴冷死寂的气息,道格夫抬起右手,想要尝试伸手抓住这飘渺不定的黑雾,却是徒做无劳之功。

    放下手,道格夫放弃了这徒劳的行为,警惕的的感知着周围的环境。

    “师,师父.......”安夏有些颤抖的声音从道格夫身后传来。

    道格夫一愣,随即脸色大变,慌忙转身冲向了安夏,抬手按在了安夏的肩膀之上,一股股精纯的魂力源源不断的进入安夏体内,帮助她阻挡着黑雾的入侵。

    看着安夏血红的左眼,道格夫声音凝重但却没有一丝慌乱。

    “静心,安夏,不要让黑暗同化你。”

    听到耳边师父浑厚的声音,安夏只觉得心里的慌乱渐渐平息,眼中的血色也缓缓褪去。

    “我没事了,师父。”安夏面色显得有些虚弱。

    看着安夏虚弱的样子,道格夫冷峻的脸上有些担忧和心疼:“怎么样,要不要出去休息一下,我自己也没事的。”

    摇摇头,安夏的俏脸上满是倔强:“不,我要和师父一起。”

    看着安夏眼神里的倔强,道格夫轻叹一声,转身继续走着,只不过这次,他那宽厚温暖的手心里包着一只小小的冰凉的拳头。

    感受着师父掌心那火热的温度,安夏那有些苍白的小脸上一双星眸弯成了两湾月牙。

    “真好........”安夏低着头,声音微不可闻。

    “你说什么?”

    隐约听到身后安夏的声音,道格夫回过头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安夏抬起头,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道格夫用空着的右手摸了摸头,满脸问号的转了过去,继续探索着。

    -----------

    “呼,呼,呼.........”

    一阵急促的剧烈的喘息声,壮汉单膝跪倒在地,眼中满是怒火。

    壮汉瘫软在地的右腿赫然已经变成干枯萎缩的样子。

    那坚硬的巨大的头颅上也有着数不清的密密麻麻的伤痕。

    “啊啊啊啊啊!”

    壮汉愤怒的仰天怒吼着,随后愤怒的环视着四周。

    “滚出来,来和我一对一面对面战斗啊,偷袭算什么好汉!啊,滚出来啊!”

    壮汉在怒吼,一旁的青树首领和瞠目首领则是警惕的背靠着背,观察着即将到来的袭击,但就刚刚而言,那个暴徒似乎一直将目标放在了饆饠首领身上。

    似乎是在回应壮汉的怒吼,三人身边的黑雾一阵涌动,一声嘶哑低沉的低笑,从四面八方传来。

    “磔磔磔,真是有趣,但可惜,这对你来说是战斗,但对我来说,这只是一场游戏......

    现在,你准备好迎接下一关的到来了吗?”

    --------------

    黑雾中,道格夫拉着安夏,继续小心翼翼的探寻着。

    “额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不远处的黑雾中传来,道格夫脸色一整,急忙将安夏拉到身边,小心翼翼的往惨叫传来的方向摸去。

    “小心一点,我们过去看看。”

    “嗯。”

    很奇怪,明明听起来足足有上百米的距离,道格夫师徒却只是走了不到十步便来到了事发地,眼前的一幕令得道格夫这个身经百战的汉子有些毛骨悚然,心中的不安也愈发浓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