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七十六章 反对?
    “我反对!”

    略显阴柔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吸引了全场人的眼球,在场的诸多长老和武魂殿高层如躲避瘟疫般瞬间闪出一片空地,将说话的人露出,生怕避之不及,祸及池鱼。

    石计生仍笑着,但眼中却是闪着一抹寒芒,扭头望去,石计生皮笑肉不笑的向着人群中被隔出的一名头发斑白的脸色阴翳的瘦高男子微微俯身,随后“恭敬”的问道:

    “敢问阁下是哪位?”

    瘦高男子脸色一黑,却是强忍怒气说道:“本座月池,武魂殿长老,你又是哪根葱?”

    被如此质问,石计生却是依旧在笑,只是眼中多了一丝怜悯,他本以为是千道流推出的棋子却没想到,他竟然连自己的身份都没有调查清楚,看起来,只不过是一个想要讨好千道流的小人物罢了。

    石计生没再说话,却是笑着退后两步,回到原位,沉默不语。

    看着沉默不语,微微低头的石计生,瘦高男子显然以为是比比东一方底气不足,已然词穷,只能暗暗吃瘪,眼中浮现出一丝暗喜,瘦高男子挺胸抬头,缓缓的走到宝座前,傲然的扫视着在场一众做鸵鸟状的众人。

    心中得意的他却是没有发现,人群中一些长老眼中那怜悯的眼神和石计生眼中的一丝讥讽。

    瘦高男子那阴郁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他面朝供奉殿的方向微微俯身行礼,开口说道:“要我说,这教皇之位,当是我武魂殿大供奉,千道流大人最有资.......”

    话没说完,一道不耐烦地女声从一旁传来,将他未说完的话语给噎回了肚里。

    “唉,你有完没完了,多大的人了,咋还和小孩子一样,没啥眼神,瞎吗,看不出别人都不稀得搭理你?”

    只感觉心脏一滞,瘦高男子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气死过去。片刻,他深深喘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怒色,扭头,看向无聊的依靠着墙壁,一脸慵懒的朱希妍。

    “你区区一个魂王,有什么资格进入这里?”

    说着,他看向比比东,脸上带着愤怒质问道:“敢问圣女,现在什么人都能来这个教皇殿了?难道不知道看好自家的狗,放她出来乱叫?”

    比比东冷淡的坐在那里,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看着月池的表情像是在看小丑,没等她说什么,一道阴冷的声音从比比东身旁响起。

    “你说谁是狗?”

    霎时间,阴风乍起,一股寒意浮上月池心头,下一刻,一声低语自他的耳后响起:

    “你的灵魂,看起来,好香.......”

    “谁!”

    瞬间,月池好香一只炸了毛的猫一般猛然跳起,跃向一旁,浑身魂力奔涌,身后第五魂环闪烁,一层淡黄色的光晕出现在身周,化作一个护盾,将自己浑身上下,护的一丝不漏。

    扭头望去,却是什么也没发现。

    正有些慌张,却看见众人的眼神都望向他的身后,与此同时,那到阴冷嘶哑的声音又是缓缓地自身后响起,惊起了一身白毛汗。

    “你是在……找我吗?”

    瞳孔猛然缩成针眼般大小,下意识回首一记覆盖着紫芒的巴掌扇去。

    “呼”

    一阵风声,却是没有触碰到任何东西的质感,回首望去,却是只有一片黑雾缓缓消散。

    “看起来,你的实力,并不足以支撑起的狂妄……”

    月池眉头紧皱,眼神中一片慌乱,循声望去,却是发现比比东身旁一个身穿黑袍的身影缓缓抬起了头颅,露出了兜帽下那苍白的脸庞。

    “哈尔斯......”

    抬起头,哈尔斯嘴角微微上扬,那诡异的眼眶中缓缓燃起了两朵双色火焰,散发着浓浓的欣喜和贪欲。

    “真是个惊喜,这么优质的灵魂,真是.......”哈尔斯侵略性极强的目光凝视着月池的头部,看着那其中熊熊燃烧的灵魂之火,“自大,贪婪,无知.......这么肮脏的灵魂,大补之物.........”

    魂力涌动,黄,紫,紫,黑,黑,黑,黑,红,红。九个惊世骇俗的魂环缓缓的出现在哈尔斯身后,散发着压抑的威压。

    微微抬手,魂引之灯浮现,第四、第八魂环闪烁,一阵诡异的低语在众人脑海深处响起,震得其皆是一阵眩晕,月池则是表现得更加不堪,一声闷哼,两缕鼻血自其鼻腔中缓缓流出,滴落在地。

    一阵头晕目眩,月池体内魂力丝毫无法运转,隐约间,看到那哈尔斯腰间魂引之灯微微闪烁,无数的绿芒飘出,又缓缓消失。

    下一刻,阴风乍起,一声声凄厉的哀嚎和诡笑声自殿内响起,月池只觉得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丝毫动弹不得,眼睛余光瞥视,无数的墨绿色的身影自地上缓缓爬起,狞笑着接近着自己。

    眼中一片惊骇之色,下一刻,剧烈的疼痛自身体各处传来。

    “呜呜。”

    月池张不开嘴,只是痛苦的呜咽着。

    他看不到,但在场的众人却是看的一清二楚,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无数的亡灵丛役伸出手爪抓住月池的身躯,张开那散发着寒气和死气的嘴巴,争先恐后的撕咬着月池的身躯。

    只是片刻,月池的身躯表面,便已经几乎皮肉尽失。

    看着那还带着血液的皮肉蕴含着一丝丝的淡绿色光点被一众亡灵丛役吞食下肚,原本心中有着一些心思的武魂殿高层,便也是将之狠狠按了下去。

    “圣女大人.......”

    人群中,一名慈眉善目的长老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忍,想要出声向比比东求情却是被身后的同伴给按了回去。

    听见声音,哈尔斯微微侧头,眼神淡漠的瞥了眼想要发声的长老,却是将其吓出了一身冷汗,看到再也没有人说话,哈尔斯转过头,满眼趣味的看着正在被撕咬的月池。

    看到哈尔斯的表情,在场不管是对他熟知还是陌生的高层皆是在心中给他打上了一个“变态,疯子”的标签,顺带着也对其身后的比比东产生了满满的敬畏。

    到底是怎样的人,才能降服住这样的人啊。

    从一开始便是沉默看着的比比东此时才缓缓开口说道:“好啦,哈尔斯,停下吧,今日是我登基之日,不易见血,就留他一条性命吧.......”

    听得比比东如此说道,看似是大发善心,放过了月池,但看看月池此时的惨状,就算活下来,也是生不如死,这难道不是更加狠辣的表现吗,果然,只有狠人,才能制住变态。

    听到比比东的话,哈尔斯微微侧身,俯身行礼,一身魂力渐息,魂环也缓缓消散,魂引之灯闪烁,那趴伏在月池身上的一众亡灵丛役似有不甘的哀嚎一声,却还是身躯破碎,化作了许多绿芒,被吸入了魂引之灯里。

    待到一切烟消云散,哈尔斯瞥了眼一旁站着的朱希妍后缓缓退回了比比东身后,沉默的站着。

    得到示意,依靠着墙壁的朱希妍猛然发力起身,慢慢悠悠的走到了瘫软在地,不成人形的月池身前,故作怜悯的啧啧一声,伸手扣住了他的头颅,向殿外拖去。

    隐约间,听得到她在小声嘟囔着:“真是可惜,这么好的血食,我却吃不了,便宜你了。”

    众人心脏又是一揪。

    玛德,又是一个变态!

    待到朱希妍拖着月池走出了大殿,石计生看着有些沉默的众人,轻笑一声,缓缓踏出:“既然如此,应该也没有人反对了吧?”

    众人心中暗骂,看到月池的下场,就算反对,也不敢说出来啊,不要命了?

    环视一周,见无人出声,石计生脸色恭敬的朝向比比东,俯身行礼:

    “参见,教皇陛下!”

    面面相觑,片刻,一众人也是学着石计生的动作,俯身行礼:

    “参见,教皇陛下!”

    美眸微眯,比比东脸色高冷,看起来高贵且优雅。

    微微抬手,比比东的声音响彻了大殿,同样,也响彻了整个武魂殿。

    “免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