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六十章 死战,不休!!!
    “这就是你的本事了吗,蝼蚁?.......”

    听着千寻疾不屑的话语,哈尔斯低着头诡异的笑着,嘶哑如夜枭般的笑声显得有些森森然。

    “磔磔磔,蝼蚁吗......那就让你看看,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蝼蚁吧........”

    明明是白天,森林里却有一丝阴风吹过,卷起无数落叶,一片肃杀凄凉死寂之感扑面而来。

    再也没有隐藏实力,哈尔斯身后第七魂环正式爆发出了好似要吞噬一切的黑光,刹那间,火光大盛,双色魂焰燃遍了哈尔斯的白骨身躯,一身神秘诡异的布满了许多符文的墨绿色长袍替代了原本的朴素长袍,崭新的魂引之灯也是出现在了哈尔斯左手中,右手中的钩锁也多出了不少狰狞的尖刺,愈发令人生畏。

    身后的那张黑色的破烂龙翼轻轻拍打,哈尔斯低沉的笑着,微微侧头看向千寻疾,眼中似有无限欲望在燃烧:

    “嘿嘿嘿,你准备好了吗,游戏,开始了哦........”

    看着形象大变的的哈尔斯千寻疾不敢在大意,也不敢再小觑这个自己亲手带回了的“猎狗”,短短十几年,这条猎狗,竟成长到了能带给自己威胁的地步了啊........

    千寻疾也终于放下了心中的那一丝高傲,开始严肃的对待蠢蠢欲动的伺机发动攻击的哈尔斯。

    千寻疾脸色严肃,以往一直阴沉着的面庞竟能看出一丝圣洁和神圣,不由得让人感到一丝嘲讽。

    笔直的冲天举起神圣之剑,身后第七魂环同样闪烁,一抹金光自天而降,眨眼间渲染遍全身,光芒退去,一身金色的甲胄出现在其身之上,眉毛也变成了金色,闭眼再又睁开,一道散发着炙热的白芒自千寻疾眼中直刺前方,足足刺出了半米有余才缓缓消散。

    似有仙乐响起,千寻疾面色愤怒的举剑直指对比之下阴暗无比的哈尔斯,一道分不清男女的声音重重叠叠的自他口中响起:

    “跪下,异端!”

    被剑尖遥指,哈尔斯只觉得灵魂一阵刺痛,他厌恶的看着那道如此光正伟岸的身影,心中莫名掀起一场无名之火。

    第八魂环闪烁,大股大股的黑雾自哈尔斯身周浮现,缓慢但又坚定侵蚀着脚下的土地,甚至不断地在尝试着蔓延到千寻疾那里,但却被一道金光所震慑,不能再更进一步。

    数息后,方圆几百里的森林竟只有千寻疾下方的几十平米的地方还未曾被侵染。

    看着逐渐向上蒸腾的黑雾,千寻疾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厌恶,身后第八魂环闪烁,一道强盛的火焰自神圣之剑上燃起,身形一闪,率先发动了攻击。

    “蝼蚁,在天使之神的神威下灭亡吧!!”

    “呵,那就来试试吧,神........”

    哈尔斯嘴角微微翘起,伸手甩动着钩子狠狠砸向了迅捷飞来的千寻疾。

    “铛”

    轻而易举的,千寻疾用剑将钩锁劈飞,但哈尔斯却没有慌乱,那由灵魂构成的手臂猛然一震,身后第六魂环闪烁,一抹幽光钻入虚空,转瞬间,七条碧绿色的粗壮的触手自虚空中浮现,迅如急雷的狠狠朝因为格挡钩锁而微微停顿的千寻疾拍下。

    看着来势汹汹的七个触手,千寻疾白瞳一缩,翅膀拍打,借势旋转身体,挥剑砍断了率先抽下来的四根触手,却没有再又余力去砍断剩下的三根。

    慌乱之中,一声似有些惊慌的男女不分的声音自千寻疾口中响起:

    “神圣庇佑!!”

    “翁”

    一声翁鸣,一道金色的光芒转眼间遍布在千寻疾全身,硬接下了这裹挟着恶风拍下的三根触手。

    “轰”

    一声剧烈轰鸣,原本飞在天上的千寻疾被狠狠地抽落在地,摔倒了那一片黑雾之中。砸起了漫天的烟尘。

    眼神一凝,哈尔斯本在诡笑着的面庞陡然一僵,眼框中的魂焰也突兀的停止了一瞬间的跳动,但随后又缓缓恢复了跳动,只是那更加剧烈的跳动则是彰显着哈尔斯心中的不平静。

    他很清楚,这看似声势浩大的场面,其实千寻疾根本没有受到多么严重的损伤。

    片刻,烟雾散去,一道金闪闪的身影单膝跪在那一片黑雾中,浑身的金光依旧在努力的抗拒着蠢蠢欲动意图侵染千寻疾的黑雾。

    抹了下嘴角流出的一丝鲜红的血迹,千寻疾脸色并没有多难看,至少看起来依旧是红润无比。

    左手撑膝,千寻疾缓缓的站起身,眼角余光瞥向了胸口的甲胄,只见一道三指长的裂痕赫然位于其上,但自家人知自家事,这神圣庇佑可是自己第九魂环,那唯一一个十万年魂环所提供的第一个魂技,发动的代价可是不小,每一次发动,消耗的魂力都会逐步增长,自己的魂力可经不起这么消耗,而这种消耗,竟只是抵消了那触手所附带的那一抹灵魂攻击,全然没有阻挡住这砸击.....

    微微侧头,千寻疾瞥向一旁将自己团团围住的黑雾,心中知道,这肯定是难得的领域型魂技,而这种魂技,每一个都会对自身的实力造成极大地增幅.........

    轻叹一声,千寻疾眼中白芒闪烁,眼神复杂的看向了将自己藏于黑雾之中,只能依稀看到一丝身影的哈尔斯,虽然脸上依旧愤怒无比,但语气却是软弱了许多。

    “我不得不承认,是我小瞧了你,我没有想到当年随手救起的一个工具,竟然能成长到与本座相战却不落下风,甚至,本座也可以坦然承认,继续消耗下去,本座确实不是你的对手。

    但是,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忘记了?忘记了什么?

    听到千寻疾的话语,哈尔斯下意识的一愣,看着哈尔斯那眼眶中火焰的微微停滞,千寻疾心中暗喜,随即毫不犹豫的爆发出了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瞬间出现在了一旁躺着的比比东身前,没有持剑的左手瞬间伸出,抓向了还在昏迷之中的比比东。

    不好!

    只是瞬间,哈尔斯便已经反应了过来,眼中魂焰骤然紧缩,瞬间扭头转向比比东的方向,看到了那一只即将握住比比东白皙的脖颈的手掌。

    该死!

    哈尔斯目次欲裂,思维也是一瞬间陷入了混乱,但所幸,本能驱使着哈尔斯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千钧一发之际,哈尔斯身后的第四魂环剧烈闪烁,张开白骨森然的嘴巴,一声巨吼猛然回荡在了这天地之间。

    “吼!!”

    无形的灵魂波动只是瞬间便作用在了千寻疾的灵魂之上,如一柄巨锤般狠狠地敲打在毫无防备的千寻疾灵魂之上,使得他不由自主的陷入了一瞬间的僵直,手也在比比东身前两寸处停下。

    就是这一瞬间的停滞,使得千寻疾这一次突然地袭击宣告失败,哈尔斯身后第三魂环闪烁,一个袖珍般的灯笼划破了虚空,瞬间出现在了比比东身旁哪位亡灵丛役身前,心念一转,亡灵丛役闪电般的抱住比比东窜到了那袖珍灯笼旁边,一手握了上去。

    一道绿芒划过,原本在远处的丛役和比比东瞬间来到了哈尔斯的身后。

    “游戏结束了!!!”

    当千寻疾回过神来,就听到一声饱含着滔天怒火的的嘶吼声响彻在耳边,接着,一道身影化为黑雾飘散,瞬间又出现在了自己身前,一道钩锁势大力沉的向自己抽来。

    躲不过,千寻疾心思电转,瞬间便意识到自己躲不开这一钩子,只能再一次无奈的呼喊到:

    “神圣庇佑!”

    一抹金光再次流转至千寻疾全身,只是这次,却并未能完全的阻挡住哈尔斯的攻击。

    “铛”

    “噗!”

    一声脆响,只见千寻疾被抽的向后飞去,一路上砸断了无数的树木,在撞断了第不知道多少根树木后,千寻疾一口鲜血按捺不住狠狠的化作血箭喷吐而出。

    千寻疾狼狈的撑着断裂的树木起身,面色虚弱,身后的三对翅膀翅膀也是有一只自根部断裂,无力的垂落着。

    但这还没完,一股阴冷的死寂和暴虐气息弥漫,哈尔斯全身燃起了参天的火焰,一丝晦涩难言的气息再次出现在哈尔斯身上,无穷的欲望自哈尔斯心中升起,进一步的加剧着魂焰的燃烧。

    只见哈尔斯气息狂暴,似乎又一次陷入了暴走的状态。

    “吃了你,杀了你,折磨你,吃........”

    低沉嘶哑的声音如梦呓般响起,哈尔斯毫无章法但又势大力沉的挥舞着钩锁,一下又一下的抽向千寻疾。

    有些虚弱的千寻疾明显不敌此时的哈尔斯只能一度被哈尔斯抽的满地翻滚,狼狈不堪。

    但千寻疾似乎也被哈尔斯的攻击激起了心中的怒火,自傲的他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狼狈的现实,在再一次被哈尔斯抽飞后,千寻疾借势拉开了距离。

    眼中白光闪烁,愤怒之色布满了面庞。

    运转魂力,千寻疾身后的那枚十万年魂环再次闪烁,却不是金光护体,千寻疾愤怒的高举神圣之剑,身后一根根羽毛脱离了翅膀散发着耀眼的白光在天空中组合成了一把巨剑,光芒再次闪烁,五六米高的白羽巨剑骤然缩小,最终化为了一把与神圣之剑同样大小的宝剑,全身魂力奔涌,这把白羽宝剑缓缓的与千寻疾手中的神圣之剑合为了一体。

    “审判!!!!!”

    千寻疾看准一个哈尔斯刚刚收手的实际,一声暴喝,散发着耀眼的白金二色的神圣之剑刺破了天空,带着呼啸的风声刺向了再次冲来的哈尔斯。

    哈尔斯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魂引之灯浮现,无数的灵魂火焰出现,伴随着第一魂环的闪烁,拼命地涌入了哈尔斯右手之中的钩锁。

    半个呼吸后,散发着死寂暴戾灵魂气息的惨绿色钩锁与散发着神圣高贵不可亵渎气息的神圣之剑碰撞到一起,刹那间,一切都陷入了宁静,下一刻,一股猛烈地冲击骤然炸开,摧毁了无数的树木。

    见状,女性亡灵丛役闪身用身体替比比东挡住了最边缘的余波。

    “噗嗤”

    “噗嗤”

    许久,烟消云散,一切都已经平息。

    只见一个巨大的坑洞中心深处,两道身影相对而立。两滩血迹在身影的脚下汇成了一个血洼。

    千寻疾圣洁的面孔上面带笑意。

    只见此时的哈尔斯依然化为肉身,一柄宝剑赫然捅穿了他的心脏。

    而千寻疾那里,则只是被一个钩子钩穿了腹部。

    “游戏结束了,哈尔斯,看来,你仍然是个蝼蚁。”

    尽管面色惨白,千寻疾却依旧脸贴着脸嘲讽着深深地低下头去一动也不动的哈尔斯。

    “啪”

    千寻疾一愣,低头看去,一只染着鲜血的左手突然握上了他的手腕,低着头的哈尔斯也猛然抬起头来,嘴角翘起了一丝玩味的笑意。

    “这话,该我说.......”

    “翁”

    一股波动猛然爆发,下一刻,千寻疾发现自己突然出现在了一个黑色布满血污的空间内。

    一道稍显虚弱的声音自天空中响起,他抬头望去,只见得一道浑身笼罩在墨绿色长袍里的声音漂浮在天空之上。身后漂浮着数以万计的墨绿色长矛,哈尔斯僵硬的列了列嘴角,露出了一丝发自内心的微笑。

    “蝼蚁.......”

    下一刻,万矛穿心.........

    未等千寻疾反应过来,无数根长矛划破了虚空洞穿了他的心脏。

    低下头,看着胸口的一片空洞,千寻疾眼中似乎还有着一丝难以置信,只可惜,他再也说不出口了........

    武魂殿教皇,陨落!

    感受着千寻疾的生命气息逐渐消失,哈尔斯只觉得身体有些寒冷,眼皮沉重,场景一闪,哈尔斯再次回到了现实中来。

    感受着身体的无力,哈尔斯强忍着剧痛和睡意,将千寻疾的尸体收到了黑雾之中,然后,恍然倒下。

    “噗通”

    一声闷响,哈尔斯的视角变成了大地和天空的那一丝交界线,看着逐渐落下的夕阳,哈尔斯只觉得自己好累,他好像休息一下。

    眼皮再也支撑不住了,沉重的合上,哈尔斯依稀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呼唤。

    她在喊谁?

    哈尔斯不愿再去多想,现在的他,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就一会,真的,就一会......

    黑暗。

    死寂。

    寒冷。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