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五十一章 图穷,匕断
    思索片刻,道格夫还是下定决心前去查看。

    握着安夏的手微微用力,道格夫面色肃然,声音也不由得放低:“走,我们过去看看。”

    安夏没有出声,只是安静的任道格夫拉着手走着。

    小心翼翼的走到距离尸体只有两步远的地方,道格夫终于可以一窥全貌了。

    看到尸体后,道格夫微微松了口气,这与他记忆里场景并不一样。

    尸体已经看不出到底是多少岁的人了,但能依稀看出左臂上有残疾。

    尸体有些干枯,看起来所有水分都已经流失,但是很奇怪,尸体的眼眸还是饱满圆润的,只是看上去有些混浊无光。

    粗略一看,道格夫并没有在尸体表面找到什么显眼的伤口,但当道格夫拉着安夏想要靠近仔细检查一番的时候,尸体却是突然颤抖起来。

    “退开一点。”

    道格夫伸出手臂护住安夏,稍稍退后几步浑身魂力也奔腾起来,含而不发。牵着安夏的手也放开,两把约莫五寸左右的黑色哑光匕首出现在手里,左手反握横在胸前,右手反握放于腰间。

    所幸,尸体并没有如情报一般暴起,变成傀儡般的存在,只是在不停的发出“窸窣”的声音。

    “窸窸窣窣”

    尸体皮肤下似乎有什么活物存在,皮肤不断地耸动着,一些密密麻麻的大约半个手指大的凸起,不断地向心脏处聚拢着。

    “吱”

    似乎干枯的皮肤并不能承受这庞大的压力,在发出一阵牙酸的吱吱声后终于是猛地爆裂开来。

    “啪”

    随着皮肤裂开,无数的惨绿色染着血色的小蜘蛛从尸体胸口钻了出来,却是并没有四散而去,而是抱作一团,化作一颗长着许多枝丫的惨绿色的“小树”。

    道格夫和安夏脸色凝重,神情也有些严肃,这是他们见过的最诡异的死亡方式,与之相比,他们曾经的猎杀似乎不值一提,虽然这些“小蜘蛛”在化作小树后再也没有动作,但道格夫还是谨慎的没有靠近,只是远远地观察着。

    安夏并不是那种没有经历过风雨的温室花朵,短暂的惊诧后,安夏便是冷静的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安夏的武魂是两把手弩,左弩是深邃的黑色,右弩则是圣洁的银白色。

    魂力涌动,一黑一白两根弩箭突兀的出现在两把手弩之上。

    就在二人的警惕之中,“小树”终于“不负众望”出现了一些动静。

    只见“小树”的树冠缓缓舒展延伸,似乎与这黑雾连接在了一起,肉眼可见的,一股股淡淡的莹绿色的物质缓缓脱离树冠融入黑雾中,不见了踪影。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待当物质融入黑雾后,道格夫只觉得黑雾带给他的压迫感愈发强烈了。

    心中愈发不安,道格夫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但本着契约精神,还是坚持着继续寻找着目标。

    ---------

    画面一转,在“游戏场”的中心,壮汉已经倒下了。

    但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哪怕倒下,气息全无,浑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伤口,壮汉的脸上却依旧带着一丝略显癫狂的微笑,就好像......灵魂被污染了一般.......

    看着饆饠首领倒下,青树和瞠目的首领更是如临大敌。

    对方的第一个玩物已经倒下,那接下来,他的玩物必定会从自己二人里选择一个。

    对视一眼,二人的眼神都已不是那么纯粹,似乎隐藏着什么心思。

    那对二人来说如梦魇一般的声音却又是响起:

    “呵呵呵,接下来,我要选择哪一个呢?”

    黑雾中似乎有一道冰冷刺骨的如刀般的视线不断的在二人身上扫来扫去,令得二人汗毛直立。

    “我决定了”似乎看出了二人的心思,那重重叠叠的声音饱含着一丝恶趣味,愉悦的说道,“那么,接下来的的项目是决斗,输的那一方有奖励哦........”

    “奖励是........与我战斗哦......呵呵呵”

    嘶哑的声音渐渐淡去,二人间的气氛却是有些紧张肃然起来。

    青树首领皱了皱眉,眼神复杂的看向瞠目首领,出声劝到:“瞠目老大,你可千万不要上当,这只是他用来分化离间我们的方法,只要我们抱团,他就一定不可能战胜我们,我的援军马上就到,届时就是我们干掉他的时候。”

    但,白发老头的状态似乎不太对劲。

    此时的他一直低着头看着地面,声音也有些压抑:“不,不可能的,我们不可能战胜他的,你难道没有看到吗”

    老头猛地抬起头来,双眼血红一片,脸上肌肉不住的在颤抖,一丝口水顺着嘴角地落在地:“不,不,不,我们不可能赢得,在他眼里,这只是一场游戏,只是一场无关紧要的游戏,我们,我们每一个人,都只是他用来取乐的棋子。”

    青树首领皱眉,随即隐蔽的把手背到身后,魂力奔涌,小心的提防着瞠目首领的举动:“你被污染了,瞠目老大,清醒过来!”

    “不”瞠目老大脸色癫狂,听到青树首领的话后,脸色狰狞,愤怒的吼叫着:“不,我很清醒,我无比的清醒,真正糊涂的是你,小子,老夫年纪大了,只想过个好晚年,对不起了小子”

    瞠目首领颤抖着手挥舞着手中的蛇杖,一股浓郁的碧绿色毒雾向青树首领奔涌而来:“对不起了小子,只能,麻烦你,去死了!!!!!”

    老头彻底陷入了癫狂,胡乱的挥舞着蛇杖,竟然连魂技都不使用。

    看着癫狂的瞠目首领,青树首领叹了口气,摇摇了头,无奈的看向瞠目首领:

    “唉,听我的,不好吗?”

    轰!!

    一股庞然的气势轰然乍起,连身周的黑雾都被吹散了些许。

    魂力涌动,一阵刺眼的电光从青树首领手臂上爆发而出,同时,一声鸟鸣声也随之响起。

    “雷凰!!!”

    眨眼间,青树首领化作一团刺眼的电芒划破了空间,直冲瞠目首领而去。

    轰!!!!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冲天的尘雾遮挡了这块场地。

    片刻,烟消云散。

    瞠目首领此时好像突然恢复了神志,他眼神里满是难以置信,面色复杂的看着青树首领。

    “你........”

    面无表情的将手臂从瞠目首领胸口抽出,冷漠的甩了甩鲜血。

    “噗通”

    老者身躯无力的倒下,砸起一片尘土。

    “都说了,听我的,不好吗?”

    却是已经没有人回答了。

    擦拭着手臂上的鲜血,青树首领此时也不再伪装,眼神里蕴藏着一丝傲意。

    “阁下,我已经胜出了,希望你能遵守诺言,不然.......”

    “嘻嘻嘻嘿嘿嘿。”

    哈尔斯癫狂的笑声响起,似乎在嘲笑着谁。

    “你是在威胁我吗,太天真了啊.......”

    听闻,青树首领脸色阴沉下去,身上也有着散发着强大威视的电弧闪烁着:“看来阁下,是不准备遵守诺言了。”

    “嘻嘻嘻,是你的实力给了你和我这么说话的资本吗,看来你还说没有明白啊......”

    明白什么?这个疑问在青树首领脑中一闪而过,没等细想,却是突然感到胸口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

    哈尔斯那标志般的低沉嘶哑的声音在其脑后徐徐响起。

    “这里,是我的游乐场啊.....”

    声落,魂消......

    “噗嗤”

    又一颗心脏在哈尔斯手中化为了肉糜。

    “艹”感受着渐渐黑暗的视野,青树首领心中却仍有无数的吐槽想要说出。

    “原来,这是领域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