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五十八章 我来了,没有迟到!!
    身后空间裂隙缓缓合拢,最后一丝外界的光明也已经消失,此时哈尔斯的眼中只有一条散发着奇异光芒的看不到出口的狭小的通道。

    通道有三米高,但却只有不到两米宽,稍稍伸手,哈尔斯便能触碰到墙壁。凝神看去,明明近在咫尺的边际就在眼前,但似乎又在遥远的天边。

    通道的墙壁像是无尽星空,分布着不少闪烁着微光的星星,或耀眼,或黯淡,细细看去,尽有一丝莫名的美感,但此时通道其中这个唯一的人类,哈尔斯,却并没有心情去观赏这难得一见的美景。

    哈尔斯心中有些茫然,看着似乎没有尽头的通道,心中暗暗着急,到底怎样才能过去?

    通道里一片寂静,只有着哈尔斯那强劲有力的心跳声不断地响着,握着魂引之灯的左手,青筋暴起,不停的在颤抖着。

    哈尔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竭尽全力的在寻找着出去的办法。

    “跑!哈尔斯,快跑,不要停下来!”

    一道稚嫩甜美的童声自哈尔斯脑中突兀的响起。

    哈尔斯一愣,但下一秒随即全力奔跑起来,两侧“星空”也不断地向后飞去。

    那道声音是哈尔斯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的,因为,这道声音的主人,正是在童年时,撬开他那紧锁的心扉的声音,是他活着的寄托,也是在等待着自己的那个人.......

    “还不够,哈尔斯,快跑,快!!”

    尽管哈尔斯已经在全力奔跑,但脑海深处的那道声音却认为停歇,语气也是变得焦虑和害怕。

    “哈尔斯,救救我.......”这带着一丝哭腔的声音终于击溃了哈尔斯仅存的理智。

    体内魂力、灵魂之力还有那死亡之力皆是不安地躁动着,一种全新的能量出现在了哈尔斯体内,无序的乱窜着,一抹鲜血赫然出现在了哈尔斯惨白的嘴角。

    “啊啊啊!!!!”

    一声饱含着愤怒不甘与暴戾的尖嚎自哈尔斯口中喊出,兜帽也已经不知何时悄然滑落,一头掺杂着些许斑白的惨绿色长发在脑后尽情的飘荡着,眼中的双瞳已然消失,那燃烧着欲望的惨绿色混杂着幽蓝色的魂焰此时再次出现在哈尔斯那一双空洞的眼眶之中,随着哈尔斯的怒吼燃烧的愈发剧烈。

    暴戾阴冷的能量的在哈尔斯体内不断暴走乱窜着,却突然好像决堤的大坝找到了宣泄的出口,疯狂的涌入了哈尔斯的右肩处。

    随着能量的不停涌入,哈尔斯右肩处那一块肩胛骨处却多出了一块奇形怪状的骨骼。

    “吱,吱......”

    吸收了大量能量的骨骼迅速的膨胀着,终于,破皮而出!!

    “啊啊啊”

    一丝发自灵魂的疼痛不停的折磨着哈尔斯那强大的灵魂,眼中魂焰也是窜起半米高的冲天火焰。

    尽管遭受着非人的疼痛,但哈尔斯却人没有停下奔跑的脚步,反而借助体内那股暴戾的能量,再一次提高了速度......

    眼中魂焰全力运转,哈尔斯那庞大但却浑浊的灵魂不停的在浓缩,膨胀着,每一个循环都有着一丝灵魂被切割出去,送入了背后的那一块刚刚出现的骨头。

    哈尔斯奔跑着的身躯微微颤抖,一抹鲜红中却带了点绿芒的血蛇自哈尔斯口比中蜿蜒而下,却又在滴落在半空中的一瞬间消失不见,似乎被每个神秘的存在给吸收吞噬了进去。

    终于,一丝诡异的满足感从哈尔斯背后那块骨骼传来,随即,又是一阵剜心般的疼痛从背后传来。

    “噗!”

    身后陡然传来一阵拍打声,哈尔斯速度再次暴增,两侧星光都已化为一条条模糊的光线。

    一张残破的,有着无数缺口的龙翼出现在了哈尔斯背后,灵活的扇动着,使得哈尔斯的速度越来越快......

    龙翼只有一张,看起来很是残破,只是由一副完整的骨骼和和骨骼间破损的皮膜组成,随着魂力的不断涌入,一股死寂绝望的气息缓缓释放着......

    没有去关注身后的这张龙翼,只残存着些许理智的哈尔斯依旧在埋头加速冲刺着,对此外的一切,漠不关心。

    终于,不知道跑了多久,一丝光亮终于出现在了不远处,那里,是通道的尽头!!!

    看着那一丝光亮,哈尔斯面上终于又浮现出了一丝僵硬的笑意。

    “终于,要到了吗.......”

    稚嫩的童声再次在哈尔斯脑海深处响起,却是听起来多了一丝欣喜和如释重负,少了那一丝哭腔。

    “谢谢你,哈尔斯.......”

    没有做声,哈尔斯依旧全速的向出口跑去,嘴角,却是漾起一丝温暖柔和的笑意。

    不,是我该谢谢你........

    --------

    比比东皱着眉看着身前那个衣衫华贵的身影,眉头紧锁,一张俏脸上阴霾密布,贝齿轻咬红唇,犹豫再三还是出声说道:

    “老,老师,只是一个第七魂环,没必要劳烦您的,我自己就可以的。”

    听到身后的女声,走在前方的千寻疾回过头了,眼神却是有些火热的的在比比东的胸前和俏脸上扫来扫去。

    故作优雅,千寻疾背着手,一副德高望着的样子,语气也是有些小暧昧:

    “唉,本座这不是关心你嘛,正好,我们师徒俩,也好久没有一起聊聊天了,想你以前还是个小女孩,那时候的你啊,天天缠着本座,要本座带你玩,还真是可爱.......”

    似乎想到了比比东小时候的样子,千寻疾眼中不由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欲望,脸上也是莫名的笑着。

    “是嘛。”比比东似乎感受到了千寻疾那火热的目光,眼中闪过一丝不喜和担忧,不禁抬手拉了拉两边的外衣,将胸前的美妙尽数遮挡,“我倒是不记得小时候有一直粘着您。”

    察觉到比比东的那一点小动作,千寻疾隐晦的一笑,随即又转过身去,继续走着。

    “哦,也许是你那时候太小了吧,本座这么多年可是一直盼着你早些长大呢......”

    听到千寻疾的话语,比比东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恶寒,心底也是稍稍有些紧张,但比比东伸手摸了摸右手腕上带着的一串精美的有着许多奇异花纹符号的乳白色手链,心底的忧虑到是缓解了些许。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在思索着什么的比比东突然一头撞在了前方突然停下的千寻疾后背,一股莫名其妙的反冲力狠狠地打在了比比东的额头上。

    “哎呦。”

    比比东踉跄的退后几步,皱着眉伸手揉着额头撞到的地方。

    听到后面的痛呼声,千寻疾嘴角微微上翘,弯起一丝玩味的弧度,一边悄然撤去了自己体表的魂力。

    故作惊讶的转身,一脸“心疼”和“歉意”的看着比比东,快步上前几步就要伸手去抚摸比比东搭在额头上的手。

    “哎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也怪本座,如果不是本座突然停下,你也不会撞上来,来,为师给你揉揉。”

    看着千寻疾就要伸过来的手,比比东脸色惊慌,连忙向后退了几步,躲过了千寻疾伸向自己额头的手。

    “不,不用了老师,没事,我自己揉一揉就好了。”

    看着比比东再三的躲闪,千寻疾脸色有些阴沉,但转眼又恢复了笑意和温柔,整一服谦谦君子的样子。

    一声轻叹,千寻疾转过身去,漏着的侧脸上满是怅然。

    “唉,徒弟大了,不是以前了。”

    比比东没有做声,只是缩在袖管里的右手已经握上了从手腕摘下的手链。

    瞥了眼默不作声的比比东,千寻疾继续说道:

    “我其实有一件很后悔的事情,那就是将哈尔斯派去服侍你,我的本意是想让他替我照顾你,并将我的感情传达给你,但看来,他非但没有做到,还擅自主张的喜欢上了你。”

    比比东无言,但心中却是有着一丝小羞涩。

    看到比比东的眼神,千寻疾微微皱眉,但还是继续维持着谦和的样子,自顾自的说道。

    “你知道吗,你长得很像我的一个亡妻,她也是和你一样,活泼,可爱,善良,有些时候,我都把你当做了她。”

    比比东皱眉。

    “比比东,你的武魂很强大,我的天使武魂也同样是整个斗罗大陆上,最强大的武魂,有时我就在想,如果我们俩能诞下子嗣,那会是一个多么强大的孩子啊。”

    “我是你的学生。”比比东稍稍退后几步,清脆的声音有些低沉。

    “我知道”千寻疾转过头来,再也不掩饰自己的邪念和欲望,眼神火热的打量着比比东,话语也有些露骨,“那不是问题。身为武魂殿教皇,本座做什么都是对的,只要本座愿意,一切,都不是问题!”

    双手缓缓垂下,比比东脸色难看,身体也是在缓缓的后退着。

    “我拒绝!”

    “这样吗........”千寻疾摇摇头一脸惋惜,摇摇了头,脸色阴沉下去,浑身涌起了庞大的威压,压迫的比比东有些呼吸困难。

    “唉,本是不想强迫你的,但是你太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既然如此,就别怪本座不留情面了。”

    跑!

    没有犹豫,比比东转身就跑,她并没有自大到,觉得自己一个还未获得第七魂环的魂帝能对抗千寻疾这个九十四级的老牌封号斗罗。

    看着仓皇逃窜的比比东,千寻疾摇了摇头,眼神中有着一丝不屑。

    “天真.......”

    魂力涌动,身形一闪便是出现在了比比东的身后,伸出附满魂力的右手捏向比比东后颈。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威胁感,比比东轻咬红唇,毅然转身,瞬间武魂附体,一身淡紫色的武魂真身甲覆盖在身上,却是并没有遮挡那一身曼妙的身姿。

    没有犹豫,六个魂环接连释放,一层厚厚的荆棘铠甲覆盖在双臂之上,凭空产生了许多蛛矛和深紫色的蛛网迎面喷向千寻疾,试图阻挡一二。

    看着冲自己袭来的蛛网和蛛矛,千寻疾冷冷一笑,魂力涌动,轻而易举的就将其给湮灭掉,随后力劲稍稍减弱,一掌拍在了比比东架起的双臂之上。

    “咔”

    “噗!”

    一声脆响,双臂大幅度弯折,手臂之上的荆棘铠甲也是也是尽数破碎。一口鲜血自比比东口中喷出,俏脸也是瞬间就变得一片惨白。

    瘫倒在地的比比东眼中满是绝望的看向缓步走来的千寻疾,但仔细看去,确实又有着一丝期望。

    “啊呀,看起来,本座的手下的稍微重了点,不过没事,残废了就残废了吧,正好,能留在武魂殿为本座产下子嗣。”看着面带绝望的比比东,千寻疾饶有趣味的一边打量着比比东,一边说道,“你说,是生几个呢?”

    强忍着身躯的无力,比比东抬手将一串手链甩向了千寻疾,口中也是一声娇喝:

    “哈尔斯!!!!”

    嗯?

    在比比东嘴里听到这个自己最不想听到的名字,下意识的抓住了那飞向自己的手链,但下一刻,一股令他感到毛骨悚然的波动悍然自手链上传开。

    反应迅捷的将手链甩向一旁,身形也是暴退而去。

    一阵惨绿色的光芒闪过,一道三米高的长着一只残破龙翼的身影自尘土中,显出形来。一道低沉嘶哑,压抑着暴戾的声音缓缓响起:

    “你该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