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六十六章 冰封千里春意藏
    死寂的极北之地雪原上,气候无常,刚出发了不到半个时辰,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雪就阻挡了两人的地前进。

    看着漫天的急而寒的鹅毛大雪,哈尔斯从后面搂住了缩的小小的比比东,一身长袍展开,将比比东包裹进其中,替她遮挡着风雪。

    哈尔斯伏在比比东耳边说了几句,但是此刻比比东的耳边只有那呼啸的寒风声,一点也没有听清哈尔斯说了什么。

    挣扎着从哈尔斯怀抱里伸出一只胳膊,抬手将自己和哈尔斯的头包进了雪色大氅里。

    大氅下很温暖,相比于外界的刺骨寒意,大氅内部就好似温暖的天堂。

    哈尔斯与比比东在狭小的空间里,相对而视,片刻,比比东嘿然一笑,一双美眸也弯成了两湾月牙。

    “你刚刚说什么,是礼物吗?”比比东有些好奇的问道,直到现在她还对哈尔斯所说的礼物念念不忘。

    答非所问,哈尔斯并没有回答比比东的问话,而是轻轻的凑上前去,用他那高挺的鼻尖碰了碰比比东的冻得有些微红的琼鼻:“你在笑什么?”

    被哈尔斯鼻尖顶的有些痒,比比东“愤然反击”,轻轻的用额头顶向哈尔斯,哈尔斯也不甘示弱,也是温柔地顶了回去,两个人就像是两头斗气的小牛犊一般。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比比东不再用力,而是抬起头,细细的打量着哈尔斯那刀刻斧凿般精致硬朗但又不是一丝柔和的面孔,眼神中好似有一湾春水,满是爱意。

    “你不觉得,这样很温馨吗?就这样,我们有一个自己的小屋,就我们两个人,我来做饭给你吃,多好啊......”

    听着比比东的话,哈尔斯眼神也是变得柔和,但随即又变得有些暗淡:“是啊,这样的生活确实很温馨,但是,你我的身份注定了与这种生活无缘,或者,等我们踏上了这大陆的巅峰,就能如此了吧.......”

    说着,本有些低沉声音却又变得柔和温暖:“但是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我会尽力让你每一天都过得快快乐乐,无忧无虑,东儿,一切,有我.......”

    这或许不是情话,但在比比东听来却是世界上最好的情话,是哈尔斯对她最深情的告白。

    正感动着,哈尔斯却突然张嘴来了一句:“当然,是我给你做饭.......”

    比比东一阵气急,一只小手又是抚上了哈尔斯腰间,熟练地提起一块皮肉,而后,缓缓旋转。

    “嘶!”尽管并不是那么痛,但哈尔斯还是配合的吸了口冷气。看着哈尔斯一脸痛意,比比东心满意足的松开了手,而后却是有些心疼的皱着小脸,伸手温柔地揉着哈尔斯刚刚被掐的地方。

    “疼吗?”明明也有一米七几的比比东此时在足足两米多高的的哈尔斯面前就像是一个瑟瑟发抖的小兽,惹人怜爱。

    忍不住伸手捏了捏比比东的俏脸,哈尔斯声音虽然依旧低沉嘶哑但却十分温和:“你掐的,不疼。”

    缓缓伸手抱住比比东,哈尔斯盘腿坐下,将比比东护在怀里,魂力奔涌,如一道天幕似的出现在二人身周替比比东阻挡着所有的寒气和雪花。

    本来阴冷死寂的魂力此刻却是被大量的灵魂之力包裹,避免其散发出那阴冷的气息,反而是散发出一丝令灵魂温暖的气息。

    眯眯眼,蹭了蹭身子,比比东慵懒的在哈尔斯怀里找了个舒适姿势,尽情享受着这如沐温泉般的暖意。

    但比比东不知道的是,比比东所感到的这一丝温暖是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灵魂被燃烧,被分解,产生的那一丝魂质所造成的,如果灵魂算生命的话,那这一刻,在这二人尽情享受的“天堂”周边,就是无尽的地狱,是尸横遍野........

    看着比比东舒适的小表情,哈尔斯仿佛全然没有听到耳边那无数灵魂的哀嚎声,眼中,只有她。

    ----------

    不知过了多久,风雪终于停了。

    雪原上,一座一米多高的雪包鹤立鸡群,显得十分显眼,似乎是感受到了,风雪已停,那一米多高的雪包突然动了动,大量的雪花自其上落下,有掀起了一场小型的暴风雪。

    雪花落尽,一个黑色长袍和其中包裹的雪白的大氅分外显眼。

    其内,看着停歇的风雪,哈尔斯散去了周边包裹着的魂力,也赦免了那些灵魂的“死刑”。

    缓缓站起,却是没有叫醒怀中早已睡着的比比东,将她用貂皮大氅紧紧裹住,左臂自腿弯下抄起,右臂则是环抱着她的肩膀,将其抱起,缓缓朝着那山谷进发。

    ---------

    不知过了多久,哈尔斯一刻未停的脚步终于停下,看看怀中的比比东竟还在熟睡。

    嘴角缓缓翘起,哈尔斯低下头,轻轻地在比比东的俏脸上一吻,低声说道:“到了,东儿,起来看看吧。”

    听到哈尔斯的声音,比比东迷蒙的睁开眼睛,不时还伸出那双纤纤玉手揉一揉,看的哈尔斯心头火热,但哈尔斯知道,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

    将比比东放下,哈尔斯伸出左臂环绕着她,右臂指向那个巨大的洞口,语气有些感慨:“就是这里了.........”

    搂着比比东,哈尔斯时隔多日再次来到了这个令自己收获颇丰的地方。

    走进山洞,只是走了一会,那无数的魂兽残骸就出现在了比比东的眼前。

    得益于寒冷的低温,这些魂兽尸骨残骸并没有腐烂,依旧保持着死前的样子。

    看着这些魂兽或残缺或只余骨架的身躯,比比东并没有感到不适,反而饶有兴趣的走上前去,细细打量着,不时还伸手触碰一下被冻的坚硬无比的尸身。

    看着前方一脸探知欲的比比东,哈尔斯有些懵,所以以前的高冷都是装出来的吗???

    虽然有些无奈,但这丝毫不影响哈尔斯对比比东那深深的喜爱。

    走上前去,哈尔斯顺了顺比比东那一头淡酒红色的秀发,微微侧身,微微俯身,一只手手递向比比东一只手背在身后,声音低沉的说道:“请跟我来,东儿.......”

    比比东惊喜的看着平日里总是一副阴沉样子的哈尔斯此时突如其来的一丝浪漫,心中略有些激动,伸手搭上哈尔斯的左手,哈尔斯直起身向山洞伸出走去。

    “哈尔斯?”比比东低声的问道。

    “我在。”

    “你会一直这样陪着我吗?”

    “......会的。”

    “多久?”

    “永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