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六十三章 危机,千道流的到来!!
    狭小的山洞里一片春意盎然,两名年轻的青年少女忘我的亲吻着,一时间,洞内的空气有些燥热。

    正当哈尔斯抚在比比东背后的手缓缓向下游动时,一股强大的威压伴随着一声压抑着愤怒有些悲痛欲绝的苍老声音传了进来。

    “该死的,我儿死了,你们这两个小杂种还敢在这里卿卿我我?”

    闻声,刚刚还在亲吻着的哈尔斯与比比东二人脸色大变,此时的他们这才想起来,干掉了千寻疾远远没有解决问题,在武魂殿教皇千寻疾背后还有着一个更为强大远非自己现在可以对抗的武魂殿大供奉——九十九级极限斗罗,千道流!

    对视一眼,比比东脸色苍白,眼中似有绝望,但她的纤纤玉手却坚定地握住了哈尔斯苍白的右手,表达着自己心意。

    感受着比比东冰凉且冒着冷汗的右手,哈尔斯转头看向比比东,面带安慰,轻轻的捏了捏,拖着虚弱的身躯,起身向洞口走去。

    “轰”

    堪堪走到山洞口,一股强大且与千寻疾同源的气息铺天盖地般凶狠的朝着哈尔斯压迫而来。

    “哼”

    一声闷哼,哈尔斯膝盖一阵嘎吱作响,甚至不由得微微弯曲,一丝鲜血也是只哈尔斯嘴角溢出。

    强撑着威压抬起头,哈尔斯看着面前半空中这个面色悲痛眼神愤怒的老者,内心算计着什么。

    微微俯身低头,哈尔斯还算言语恭敬的说道:

    “参见大供奉。”

    “哼”千道流冷哼一声,一股强大的魂力放出,迅速裹挟住了哈尔斯的身躯,眼神扫过哈尔斯胸前的伤口,感受着其上那自己熟悉的气息,强忍着心中愤怒问道:“我儿尸身在何处?”

    低头,哈尔斯不去直视千道流的双眼,沉默不语。

    见状,千道流愈发确定了自己的儿子已经遇害,心中悲愤交加,抬手一道强劲的魂力砸到了哈尔斯身上,将地面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坑洞,趴在里面的哈尔斯依然是三肢扭曲,那灵魂的组成的右臂也是隐隐有消散之意。

    看着坑洞中吐血不止的哈尔斯,千道流犹不解气,抬手一掌就要继续朝哈尔斯拍去。

    眼见那魂力化掌就要落到哈尔斯身上,一声娇喝从山洞里传来。

    “你敢!!”

    一道英气却不失高雅的身影从山洞里冲了出来,挡到了哈尔斯身前。

    千道流眼神一眯,感受着面前这道身影散身后弥漫着的血腥恐怖的气息,眼中闪过一丝忌惮。

    “罗刹神的气息,比比东,就是这让你敢忤逆本座吗?”

    言语间,一股同样强大的但却散发神圣高贵之意的气息也是弥漫开来,与比比东身上的那道气息形成了对抗之势。

    尽管比比东凭着身上的那道气息,比比东能在千道流的威压之下不受影响,但当身上属于罗刹神的气息被千道流发出的天使神的气息所抵消,千道流的威压终是落到了仅有七十级魂力却并没有魂环的比比东身上,瞬间,比比东脸色惨白,身体猛地跪倒在地。

    “千道流!”

    一声残暴癫狂的怒吼声从比比东身后的坑洞里传出,一股混杂着死寂、灵魂的气息,猛然窜起,死死的对抗着属于千道流的威压,使得瘫软在地的比比东有了一丝喘息之力。

    哈尔斯状似恶鬼的从坑洞中爬出,浑身肌肉蠕动,断掉的三肢也是逐渐复原。

    顶着威压,哈尔斯缓缓站到了比比东身前,替她阻挡着千道流的压迫。

    “千道流。”哈尔斯牙关紧咬,低沉嘶哑的声音带着一丝癫狂响起,“千道流,你要是敢伤害她,纵使拼着身陨,我也要将你重伤,到时候,重伤的你,还有能力压制武魂殿里那些其余供奉,有能力去应对来自两大帝国的贪婪吗,你想要眼睁睁的看着你儿子千寻疾辛苦经营的武魂殿就此毁灭吗?”

    听到哈尔斯的话语,千道流眼神不屑,并不相信这个已经重伤的的小杂种有能力重伤自己,更是在听到自己儿子的名字从他口中冒出时,心中怒火愈发旺盛了。

    “该死,你不配说出他的名字!!!”

    一声怒吼,强大的如深渊般的气息彻底爆发,身后隐隐出现了三对虚幻的散发着耀眼的白光的翅膀,魂力涌动间,一道虚幻的天使身影浮现,一道蕴含着神圣之力的光芒自天而降,狠狠地砸向哈尔斯。

    但令千道流没有意料到的是,那个对他来说就如一个稍稍强大的蝼蚁般的哈尔斯,眼中那对奇异的眸子瞬间化为了两朵奇异的火焰,身体之上之上也是燃起了一股诡异的释放着几种不同气息的火焰,而这道火焰竟然在不断的燃烧着天使的审判,甚至犹如跗骨之蛆般顺着光柱想要蔓延至光柱的尽头,那道天使虚影的身上。

    眼神有些凝重,此时的他终于有些相信哈尔斯此前说的有能力以命博伤的话了。

    一念至此,千道流终于认真起来思考,对他来说,为自己儿子报仇确实重要,但是他的身上却背负着更为重要的使命........

    看出了千道流的一丝犹豫,哈尔斯终于抛出了自己杀手锏。

    染血的嘴角上扬,一丝莫名的笑意浮上哈尔斯苍白的脸庞,似笑非笑的看向千道流,一声带着些许嘲讽的话语从口中传出:

    “杀了我,你就再也没机会见到你那从未谋面的孙女的,尊敬的,大、供、奉.......”

    如遭重击,仍被绝后的悲痛所填满的脑中如有一道闪电,劈开了无尽的阴霾。

    不由得停手,魂力威压收敛,千道流脸上流露出一丝错愕和希望的光芒,千道流苍老的声音有些颤抖,此时收敛了魂力的他更像是一个绝境中看到了一丝希望的老人。

    “你说的是真的?”

    哈尔斯没有说话,而是将头扭向一旁,看向遥远的地方。

    见状,千道流以为哈尔斯是担心自己会在得知自己那未曾谋面的孙女的信息后,伤害他们,于是千道流缓缓从半空中落下,缓步走到哈尔斯面前,将自己置身于哈尔斯气势的锁定之中,忙不迭的说道:

    “本座发誓,只要你将老夫的孙女交给本座,本座,不,老夫不仅会放过你们,不再动你们一根指头,还会竭力支持比比东登上武魂殿教皇的宝座,如何?”

    哈尔斯仍然看着远方,却是终于开口回道:“我从不信誓言,而且,你又怎么确定我不是在骗你呢?”

    千道流一愣,刚要出口的话语却是哽塞在喉间,半晌,千道流才缓缓的说道:

    “老夫了解过你,哈尔斯,武魂殿当年最为天才的黄金一代,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尤其是在关系到你的主.....爱人比比东的时候,更是如此。”

    听到千道流如此说,不知何时已经从地上起来的比比东心中却是闪过一丝暖意,尽管还处在危机中,但是千道流的话却是深深的引起了她的共鸣,她伸出手,挽住了哈尔斯满是血污的手臂,坚定地靠在了哈尔斯宽厚的脊背上。

    哈尔斯终于转回了头颅,眼中魂焰却是仍旧燃烧着,无时无刻的释放着那莫名的气息。

    眼中魂焰闪烁,他的眼神却是没有去看千道流,而是径直的越过千道流,看向了他的身后。

    也是察觉到了三股气息不断地接近这里,其中一股,更是给予了他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激动地转身,看向远处。

    哈尔斯看着千道流那似乎不设防的后背眼神闪烁,最终还是没有做出什么动作。

    逐渐的,一红一黑的两个人影逐渐靠近,仔细看去,黑色的身影似乎被红色的声音提在了手里。

    千道流有些激动,但却又有些心慌,并没有动作,只是站在原地焦急的等待着。

    随着身影的逐渐靠近,一股刺鼻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了空气里。

    千道流极目远眺,却是有些失望的发现,来人只是一个有着血红色齐腰长发的身材修长的少女,那股血腥味正是从她的身上传来,而那道令自己感到血脉相连的气息却是从哪少女手中提着的男人怀里传出的。

    千道流猛地转头看向哈尔斯,眼神愤怒且担忧:

    “小子,你将老夫的孙女怎么样了?”

    哈尔斯只是笑,直到千道流快要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的时候,哈尔斯终于开口说道:

    “放心,你的孙女我照顾的很好,我甚至想要收她做弟子,当然,这次你是看不到她了,我不信任你,但是我让人将你孙女的信物带来了,我相信你能感觉到不是吗?”

    千道流怒气渐消,面色渐缓,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哈尔斯,轻叹一声,转过头去:

    “希望如此吧.......”

    说话间,两道身影已经是来到了哈尔斯与千道流面前。

    看着满身血污的哈尔斯和身旁依偎着的比比东,一头血色长发的妙龄少女面色复杂的出声到:

    “好久不见了........老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