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五十三章 故人亡
    听到哈尔斯嘶哑低沉的声音,道格夫瞳孔一缩,面色也变得有些惊惧慌张,再也不复之前的平静。

    “跑,快跑!”

    听到师父的喝声,安夏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迅速的向远方跑去,只是眼中溢满了泪水。

    看着安夏头也不回的逃离了自己的视野,道格夫竟然松了口气,但接着又面色凝重的看向站在那里沉默不语的哈尔斯,缓缓挺直了脊背,体内魂力也愈发躁动,手中匕首微动,一股骇人锋芒也犹如毒蛇的舌头般吞吐不定。

    看到道格夫的行为,哈尔斯脸上似笑非笑,嘴角微微翘起,一声似乎是嘲讽的话语,脱口而出。

    “你真的以为,她能从我的追杀中活下去?”

    道格夫面色坚毅,也不做回答,只是抬起双手摆出一个进攻的姿态,身后魂环接连闪动,一个又一个的buff被他加持在这两把匕首之上,原本哑光的匕首此时也在熠熠生辉,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寒芒。

    “我不会让你有机会去追她的!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呵呵”哈尔斯微微低头,竭力将那嘴角的不屑隐藏在阴影之下。

    “是什么给了你这样说的胆气,是你已经忘记了我的恐怖?还是叛逃的这些年的经历让你骄傲自大起来了?”

    话音未落,哈尔斯一个闪身瞬间出现在了道格夫身后,身后也终于出现了魂环,那惊人的魂环配比,以及那更加骇人的散发着血色光芒的第八魂环只在刹那就吸引了道格夫的注意,让其惊骇不已的同时,心中的绝望也是愈发浓烈。

    但眨眼间,道格夫就意识到了哈尔斯这番所作所为的目的。

    “该死.........”

    道格夫咬牙切齿,面色狰狞,没有回头,只是迅速的将右手中的匕首反手穿过左腋下刺向背后。

    “铛”

    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一股惊人的巨力顺着匕首作用在道格夫身躯之上。

    “咔”

    一声轻微的咔嚓声与道格夫手腕处响起。

    道格夫脸色愈发难看,他知道,自己的手腕,已经承受不住压力骨裂了。

    自己的身体素质根本不可能和面前“曾经的队长”相比,当他还是四环的时候,那一身巨力就可以媲美甚至超越当时身为六十级敏攻系战魂师的自己,而现在,同为八环,自己也同样无法与他相比。

    一击未果,哈尔斯终于展现出了他自身强大的格斗技巧,辅以第一魂技,源源不断的魂质强化着哈尔斯如海潮般连绵不绝的一下又一下的攻击。

    身形虚化,此刻的哈尔斯并不像是一个强攻系魂师,反而更像是一个敏攻系的刺客,在一击之后,火速的化为黑雾隐入周围的环境之中,观察着道格夫的破绽,寻找着下一击的机会。

    另一边,道格夫气息微微有些急促,短短的半分钟内,他格挡了哈尔斯数十下的攻击,却仍有些许攻击自己未能格挡成功,顺利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眼睛仍然直视着哈尔斯的位置,嘴角却是有些抽搐,眼角余光瞥向自己肩膀处,一道鲜红的血流缓缓流下,道格夫能清楚的感知到,一道半指深,三寸长的伤口豁然出现在自己的后背上。

    心脏有些不正常的抽搐着,道格夫脸色有些苍白,在他的感知里,似乎有着一股莫名的物质在顺着伤口如跗骨之蛆的不断的钻入自己的体内。

    是毒,还是那种蜘蛛......

    道格夫不由得有些烦躁,手中姿势也是开始变形。

    “噗嗤”

    一柄墨绿色的钩锁划破虚空,挥向道格夫的头颅。

    慌忙之中,道格夫仓促的抬起双手想要架住这夺命的一击,但钩锁却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微微晃动了一下,轻巧的穿过了道格夫的格挡,狠狠地划在了道格夫的头颅之上。

    当钩子划伤道格夫的一刹那,一股奇异的波动从钩子之上传出,刺痛着道格夫的脑海。这个坚毅的汉子,终于忍不住痛呼出声。

    “啊!!”

    瞬间,道格夫的左眼的视野就已经一片血红。

    看着捂住左眼痛苦哀嚎的道格夫,哈尔斯有些失望,摇了摇头,声音有些遗憾和不满。

    “这就是你这几年的成长吗,如果只有这样,那这场游戏可以结束了,但别急,我会将你的弟子也带回来,让她陪伴着你,一起迎接新生。”

    “不!!!”

    道格夫将左手放下,面色狰狞,眼中却是有些恐慌。曾经的一幕幕再次从记忆深处浮现出来,那是的痛苦和遗憾也在不断的冲击着道格夫已经千疮百孔的灵魂。

    “不,我决不允许.......”

    庞大魂力化作无形的火焰在道格夫身体上升腾着,道格夫那如恶鬼般染着血色的面庞一阵扭曲,身后的第七魂环也终于绽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光芒散去,一柄巨大的双头匕首出现在空中,散发着惊人的威压。

    “我决不允许,你再夺走,我的一切啊!!!”

    黄黄紫紫紫黑黑黑八个魂环依次出现在匕首身后,散发着最后的光辉。

    “啪,啪,啪........”

    一声又一声清脆的破碎声响起,半空中的魂环在释放了自己最后的光辉后,逐渐暗淡,而后碎裂,化为一股强大的魂力渡入了下一个魂环之中,周而复始,最终,七个魂环全部都化为了精纯的魂力,进入了最后的第八魂环。

    随着魂力的注入原本就有些渲染着些许红色的正在逐渐将红色渲染到魂环的整体。

    哈尔斯没有动作,只是这么默然的仰望着,没有出声,也没有干扰。

    终于,所有的魂力都已经进入了第八魂环,但令人惋惜的是,尽管已经变得通体血红,这枚仅剩的魂环却并没有出现那道花纹,看起来有些残缺。

    “虽然没有完全进化完成,但是,这股力量已经足以夺取你的性命了.......队长.......你会为你的骄傲自大付出代价的。”

    第八魂环闪烁,那一柄双头匕首缓缓扬起,锁定住了在地面上默默观望的哈尔斯。

    “啪”

    第八魂环也已经破碎,那把匕首就仿佛一个黑洞,吸引吞噬着周围的光线,甚至连黑雾都被吸引着靠近道格夫的武魂真身。

    感受着体内的力量的暴增,一声暴喝响彻在天地之间。

    “见识一下,我,付出一切的绝唱吧!!!!”

    话音未落,天空中的那把双头匕首划破了天空,直直的刺向了地面上的哈尔斯。

    没有声音,仿佛天地间的所有声音都已被这把巨大的匕首所吞噬,他带起的强烈的风浪愤怒的将哈尔斯的长袍吹得乎乎作响,不断的向后飘动着。

    没再低头,哈尔斯的兜帽不知何时已经被吹下,那诡异的面庞上是复杂的表情,眼中的魂焰跳动,似乎有些欣慰。

    轻轻的甩了甩手,一股更加庞大气势从哈尔斯身上冲天而起,身后的第七魂环也释放出了耀眼的光芒,半个呼吸间,哈尔斯本就挺拔的身躯再次暴涨,眨眼间,便已冲到了接近三米,同时,一身神秘且诡异的长袍也出现在他的身上。

    “绝唱吗,既然如此,那我就,稍稍认真一点吧.......”

    “轰”

    惨绿色的火焰在哈尔斯的身上剧烈燃烧着,已经华为惨绿色骨骼的头颅上竟能看出一丝嘲笑的表情,缓缓抬起双手,似慢实快的精准的夹住了那从天而降的巨大匕首。

    “翁......”

    一声悠远深邃的翁鸣声从哈尔斯的两掌间传出,震得黑雾也是一阵剧烈的翻涌。

    许久,一切都恢复了平静,火焰散去,哈尔斯从武魂真身恢复了本体。

    抬手将兜帽带上,将面庞再次隐入阴影之中,哈尔斯看向了地面上那道以及奄奄一息的声音,心情有些复杂。

    道格夫眼中似有泪水混杂着血液滚落,他面带哀求的看着哈尔斯,声音微弱且颤抖。

    “求求你,放过安夏,队长,求求你.......”

    看着自己当年最看好的队员此时这凄惨的模样,哈尔斯面无表情,但心中却是有些五味杂陈。

    一抹魂焰自哈尔斯右手手指上燃起脱落,轻飘飘的落到气息微弱的道格夫身上,然后,火光大作!

    “再见了,道格夫......”

    -------

    一片雪原之上,一个橙色的小点在快速移动着。

    心里突然一痛,正在快速奔跑的安夏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摔倒在雪原上,洁白的雪将她的橙发也变得一片苍白。

    缓缓起身,安夏看着诺克镇的方向,愣愣的瘫坐着,一抹清泪划过了安夏那吹弹可破却一片惨白的小脸。

    “师父.....”安夏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低声的呢喃着,“师父.......”

    “师父!!!!!!”

    凄厉的哭声响彻在雪原的天空之上,没有惊鸟,也没有虫鸣,天地之间,徒留一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