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七十章 登基前夕,血夜
    连着三天的长途跋涉,哈尔斯与比比东二人终于是赶在天黑之前回到了武魂殿。

    抱着小哈迪斯,比比东看着武魂殿的侧殿大门,心中有些感慨,只是离开了不到十天,就给了她一种离家数十年的感受。

    没有掩饰,比比东挽着哈尔斯的手臂,走向了大门。

    看着迎面走来的两个身影,侧门守卫一愣,待到看清之后,连忙单膝跪下,恭敬但声音微颤地问候道:

    “见过圣女大人,见过哈尔斯大人。”

    不再像是与哈尔斯在一起时那样,比比东高冷的点点头,面无表情:“起来吧。”

    “是”守卫应道,起身站起,却依然不敢直视。

    看着守卫那有些畏惧的神情,比比东有些不解,但也没有再去询问,只是怀着疑惑向殿内走去。

    但哈尔斯却并不打算就这样算过,他拍拍比比东的手臂,示意她等一下。

    停下脚步,哈尔斯扭头,用侧脸盯着那名守卫,半张脸隐藏在兜帽之下,看不清什么表情,但对只有一米七几的守卫来说,他却能清楚的看到这位在武魂殿中以冷酷残暴着称的哈尔斯大人嘴角正掀起一丝残忍的弧度。

    没有丝毫犹豫,守卫膝盖一软,“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密密麻麻的汗珠自额头上浮现,滑落在地,打湿了膝下一片土地。

    “大,大人.......”

    守卫浑身颤栗着,深深的埋下头,不敢与哈尔斯对视。

    看得出守卫似乎在畏惧着什么,哈尔斯眉头微皱,但随后就舒展开来,明白了什么,但他还是想从守卫的嘴里加以验证。

    嘴角弯起一丝玩味的弧度,哈尔斯微微俯身,低下头,眼中闪烁着阴冷的目光,微微张口,哈尔斯的那低沉嘶哑的声音愈发阴冷

    “看起来,我离开太久,你已经忘记了我的恐怖了,是吗?”

    寒冷,随着哈尔斯的话语,一阵阴寒的气息缓缓出现,在守卫的身周游荡。

    诡异的,守卫颤抖的身体突然停下了战栗原本低着的头颅也似乎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给扳起,翻开了眼皮,强制他与哈尔斯对视。

    守卫眼中满是惊恐,裤子也是瞬间就被一股浑浊难闻的液体所染湿。

    但哈尔斯却并没有躲闪,而是饶有趣味的伸出那只惨绿色的手臂,食指隔空轻点守卫的头颅,一丝惨绿色的魂质自手指缓缓飘出,化为了一朵微弱的绿色火焰在空中随风摇摆。

    一丝麻木和微弱的刺痛自守卫脸上传递给他的灵魂,只见守卫的脸上有些地方在逐渐变黑,甚至有些腐烂,而这些地方最终化成了两个手掌的形状。

    哈尔斯那阴冷中带着一丝期盼的声音响起,终于是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击垮了守卫最后的心防。

    守卫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大男人,此时竟是眼神涣散,涕泗横流声音空洞颤抖:

    “是长老,是长老,有个长老让我们去暗中散发消息说,圣女大人联合外人谋害了教皇大人,意图篡位。”

    果然如此。

    哈尔斯满意的笑了笑,收回手臂,指尖的那一朵绿色的火焰也缓缓消散。

    没有再去搭理那名已经崩溃的守卫,哈尔斯转身走到了比比东身旁,伸手牵住了比比东的小手,向着比比东的房间走去。

    “怎么了哈尔斯?”比比东神色有些忧虑。

    “没事。”哈尔斯伸手摸了摸比比东一头柔顺秀发,笑着说道,“今天晚上你早点休息,我今天晚上去办点事情,如果没什么差错,我会尽快将你送上那个位置,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至高无上的女人。”

    点点头,比比东默契的没有去问到底是什么事情,只是温柔地垫脚在哈尔斯侧脸上轻轻一吻,转身推开了房门,温柔地笑着,像是一个妻子嘱咐丈夫一般,柔声说道:

    “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嗯”哈尔斯脸上也满是温柔,摸了摸比比东的俏脸,答应一声,转身离去。

    篡位吗?既然这样说了,那我也不能让你失望,不是吗?

    微微低头,昏暗中,两朵绿焰突然燃起,照耀的哈尔斯嘴角那一丝弧度越发诡异莫名。

    房间里,比比东仰身躺在床上,随意的伸手抚摸着怀里的哈迪斯,嘴角有着一丝温柔地笑意。

    将哈迪斯举到面前,比比东笑着逗弄着哈迪斯。看着哈迪斯呆萌的样子,心情愈发舒畅,抱进怀里,比比东声音低不可闻的呢喃道:

    “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是吧?”

    “嘤???”

    -------

    ,站在窗前,看着天边那几乎落下地平线的太阳和那被渲染成血红一片的晚霞,哈尔斯眼神中有着一丝微不可查的兴奋。

    “成熟了,也该收割了......”

    身后传来一阵短促的敲门声,哈尔斯没有回头,只是声音嘶哑的的说道:“进。”

    “吱”

    门被推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在房间内,不用回头和感知,哈尔斯便知道来人是自己的弟子。

    对于朱希妍,哈尔斯不由得想起这一年来石计生给自己送来的信件,很难想象,当年那个极不自信且弱小的女孩,竟然在这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建立起了一个不小的组织,更是闯出了一个血族女皇的称号。

    虽然在哈尔斯面前,朱希妍总是表现得有些收敛,但在外人面前,骄傲和喜怒无常才是这个弟子留给外人的真正的印象。

    心中还在思索着,朱希妍那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一丝妩媚之意的声音响起,叙说着残忍的事实:

    “老师,您交给我们的任务已经调查清楚了,石计生列出了一份名单,一共有四十五人,其中长老有十人,剩下的就只是一些分殿殿主、执事之类的人物,根据情报,他们在这几日里已经陆陆续续的赶了过来”

    停了下,朱希妍看了一眼毫无波动的哈尔斯,伸出舌头,舔了舔那一对烈焰红唇,脸上浮现出一丝怀念的神情,继续说道:“我根据情报所传达的信息,已经将这其中十五人化为了我的果腹之物,不得不说,他们的味道确实比外面的那些废物要好上许多。”说到这里,朱希妍只觉得口中又有一丝口水不停的分泌着。

    哈尔斯没有对朱希妍将活生生的人类当做食物感到一丝情绪波动,在他看来,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是自己人,二则是一些难以称为人类的牲畜罢了,他们的性命,不值一提,它们存在的意义更是只有供于玩乐、利用罢了。

    没有在意,哈尔斯只是在思考着接下来的决措,他需要认真思考,接下来行动的可行性和下一步行动。

    哈尔斯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望着窗外,朱希妍也没有做声,笔直的站在哈尔斯身后,身上那一丝妩媚游乐之意也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肃然但又压抑着的兴奋。

    许久,哈尔斯那低沉嘶哑的声音响起,只是能听出其中压抑不住的兴奋。

    “召集所有人,今晚,猎个痛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