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五十二章 故人见
    两分钟前,一道剧烈的雷光在不远处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道格夫师徒对视一眼,暗自提起警惕,向那里跑去,但诡异的是,明明刚刚的雷光近在咫尺,师徒俩却足足跑了又两分钟才到达了雷光爆发的地点,但眼前的一幕却是让道格夫心头暗骂。

    地上三具一动不动的尸体,应该就是雇佣自己二人前来的三位首领,而那站立在尸体旁身形微微有些佝偻的黑袍背影,却是不由得与他回忆里的那道身影逐渐重合。

    或许道格夫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在微微颤抖。

    “.......看来我来晚了.......”

    听着身后的声音,哈尔斯兜帽下的嘴角微微上扬,一丝莫名的微笑浮现在那张苍白的脸上,缓缓转身,那嘶哑低沉如恶魔的低语般的声音缓缓响起。

    “好久不见了,道格夫......”

    看着那个黑袍人缓缓抬起头后露出的半脸疤痕,半脸光洁的面庞,道格夫的身体不住地战栗着,声音也仿佛在压抑着什么。

    “.......哈尔斯.......”

    道格夫咬牙切齿的将这个他一辈子的名字从牙缝里挤出,一股浓郁的恨意和畏惧弥漫在心头。

    哈尔斯脸上笑意不减,依旧是挂着那莫名的笑容,诡笑着看向眼前这个中年汉子和身旁的小姑娘。

    “怎么,这就是道格夫你从武魂殿叛逃后找的新相好吗?磔磔磔,可是真够无情的啊.......”

    师父......武魂殿.......安夏没有出声,只是脑海里有些好奇师父的过去,毕竟自己从来没有问过,师父也从未说过.....

    看到哈尔斯将目光转向安夏,道格夫满脸警惕,而后小幅度的向右跨出一步,阻挡着哈尔斯的视线。

    “你想干嘛?”

    道格夫语气可以算得上十分恶劣了。

    哈尔斯眉头微皱,但随即又缓缓舒展,只是笑容不在。

    脸色阴冷的看着道格夫,一抹微弱的绿焰在眼中燃起,一丝强大的威压悄然释放而出。

    “真是可惜,道格夫,你曾经是我最为看好的队员,也是我最为看重的队员,但我怎样也没想到,你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叛出武魂殿,太让我失望了.......”

    听着哈尔斯淡淡的话语,道格夫再也忍耐不住心头的愤怒,这一刻,他对哈尔斯的愤怒已经压过了对哈尔斯的畏惧。

    道格夫情绪有些失控,他激动地向前跨出一步,面庞涨的通红。

    “为什么,为什么你当年要下令杀了平雅,她只是受了轻伤,任务已经快结束了,为什么不能让其他人带着她一起走?”

    哈尔斯眉头紧皱,眼中闪过一丝不悦。

    “看来你完全忘记了我当年对你们的要求,任何人在有可能干扰到任务和武魂殿利益的时候,全部予以清除,你忘记了吗?”

    “狗屁要求。”道格夫不复之前冷静的样子,魂力奔涌,黄黄紫紫紫黑黑黑八个魂环出现在身后,最后一个魂环甚至已经有些淡淡的红色。

    魂环闪烁,一抹青芒出现在匕首之上,同时,双腿也完全变成了羊腿的模样。

    道格夫那磅礴的魂力在双腿处,如火山喷发般喷涌而出,整个人化作一道棕芒袭向哈尔斯,一双匕首划着诡秘莫测的弧度阴险的向哈尔斯要害处划去。

    见状,哈尔斯微微低头,兜帽的阴影遮挡住了苍白的面庞,声音却是比往常还要低沉,但又似乎隐藏了一丝怒意。

    “看来,你已经忘记了,是谁指导的你的战斗技巧了啊。”

    没有化成黑雾,哈尔斯如闪电般向后退开半步险之又险的闪过了划向自己喉咙的匕首,接着,一把墨绿色的钩子出现在了右手掌心之中,迅如闪电般的从下划向道格夫右侧的脖颈。

    该死!

    道格夫瞳孔骤然紧缩,眼中仿佛只有那划向脖颈的钩子。

    该死,速度太快了,躲不开!

    危急时刻,道格夫咬了咬牙,魂力急速的变换运行的路线,一股魂力从肩膀处向前喷出,目标正是哈尔斯的脸。

    “呵”

    哈尔斯嘴角微微上扬,轻松地向后仰去,躲过了这近在咫尺的冲击,但同时,哈尔斯划向道格夫的一钩也不得不收了回去。

    “砰”

    强大的冲力将道格夫迅速的推离了哈尔斯的攻击范围,却也令他狠狠地摔倒在地。

    看着哈尔斯后仰的动作,道格夫面露喜色,开口暴喝到:

    “就是现在,安夏!!!”

    “哈!”

    一声娇喝从不远处响起,一直站在远处无从插手的安夏,不知何时已经将手弩举到了胸前,在听到师父的暴喝声时,身后的第四魂环闪烁,一股暴戾但又柔和的魂力迅速作用在了两把手弩之上。

    “飒飒飒~”

    一连串的破空声响起,无数的黑白两色的弩箭从手弩上暴射而出,目标直指哈尔斯的腰间。

    哈尔斯强大的感知力令他在弩箭射出的那一刹那就已经感受到了腰间传来的一丝刺痛,仿佛那由区区四环魂师射出来的箭矢会伤害到自己。

    虽然已经感知到,但哈尔斯却是没有一丝的慌乱,临危不乱的扭动着身躯挥舞着钩锁,躲避格挡着如暴雨般袭来的箭矢。

    不知为何,哈尔斯竟然没有使用任何魂技,只是纯粹的凭着身体素质和战斗技巧在进行“战斗”。

    这一阵箭雨足足持续了三四十秒,但道格夫的脸色却是逐渐变得阴沉。

    感受着体内魂力的枯竭,安夏气喘吁吁的停下了手中的射击。

    用握着银白色弓弩的右手手背擦了擦额头的香汗,俊俏的小脸上却是有些凝重。她很清楚,自己的这一阵射击似乎一发也未曾命中目标。

    “飒”

    以一个及其怪异的姿势躲掉了最后一根箭矢,哈尔斯身躯有些微微僵硬,但只是片刻,哈尔斯就已经恢复,而后缓缓站直了身体。

    看到哈尔斯站直身体,早已站起的道格夫脸色更是有些紧张,同时似乎还有些畏惧,那被他埋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此时又浮现了出来,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他哈尔斯的强大。

    没有去看不远处警惕的望着自己的二人,哈尔斯脸色复杂的低下头看着腰间,那里,赫然出现了一道细小的伤口,一丝蕴含着点点绿芒的血液正缓缓的向外渗出,那从未破损的墨绿色长袍,此时在腰间的部位也出现了一条细小的豁口。

    感受着伤口传来的一丝火燎般的疼痛,哈尔斯表情复杂。

    不是因为疼痛,再剧烈的疼痛对他来说,也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刺激,甚至连刺激都谈不上,真正令他感到惊讶和好奇的,则是另外的原因。

    哈尔斯很确定,在刚刚的箭雨中,自己并没有感知到那一道箭矢,就好像,它将自己释放出来的那一丝灵魂感知给吞噬了。

    哈尔斯看向安夏的眼神里带着浓郁的好奇和探知欲,那一抹绿色的魂焰再次熊熊燃烧了起来。

    嘶哑的声音仿佛在宣告着什么气氛也变得愈发紧张起来了。

    “恭喜你,你勾起了我的,欲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