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六十二章 我的心脏去哪了?
    “好久不见,我的,爱人......”

    轻柔的话语像是一抹春风拂过了哈尔斯的心房,一抹浓浓的温馨涌上心头。

    身体上的疼痛和虚弱似乎并没有令哈尔斯为之伤神,此时的他只想静静的享受这一刻,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情。

    反手搂住比比东那盈盈一握的杨柳细腰,哈尔斯低下头,看着已经闭上眼睛,霞飞双颊的比比东,缓缓低下头去,嘴唇也在一点点靠近比比东的粉唇。

    闭着眼的比比东似乎也意识到了即将发生什么,但却没有躲闪,尽管身躯有些微微颤抖,但却依然倔强的微微抬头,配合着哈尔斯的动作。

    越来越近了,一股炽热的鼻息带着香风轻柔的打在哈尔斯冰冷的脸上,让他感到有些微微的恍惚。

    看着比比东那微微颤抖的睫毛,哈尔斯脸上浮出一丝柔和微笑,也是缓缓闭上双眼,慢慢的低下头去........

    但,天不遂人意,就在那两张嘴唇即将触碰到一起,一阵钻心的疼痛突然从哈尔斯心口传来。

    “哼”

    一声闷哼,哈尔斯原本有些红润的脸庞瞬间瞬间变得惨白,体内似乎有几股异种能量在暴动,破坏着他的内脏,一口鲜血瞬间涌上喉头。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闷哼声和感受到将自己抱在怀中的身躯内暴乱的能量波动,比比东仓皇的睁开了双眼,一对美瞳中满是惊色。

    比比东双手撒开,上身后仰想要从哈尔斯怀中钻出,却不料哈尔斯双臂发力,狠狠地将比比东搂在怀里,似乎想要将这柔软的娇躯揉进自己的身体,一咬牙,哈尔斯强忍疼痛猛地低头,温柔但又坚定的吻上了那对粉唇。

    静

    比比东美眸圆睁,眼中从满是慌乱变为了满是爱意。

    缓缓闭上眼,比比东忘情的享受着这一刻,享受着那来自哈尔斯的气息。

    这一吻,吻到了天荒地久,但一切的美好都会结束,哈尔斯再也忍耐不住身体的虚弱和不断传来的剧痛,双手无力的垂下,吻上比比东的嘴唇也是分开,一口暗红色的血液顺着嘴角缓缓流下,整个人也无力向后倒去。

    刚刚还在享受的比比东及时的从温柔乡中回过神来,赶忙伸手一把抱住了哈尔斯避免了他摔落在地。

    “嗬........”

    哈尔斯脸色惨白,呼吸也变得短促且微弱,胸口的那处位于心脏的伤口此时正剧烈的闪烁着未知但狂暴的波动,一团掺杂着惨绿色、幽蓝色、金色和白色的火焰猛然燃起。

    肉眼可见的,一个拳头大的空洞缓缓出现在哈尔斯的心脏处,大量的血液被燃着的火焰烧成血气,弥漫在这狭小的山洞里,很快,山洞的顶部也被染成了一片血红。

    “哈尔斯!!!”

    看着眼前惊悚的一幕,比比东坚强的性格终于体现了出来,她没有手忙脚乱,尽管面色紧张,但还是强行稳下心神,比比东轻轻的将哈尔斯放到身旁的地面上,伸手搭在哈尔斯右胸处,柔和将魂力缓缓渡入,小心翼翼的将哈尔斯的其余内脏保护起来。

    魂力入体,一抹炙热但又阴冷之感顺着比比东的魂力迅速的钻入了比比东体内,一层寒霜瞬间出现在比比东的体表。

    尽管体内不断的承受一波波的折磨,比比东却依然没有将手从哈尔斯身体之上拿开。

    似乎感受到痛苦减轻,哈尔斯困难的睁开双眼,看向了咬牙坚持着的比比东,看着比比东淡酒红色的秀发上蒙着的一层白霜,哈尔斯眼中闪过一丝心疼。

    强撑着最后一丝力量,他轻柔但又坚定的推开了比比东的手掌,小幅度的摇摇了头,随即又闭上了双眼,强打起精神试图操控身体里暴动的能量。

    手被推开,体内的痛楚也渐渐消失,但比比东并没有放松,仍是提着一口气,紧张的注视着面色痛苦的哈尔斯。

    没有再关注外界的事情,反而是专注心神,努力的接触着心脏处那一团暴乱的能量。

    灵魂之力入体,感知到的一幕,令哈尔斯有些心头发寒。

    一个金色的奇怪烙印刻印在哈尔斯的心肌之上不断地散逸着一股圣洁的能量,但原本哈尔斯的心脏却是凝聚着从死亡之龙那里获得的死亡之力和庞大且含有大量杂质的灵魂之力,而原本一直保持平衡的两种能量却被这神圣之力打破了平衡,感受到神圣之力侵略性极强的扩张意图,两个原住民愤而反击,却进一步加大着哈尔斯体内的伤势。

    而作为三种能量战场的心脏,根本承受不了这种冲突,正在逐渐的崩塌毁灭。

    脑中心思电转,哈尔斯竭力思考着解决的方法。

    似乎是感受到了战场兼立足之地被破坏,那枚奇异的符号竟操纵着神圣之力缓缓修复着哈尔斯破损的心脏。

    思考许久,哈尔斯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决定将自己的心脏彻底毁去!

    只要能解决那股神圣之力,哈尔斯就可以有足够的时间调理体内地惨状,至于没了心脏,哈尔斯打算利用灵魂之力重建一个心脏,来承担心脏的功能。

    打定主意,哈尔斯运转起了体内被忽视的一种能量——魂力以及那属于自己的灵魂之力,悍然向心脏发起攻击。

    裹挟着灵魂之力,哈尔斯体内那属于封号斗罗的庞大魂力,第一次展现出了极大地攻击性,残暴的冲击在了心脏之上。

    “噗”

    心脏受创,一口含着一丝淡金色、惨绿色和幽蓝色的血液猛然从口中喷出,将山洞的顶端搞得一片狼藉,胸口处地巨大创口也在不断的向外流着颜色稍深的血液。

    被突然喷吐血液的哈尔斯一惊,比比东下意识的想要冲去运转魂力维持住哈尔斯的一线生机,却突然想起了哈尔斯刚刚那一瞬间心疼但又坚定的眼神,却是缓缓停下了脚步,默默地站在一旁,无助的看着。

    比比东发誓,她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的弱小,如果平时自己的修炼在努努力,在拼拼命,是不是自己现在就能帮上哈尔斯的忙,而不是只能无助的看着。

    比比东依靠着山洞内壁,双手环抱着双腿,沉默的坐着,只是一双白皙光洁的纤纤玉手此时却是死死的握着,毫无血色。

    比比东的担忧并不能帮助哈尔斯解决着一团乱麻,但是既然注意已定,哈尔斯就不会后悔和犹豫,操纵着魂力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自己体内这颗残破不堪的心脏。

    每一次的冲击都会使得哈尔斯喷吐出大量的血液,但逐渐地,喷出的血液从蕴含着无数能量的鲜血,变成了含着大量心脏碎片的污血。

    终于,在哈尔斯坚持不懈的冲击下,脆弱的心脏很快就猛然破碎,伴随着一口污血的喷出,哈尔斯的心脏处终于空无一物,只留下了庞大的灵魂之力和死亡之力以及最后一丝残存的神圣之力,呈现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

    残留的神圣之力似乎知道了自己意图的破灭,倾尽一切的发动了临死的挣扎,但没有了金色符号的支撑,这残余的神圣之力也不过是无根的浮萍,秋后的蚂蚱,被哈尔斯体内的三大能量联手剿灭,消失殆尽。

    随着神圣之力的消失,哈尔斯心脏处的死亡之力和灵魂之力终于陷入了平静。

    松了一口气,但哈尔斯知道,接下来的行动才是重中之重,如果无法创建出用来替代原心脏的灵魂心脏,那之前的一切都是功亏一篑。

    稳下心神,脑中却是不自觉的浮现出了刚刚那一吻,比比东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哈尔斯的脑海深处,那道身影像是具有一种奇异的能力,轻而易举的扫平了哈尔斯心中的那一丝紧张。

    带着对比比东的满满爱意,哈尔斯操纵着自己体内最精纯的那一股灵魂之力,缓慢而又精准的塑造着一颗灵魂心脏。

    外界,魂引之灯悄然浮现,微微闪烁,些许灵魂伴随着一道微光从魂引之灯中飘出,缓缓进入了哈尔斯体内,一抹双色的魂焰也是自哈尔斯身体之上悄然燃起,帮助哈尔斯提炼着精纯的灵魂之力。

    两个时辰过去了,哈尔斯身下的地面早已出现了一片血色血洼,缓解了下情绪,她坚强的来到哈尔斯身边,用外衣擦拭着哈尔斯额头的汗水。

    终于,魂焰缓缓熄灭,魂引之灯也不再闪烁,又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

    胸口处,那拳头大的空洞中一阵幽蓝惨绿双色的光芒闪烁,一颗崭新的由灵魂之力和死亡之力组成的心脏正在有力且坚定的跳动着。

    “砰砰,砰砰.........”

    感受着体内重归平静的哈尔斯松了一口气,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一抹幽光闪烁,哈尔斯扭头看向一旁眼含泪水面色激动地比比东,脸上挤出一抹微笑。

    “能,再亲我一下吗......”

    话音未落,比比东已是扑了上去,小心的避开了哈尔斯胸前的空洞,吻上了哈尔斯........

    含糊不清的声音从两个人嘴唇接触的地方传来,一抹滚烫的泪水砸落在哈尔斯苍白的脸上。

    “欢迎回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