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七十三章 白发恶鬼
    漆黑的夜,无月无风,没有去太远的地方,两人只是选择在武魂殿一旁的森林中央战斗。

    没有说话,两人相对而立。

    哈尔斯没有摘下兜帽,依然戴着,微微低头,谁也看不清他的表情,没有风,但他的长袍下摆却是隐隐在飘动着。

    看着许久没有动弹的哈尔斯,老头无奈的摇摇头,双手反握前伸,舒展着自己有些僵硬的身躯,声音有些揶揄:

    “小子,到现在还不出手,该不是怕了吧?”

    微微抬头,眼中幽光闪过,哈尔斯阴冷的笑笑说道:“前辈,您该不会觉得我会中这种激将法吧,那你可就.......”

    “想对了啊.....”

    一声闷响,哈尔斯身周炸开无数黑雾,身形渐淡,黑雾弥漫,哈尔斯的踪迹也变得无法被感知。

    看着四周弥漫的黑雾,老头脸色也有些凝重,他可是知道,身前的这个自己十分看好的晚辈,已经是成为了斗罗大陆上最年轻的封号斗罗,同为封号斗罗,尽管相比于哈尔斯他更是个成就封号斗罗十几年的老牌封号斗罗,但此时的他,竟然在这不起眼的黑雾中感受到了一丝危机。

    “嘻嘻嘻”

    “桀桀桀”

    绷紧心神,老头依稀听到耳边不断传来着一声声尖利的哭嚎嬉笑声,但又看不到到底是什么,不过老头似乎并不在意,甚至还想笑,他双手抱胸,一身健硕的肌肉就这么暴露在空气里。

    不屑的撇了撇嘴,老头扭了扭脖子,“狞笑”着问道:“小子,好了没,好了的话,老夫就给你上上一课。”

    黑雾翻涌,哈尔斯低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的黑雾中传来,杜绝了老头通过声音判断哈尔斯方位的想法。

    “那就,多谢前辈了。”

    话音未落,黑雾翻涌的愈发剧烈了,越来越多的嚎叫声从黑屋里响起,无数的黑影从黑雾中蹒跚的走出。

    看着这些眼睛部分皆是冒着幽绿色火焰的黑影,老头脸色有些凝重,看着陆续出现的不知道多少黑影,竟然有不少能给他造成一丝威胁感的。

    深吸一口气,老头运转魂力,一头白发快速变长着,不到三息便已经在身后飘出了三米有余。

    魂环显现,老头没有犹豫,直接开启了第七魂环,一头白发似有神光闪烁。

    双手和一,老头魂力爆发,在身外燃起了无形无色的烈焰,一头长发缓缓飘起,缠绕在老头的双臂之上,几个呼吸,老头的手臂便已经被白发团团裹住,变成了一双巨型的手臂。

    缓缓对拳,老头脸色涨红,两道洁白滚烫的鼻息从老头鼻孔喷出,双眼血红,声音也有些嘶哑。

    “小子,知道老夫为什么被叫做恶鬼了吗?”

    轰

    一拳轰出,巨大的音爆炸响,老头的巨拳击穿了空间,带起一圈巨大的声浪,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轰散了黑雾,以一己之力,在正面位置轰出了一片空白的区域。

    “小子,”风声呼啸,却挡不住老头那洪亮的声音,“知道吗,只要我的力量够大,我就可以击溃一切,这叫一力降十会!”

    残余的黑雾还在翻涌,甚至意图侵染老头的身周,看着老头一脸得意的样子,一阵脚步声自老头身后的黑雾中响起,老头慢悠悠的转身,看着缓缓现身的哈尔斯,脸色玩味。

    “咋了,小子,这就认输了?”

    “认输?呵呵呵”嘶哑的笑声缓缓响起,哈尔斯自黑雾中缓缓走出,碧绿透明的右手中一把钩锁缓缓出现,魂力涌动,哈尔斯侧头,一抹幽光自眼眶中闪出。

    魂力、灵魂之力涌动,身后九个惊人配比的魂环显现,没有运转死亡之力,只是魂力和灵魂之力奔涌,那枚红色的第八魂环闪烁着的血红色的光芒,一股散发着寒意的魂力缓缓在哈尔斯右手中凝结,缓缓包裹住右臂和手中的钩锁。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也是十分擅长......”轰的一声闷响,地面炸开一片放射状裂纹,下一刻,哈尔斯已然是出现在了老头的上方,半旋身体,巨大的足有半人高的钩锁脱手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向老头。

    身后几缕头发被巨大的风压吹起,杂乱的飘舞着。

    那一道钩锁看起来要比老头那一拳还要快,甚至于,在老头看来,这把钩锁,还处在原先的地方。

    但就在哈尔斯以为这一击老头只能硬抗的时候,却是发现了老头那微微勾起的嘴角,心头凛然,哈尔斯暗中提起了一丝警惕。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钩锁,,老头嘿然一笑,身后第九魂环骤然发动,原本白色的头发,瞬间变成闪烁着金属光泽的黑色,魂力涌入头发,只是瞬间便包裹住了全身,化成一具黑色的盔甲。

    “嘿嘿”带着回音的金属音响起,老头在一瞬间化为了虚无,足足过了半秒,地面才出现了一个巨坑,同时一声轰鸣也响彻在武魂殿森林之外。

    “小子,你要知道,有时候,力量就是速度,速度,就是力量啊。”

    声音还在天地间回荡,但哈尔斯已经无法去仔细思考了。

    此时的他只感觉浑身都被撕裂一般,被一道黑色的虚影踢到天上来回踹着。

    空气里撒着几滴闪烁着惨绿和幽蓝二色的血液,这是哈尔斯从口中吐出的。

    此时的哈尔斯除了忍受疼痛竟然什么都做不了,刚想要运转魂力,那来自老头子的或拳头,或腿脚都会散发出一股神秘的波动,将哈尔斯体内的运转的魂力打断。

    感受着这几乎十几年都没有感受过的痛苦,哈尔斯只觉得脑中一片空明。

    十几年来的人和事都在他的脑子里过了一遍。

    打的浑身大汗淋漓的老头一声暴喝,最后扭身一脚抽在了哈尔斯背上,将他抽在了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擦了擦汗,老头有些舒畅的抻了抻腰,而后突然发现地面大坑里趴着一动不动的哈尔斯,有些愣神,我不会是把这小子给打死了吧????

    有些慌了神,老头连忙高声喊着想要跑过去查看。

    “歪,小子,你可别死了啊,唉,别吓我啊!”

    刚要动身,老头却突然发现坑中的哈尔斯身上飘出了一片黑雾,像是能呼吸般一收一鼓的攀附在哈尔斯的后心和脖颈处。

    头部先一步抬起,身子却好像是头部在发力,带动着身体诡异的站起,抬起头,左眼中的魂焰却已经熄灭,取而带之的是一枚黑漆漆的周围闪着一丝紫光的黑洞。

    咧开嘴,哈尔斯诡异且肆意的笑着。

    “来玩吧,前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