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七十七章 一夜春宵,白驹过隙……
    “免礼!”

    听着比比东这略显高冷的声音,哈尔斯只觉得心神有些恍惚,多少年了,自己历经了千辛万苦,终于是将比比东推上了这个位置,或许接下来,自己应该能轻松一点了吧。

    心情有些恍惚,哈尔斯甚至都没有意识到众人已经离去,只剩下了比比东和自己俩人。

    “哈尔斯”

    一双稍稍有些凉意的小手抚摸在了哈尔斯脸上,将他从愣神中唤醒。

    回过神,哈尔斯看着比比东那有些心疼的眼神,柔和的笑了笑,伸手握住了比比东抚在自己脸上的手。

    “我没事,只是有些感慨,这么多年来,多少有些不易。”

    “是啊”比比东同样有些感慨,一双小手温柔的将哈尔斯兜帽摘下,一双美眸温柔的看着这张苍白但却仍旧坚毅帅气的脸庞,伸手梳笼着哈尔斯的头发。

    “你头上的白发又多了不少……”

    哈尔斯无言,虽然这些年,他确实有些累,但为了比比东,他还是十分乐意的。

    看着比比东柔和的面庞,哈尔斯不仅吻了上去。

    没有拒绝,比比东同样热情的回应着。

    “哼”

    比比东抬起头,两对嘴唇分离,扯出了一条晶莹剔透的津丝。

    比比东的喘息有些粗重。

    “带我回房间……”

    “遵命……”

    黑雾缓缓飘出,将两个正在热吻的人,包裹在内,而后,飞速的飘逸,钻进了比比东的房间内。

    地上,衣衫散落;床上,春意盎然........

    “哈尔斯.......”

    “我在。”

    “爱我........”

    “.......遵命.......”

    ---------

    三年后。

    已是深秋,窗外的世界变为一片金黄,比比东坐在房间内的躺椅上,悠然的的看着窗外缓缓飘落的落叶,右手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上泛起一丝温柔地光辉。

    --------

    武魂殿,牢狱。

    “一根手指,两根手指,一颗牙齿,两颗牙齿.......”

    昏暗的房间内传来一阵低沉嘶哑的声音,循声望去,满地血污。

    看着面前已经昏迷过去的身形枯槁不成人形的男子,脸上看起来有些遗憾。

    缓缓来到男子的面前,微微俯身,打量着男子残缺的身体,声音中有些惊奇。

    “真是难以想象,你的灵魂竟然出现了自愈的情况,甚至每一次都比之前还要更强几分,这样的灵魂,已经是我见到的最为强韧的灵魂了。”

    伸出右手,已经变回本体的右手中燃起一丝惨绿色的火焰,缓缓的按在了男子的头颅之上。

    “呃呃呃”

    一声声压抑的惨叫声从男子喉咙响起,原本陷入昏迷的男子此时又是痛醒过来。

    虚弱的睁开双眼,男子死死的盯着半张脸隐藏在阴影之中的哈尔斯,那沾着血污的眼睛中,满是怨毒。

    “你说过,你们会放过我.......”

    闻言,哈尔斯脸上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伸出手,轻轻的拍着男子的右脸,带着魂焰的拍击,每一下都好似扇击在男子的灵魂之上。

    “月池,枉你也是武魂殿长老,八十九的魂斗罗,怎么能这么天真?难道你的妈妈没有告诉你,敌人的一切话,都是不可信的吗?”哈尔斯抓住月池头上那仅剩不多的头发,将他提到了自己面前,眼中的魂焰照的他的脸庞忽明忽暗。

    猛然,月池干裂的嘴唇微张,一口浑浊的液体便是从月池嘴中吐出,想要恶心一下哈尔斯,但,哈尔斯却是早有防备。

    魂力涌动,一抹黑雾瞬间从身后飘出,裹挟着张口血痰砸到了月池的右眼之上。

    “啊啊啊啊啊”

    身体如大虾般拱起,剧烈的颤抖着,右眼之中也是缓缓渗出一抹漆黑的血液。

    “看看。”哈尔斯脸色诡异,低声笑了几声,把头探向前去,注视着月池流着血的右眼。

    肉眼可见的,一股能量作用在眼睛上,缓缓恢复着他的伤势。而这股能量哈尔斯最是熟悉,无他,正是哈尔斯所擅长的灵魂之力。

    片刻,看着月池已然恢复完好的右眼,哈尔斯不由得啧啧称奇。

    声音嘶哑低沉,却是毫不掩饰那其中的一丝欣赏。

    “真是罕见的天赋,只是可惜,还是到极限了.......”

    轻叹一声,哈尔斯缓缓站起,走到一旁的椅子上缓缓坐下,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片刻,哈尔斯右手撑着下巴,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视线重新落到了月池身上。

    “出于某些原因,我决定大发慈悲,放你一马,送你一程,免得你再这么痛苦,是不是应该感谢我。”

    即将要死,月池却没有半分害怕,眼中还隐隐有着一丝解脱。

    脸上浮出一丝笑意,月池虽然笑着,但却仍有着一丝怨毒,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有恃无恐的笑着诅咒到:“哈尔斯,你以后必定也会经历同样的折磨和痛苦的,一定!”

    像是被月池的话语勾起了什么回忆,哈尔斯稍稍愣了一下随后,脸色阴冷了下去,转身向外走去,同时,一朵魂焰自空中浮现,缓缓的落到了月池的身躯之上,猛然剧烈燃起,将月池整个人都包裹在了火焰之中。

    “啊啊啊啊啊”

    月池的惨叫声,穿透了墙壁,回响在武魂殿的牢狱之中。

    他还在笑,却是没有骂,只是不停地诅咒着。

    “哈尔斯,你一定,一定,会尝到这些痛苦的滋味,百倍,千倍!!!”

    脸色毫无波动,哈尔斯安静的离开了牢狱,没有回头,没有生气。

    眼睛看着那缓缓飘落的落叶,声音低不可闻。

    “折磨吗?我早就经历过了啊.......”

    -------

    “吱”

    推门声将比比东从迷迷蒙蒙的状态中惊醒,没有起身,而是慵懒的仰过头,倒着看向门口。

    “哈尔斯~”

    怀孕后比比东似乎更爱撒娇了。

    看着躺在躺椅上一脸娇憨,伸出双手求抱抱的比比东,哈尔斯无奈的走过去,伸手抱住了比比东,低头亲吻了一下比比东的头发,随即低下头附耳到比比东隆起的小腹处,一脸温柔地听着,声音也是放低了几分。

    “宝宝还好吗?”

    “啊~”

    比比东鼓着脸,轻轻的咬了下哈尔斯的手,娇嗔道:

    “啊啊啊,哈尔斯,你不爱我了,你以前都是先关心我的~”

    哈尔斯莞尔,从比比东小腹处抬起头,伸出脸颊蹭了蹭比比东的脸颊,感受着那光滑的感觉,哈尔斯忍不住伸手轻轻的掐了下比比东的俏脸。

    “哪有,我还是最爱你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