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五十九章 我在,我守护!
    烟尘还未散去,一道钩锁如阴冷的毒蛇般窜出,划着阴险的轨迹抽向了一脸难看的的千寻疾。

    “铛”

    一声脆响,千寻疾脚下一沉,一片裂纹出现在千寻疾脚底之下的地面上。

    一把金色华丽的长剑突兀的出现在了右手中,格挡住了哈尔斯满含愤怒的一击。

    烟雾散去,一个足有三米高的的身影出现在了千寻疾面前,一只龙翼轻轻拍打,一股寒意裹挟着死亡的气息汹涌的压向千寻疾。

    “哼,我说是谁呢”千寻疾面色不屑的冷哼一声,昂着下巴,审视着面前这个微微低头,将面庞藏在兜帽的阴影之下的青年,“原来是你这只白眼狼,难道你忘记了是谁把你带回来了?”

    微微抬头,一张苍白的面孔出现在了千寻疾眼前。

    看着倨傲的千寻疾,哈尔斯咧嘴一笑,显得有些癫狂,口中被鲜血染得腥红的牙齿与苍白的面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起来有些狰狞。

    “嗬嗬”嘶哑的声音缓缓响起,一抹魂焰的光芒自兜帽下飘出,微微侧头,哈尔斯露出染着魂焰的右眼凝视着千寻疾,“对你来说,我也只不过是一个随手可弃的工具罢了。”

    “我可以为你效力,帮助你统治武魂殿,但你千不该万不该,去伤害她。”

    “不过是个蝼蚁罢了,不论本座怎么做,都是对的!”千寻疾脸色阴冷,言语中颇有几分傲意。

    “磔磔磔,蝼蚁......”

    一阵不屑玩味尖利的笑声自哈尔斯喉中传出,令得千寻疾脸色愈发阴沉。

    没有去看千寻疾,哈尔斯扭过头看着躺在地上的虚弱的比比东,阴冷暴戾的脸上,闪过一丝心疼。

    看着背过身去的哈尔斯,千寻疾眼中有着一丝犹豫,无他,只因身为九十四级封号斗罗的他竟在此时的哈尔斯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威胁感,要不要趁现在他分神..........

    背对千寻疾的哈尔斯魂力涌动,魂引之灯自腰间浮现,缓缓漂浮到了哈尔斯左手之中,没有输入体内强大但暴戾阴冷的崭新能量,而是从自己的灵魂深处抽离了一丝纯净的灵魂之力,缓缓注入了魂引之灯中,刹那,魂引之灯上,一抹微弱的幽光闪烁不停,数不清的灵魂之火莹莹飘出,其中最为纯净的那一朵,在空中尽情的燃烧着。

    “翁”

    一声翁鸣,九个耀眼的魂环出现在了哈尔斯身后。

    黄,紫,紫,黑,黑,黑,黑,红,红!!

    这配比惊世骇俗的魂环一出,身后的千寻疾只感觉事情愈发不妙起来,他脸色阴晴不定,只感到事情在逐渐脱离了自己的掌握,心中那一丝念头也是愈发坚定起来。

    深呼吸一口,千寻疾脸色诡异的显出一丝阴沉与神圣同在的感觉,三对洁白圣洁的翅膀猛地自千寻疾背后展开,同样九个魂环也是瞬间出现在了身后,只是配比对比于哈尔斯倒是显得寒酸了许多,但黄,紫,紫,黑,黑,黑,黑,黑,红,同样也是不可小觑。

    身为教皇,又是天使武魂的拥有者,对别人来说十分稀奇的十万年魂环对他来说自然不是什么问题,但在千寻疾眼中只是一个蝼蚁的哈尔斯却拥有两个十万年魂环,这自然让他感到了一丝愤怒。

    右手持剑,随着魂力涌入,这把神圣之剑释放的金光也越发刺眼,随着前四个魂环闪烁,一抹神圣烈焰在神圣之剑上灼灼燃烧,火焰的温度甚至使得空间都有些扭曲。

    没有犹豫,魂力爆发,一个瞬步,千寻疾扇动着翅膀出现在了哈尔斯后上空,下一刻,千寻疾手中燃着炙热火焰的神圣之剑瞄着哈尔斯后脑当头斩落。

    “喝!”

    身后空气变得有些炙热,那一声怒吼也是被哈尔斯听在了耳里,但他却好似没有听见一般,仍然缓缓的俯身,温柔地抱起了陷入昏迷的比比东,淡定的走向一旁的空地。

    这对千寻疾来说,无疑是极大地挑衅,眼中怒意满满,手中的剑力道又是狠了许多。

    就在那金色的神圣之剑即将落到哈尔斯头上之时,哈尔斯身后的第九魂环却突然间明暗不定的闪烁着幽蓝和血红两色的光芒。

    “吼!!”

    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吼声突然响彻在天地间,震落了无数的落叶,一道幽蓝色的半透明龙影出现在了哈尔斯上方,一口散发着凛冽寒气的龙息狠狠喷吐向了从半空中落下的千寻疾。

    “可恶........”

    千寻疾看着瞬间就来到了自己面前的龙息,虽然没有感受到太大的威胁感,但是龙息轨迹后那一道被冰封的空气彰显了它的寒冷至极,如果硬吃这一下,自己恐怕也不会好受。

    一念至此,千寻疾不得已的改变了剑的地方向,转用剑身格挡着这一口冰寒龙息。

    “轰,嗤嗤~”

    先是剧烈的轰鸣声,随后是漫天的水汽伴着“嗤嗤”声迅速弥漫着。

    “咳咳”

    一时不慎,千寻疾被滚烫的水蒸气喷了一脸,虽不至于受伤,但感觉还是十分的糟糕,剧烈的咳嗽着,千寻疾拍打着翅膀拉开了距离。

    没有去管身后发生的事情,哈尔斯依旧沉默着抱着比比东走到了旁边的空地上,空间微微波动,一件白色的貂皮大衣被哈尔斯取出,铺到了地上,而后轻柔的将比比东放在上边,第八魂环闪烁,那空中漂浮的一朵最纯洁的灵魂之火缓缓凝聚出实体,化为了一个身材苗条纤细,留着一条长辫子的女性亡灵丛役沉默的站在一旁。

    “治好她。”

    低沉嘶哑的声音自哈尔斯口中响起,似乎是怕吵着比比东,哈尔斯的声音比往常还要微弱。

    女性亡灵丛役点点头,没有作声,只是悄然的伸出双手,悬浮在比比东身躯上方,一股股精纯的魂质自亡灵丛役手中源源不断的传输到了比比东体内,比比东双臂上的伤痕也是肉眼可见的在逐渐恢复,脸色也渐渐变得红润。

    再看了一眼比比东那有些舒缓的俏脸,哈尔斯沉默的站起身,缓缓转身,一步一步的远离着这片地方,走向退到远处的千寻疾那里。

    千寻疾脸色阴沉,但却没有在贸然出手。

    “踏,踏.......”

    哈尔斯沉稳的脚步声不断地敲击在千寻疾愈发恼怒的心上。

    一步又一步,哈尔斯没有急,走得依然沉稳,但没踏出一步,哈尔斯眼中魂焰就会更加旺盛半分,身后也留下了一个个由魂焰组成的脚印。

    一步又一步,哈尔斯体表的血肉在魂焰的灼烧下逐渐坏死脱落,当他走到千寻疾面前之时,已然成为了一具通体泛着点点莹绿光辉的骷髅。

    体内那一股暴戾阴冷的的能量流转,哈尔斯那一头夹杂着点点斑白的惨绿色长发无风自动,杂乱的飘舞着,一股庞大的气势冲天而起,不断的压迫向远方扇动着翅膀保持在半空中的千寻疾。

    千寻疾微微皱眉,确实不甘示弱,一股同样庞大但却与众不同的气势自他身上乍起,神圣,圣洁,强硬,高贵.........

    似乎是命中注定的天敌,两股气势一出现便在半空中激烈的碰撞起来,甚至隐隐的发出了几声霹雳声。

    “蝼蚁吗.......”哈尔斯低声呢喃着,微微低着头,将自己的表情隐藏在阴影之中。

    “蝼蚁.......知道吗,我以前以为,蝼蚁,就是用来折磨的,被折磨取乐,就是蝼蚁存在的唯一意义.......”

    哈尔斯身躯有些微微的颤抖,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看着哈尔斯有些异样的表现,千寻疾警惕的提起神圣之剑立到身旁,一身魂力也在蠢蠢欲动着,金色的剑刃之上有着一丝金色的寒芒不断的吞吐着。

    “现在,我终于知道了,蝼蚁,原来还有一个存在的意义........”哈尔斯声音剧烈的颤抖着,身躯也是微微弯曲着,一双骨手按在脸上,却仍然有一丝丝晶莹的液体顺着骨缝间滑落在地。

    “嘎吱”

    一双骨手捏的脸上的骨头嘎吱作响,哈尔斯那低沉嘶哑的声音却突然变得嘶哑但高昂:

    “那就是.......成为甜点啊.......”

    哈尔斯猛地将面庞从手心中抬起,嘴角掀起一个癫狂的弧度,面上的骨头竟诡异的有些弯曲,一双空洞的眸子内双色的魂焰也在剧烈的燃烧着,一股稀薄的黑雾在缓缓飘散着,眼框中却有一抹粘稠的惨绿色液体顺着眼眶下的颧骨肆意流淌着,口中也不停的流出着一丝清澈的口水........

    话音未落,哈尔斯一声尖嚎,整个人化作了一道黑雾,迅速的冲向了持剑飞行着的千寻疾,而后第一魂环闪烁,一朵朵的灵魂火焰自长袍下悄然出现在腰间的魂引之灯内飘出,而后化为了一抹抹莹绿色的魂质溶进了哈尔斯那右手间握着的钩锁中。

    “铛,铛,铛.......”

    短短几十秒内,一阵如疾风暴雨般迅捷的清脆碰撞声连绵不绝的响起,竟是千寻疾操着神圣之剑将哈尔斯的挥击尽数格挡了下来,其实力之强更是显而易见........

    挡下了哈尔斯疾风暴雨般的攻击,千寻疾显得有些不屑,他语气傲然,甩手一剑指向了退到远处的哈尔斯:

    “这就是你的本事了吗,蝼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