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七十一章 血雨腥风
    是夜,阴云密布,没有月光。

    窸窸窣窣的声音悄然响起,数不清的人影缓缓聚集在了武魂殿长老殿外,屏息凝神,等待着指令。

    估摸着时间,一个独眼的中年人凑到后方慵懒的倚靠着树干的红发少女面前,深深地低下头,不敢直视她,他可是知道,上一个直视这名血族女皇的人已经被丢进了血池。

    “老大,时候不早了,现在这个时间应该是人最疲惫,也是最放松的时候,你看我们是不是趁现在就开始行动?”

    听到中年人的话语,朱希妍没有抬头,自顾自的低头修整着自己血红的指甲,中年人也只是沉默的保持着弯腰低头的姿势,不敢出声。

    许久,慵懒妩媚的声音才缓缓响起:“让你等着你就等着,哪来的那么多话?还是说......”朱希妍微微抬头,眼中似有红芒闪过,“你想去血池里玩玩了吗?”

    “噗通”

    中年人干脆利落的跪下,浑身冷汗直冒,很快就浸透了衣衫。

    “属下不敢。”

    “哼”甩甩手,朱希妍轻轻地冲手指吹了口气,满意的欣赏着。

    “你要知道,这次的任务我们只是执行者,涉及这次任务的,是我的老师。别说我没有教过你执行任务时候要怎么做。”

    “属下记得。”

    轻轻一撇那一对美眸,看到中年人一脸惊慌畏惧的样子,朱希妍无趣的说道:“行了,起来吧,真没意思,待会你去第一波,活着回来了,此事就此翻过,要是没完成死了......”

    “呵”朱希妍轻笑一声,起身走到中年人面前,微微弯腰,一根玉指伸出,血红色的指甲轻轻的划过中年人的脸颊,没有一丝阻碍,中年人也不敢运用魂力去抵抗,任由那锋利的指甲划破自己的脸。

    轻点中年人脸上溢出的血珠,朱希妍把沾染着血液的食指那道面前,缓缓的含入口中,眉头微皱,品尝着中年人血液的味道,那其中的一股腐朽的味道令她万分恶心,小口轻啐,一口无色的液体被她吐到地上。

    “真是难吃。”朱希妍皱眉,一脸厌烦的看了一眼中年人,转身向前走去。

    慵懒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令得中年人一阵胆寒。

    “你的灵魂可还在........”

    朱希妍走到最前方,随意的找了颗树靠着,冲着一边的阴影里不耐烦地说道:“你还打算躲到什么时候?”

    “呵呵”

    一声轻笑,石计生从阴影中走出。

    “没想到,凶名赫赫的血族女皇的名号是这样来的。”

    “切”朱希妍不屑的撇撇嘴,却没有再说什么,扭头看向黑夜中的若隐若现的长老殿,声音有些迫不及待:“什么时候动身?”

    “半个时辰之后。”石计生站在朱希妍身旁,也是望着长老殿,只不过声音里却是有些凝重。

    朱希妍看了一眼凝重的石计生撇撇嘴,不屑的嘟囔到:“瓜怂。”

    没有反驳,石计生只是依然笑着在一旁站立着,一声不发。

    “切”

    ----------

    猛地睁开眼,朱希妍嗅着空气里传来的丝丝淡薄的血腥味,眼神中满是兴奋,扭头望向一旁同样打起精神来的石计生。

    “开始了........”

    “嗯”石计生点点头,“开始了。”

    轻掩红唇,朱希妍开心的笑着,眼中却似乎闪过一丝红芒,带着血腥气的魂力运转,只是瞬间朱希妍便冲进了黑暗里,身形缓缓淡漠,消失不见,唯与一声低语弥漫在空气中。

    “血河所属,上!”

    “血流成河!”

    整齐划一的低喝声响起,无数的人性眼中红光一闪,迅速以黑夜作掩护冲进了长老殿。

    石计生有些惊讶,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见到血河战斗的样子,看起来,可不仅仅是一个私人民间组织。

    石计生并没有参与战斗,对他来说,这种层面的战斗他还插不上手,但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静静的站了一会,听着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和一声声低沉的惨叫,他悄然一笑,重新隐入黑暗之中,消失不见。

    闻着空气中熟悉而又芬芳的血腥味,朱希妍有些陶醉,看着一名从房间里冲出的长老那脸上的惊怒的表情,朱希妍莞尔一笑,身形隐入黑暗中,下一刻。

    “谁?”

    那名长老警惕的回头,武魂也瞬间附体,魂力涌动,魂环闪烁,一根权杖出现在手中,刚想要朝地上一顿,身体却突然僵直,一只长着十厘米长的手掌从背后刺穿了自己的心脏。

    “嗬。”痛苦的喘息着,身体内的魂力却是不断地消散,手中的权杖也是逐渐消散。

    没有急着抽出手,而是感受着这名长老体内的血液不断地流入自己体内。

    “啪”

    一具皮包骨的尸体自朱希妍手臂之上缓缓滑落,砸落在地,发出一声脆响。

    魂力涌动,血雾蒸腾,朱希妍脸色红润,像是吃了什么大补药一般,感受着体内的魂力增幅,朱希妍脸色一喜,隐藏身形,寻找着下一个猎物。

    “真是愉快.......”

    ----------

    长老殿里,一眼望去,一片狼藉,尸体无数,有武魂殿执事的,有长老的,也有着不少血河的人。

    一名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神秘人,旁若无物的从一众尸体上踏过,看起来情绪毫无波动,只有腰间的一盏灯笼在不停的闪烁着。

    但当你透过兜帽后,你就会发现,他的表情有些扭曲,眼睛有些不停的转动着,喉咙不停的吞咽着口水。

    “不急,还不急,再等等,再等等.......”

    一路就这么来到了一间房间前,哈尔斯的神志都变得有些不清。

    抬起头,迷迷糊糊的看着房间里那一团强大旺盛的灵魂之火,一丝口水从哈尔斯嘴角滑落,身体不住地打着摆子,颤抖着伸出右手按在脸上,哈尔斯竭力想要清醒过来,但却无济于事。

    事实上,哈尔斯已经足有半年的时间没有“进过食了”,此时的他,看着房内的那团灵魂之火,就好似一个几十天未曾吃饭的人看着一盘刚刚出锅的鸡排,怎能忍得住?

    右手下垂哈尔斯身子无力的前倾头颅抵在了房门上。

    “砰”

    “什么人!”

    房间内的人很是警觉,在察觉到动静的一刹那,猛地武魂现,一柄长剑就是直直的刺向房门。

    此时的哈尔斯基本上只是靠着本能在行动。

    在长剑戳破房门得得一刹那,哈尔斯的头颅猛地抬起,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长剑,顺势双手夹住了刺来的的长剑,抬头一笑,苍白的脸被那眼眶中的魂焰的光芒照耀的好似恶鬼一般。

    “哎嘿嘿嘿........”

    身影一闪,一阵黑雾弥漫,再看去,哈尔斯已经消失不见。

    房间里的一名大胡子老头,面色警惕,四处环顾寻找着哈尔斯的踪迹。

    “在哪?到底在哪?”

    眼睛余光瞥到身后一个黑影一闪而过,老头子怒目圆睁,急忙转头回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