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八十四章 一念决生死
    是夜,哈尔斯站在武魂殿侧殿外,透过窗户,看着房间内安然睡去的那个俊俏女子。

    感受着一丝湿润感出现在肩头,哈尔斯微微仰头看着渐渐阴沉下来的天空,已然有一丝雨滴开始缓缓的滴落。

    有些愣神,直到上身已经全部被打湿后,才想起来运转魂力,阻挡着头顶的小雨。

    武魂殿侧殿旁便是一片森林,雨夜,空气格外的清新,但哈尔斯似乎并没有感到心情舒畅,反而是有些惆怅。

    灵魂之力运转,眼中燃起了两朵惨绿幽蓝色魂焰。透过魂焰,哈尔斯,注视着房间内的两朵灵魂之火。

    比比东的灵魂之火与大多数人的灵魂之火都不太一样,并不是莹绿色,反而是程暗红色,就像.......干涸的血液。

    或多或少,哈尔斯能猜到一点原因,就是那枚刻印在比比东灵魂深处的烙印,那现在正散发着一股奇异能量恢复着比比东身躯的烙印。

    摇摇头,哈尔斯只觉得自己的修为还是不够,否则必能看出这种能量的本源。

    不再去注视那一枚奇异的烙印,哈尔斯双眼微眯,比比东腹中孩子的灵魂之火,清楚地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那是一种与所有人都与众不同的灵魂之火,既不像她父亲那种精纯至极且庞大的灵魂之火,也不想她母亲那样的充斥着血腥杀戮的暗红色灵魂,而是一种晶莹的暗紫色灵魂之火,细细看去,更像是一颗水晶,而不是,灵魂火焰。

    很奇特,每当哈尔斯直视着那朵灵魂之火,一股莫名的喜意便会悄然萦绕在心头,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油然而生。

    脸色柔和,但眼中魂焰跳跃的愈发剧烈,能看出哈尔斯的心里还是有着浓浓的自责和愧疚之情。

    如没有这件事,自己的孩子或许在不久出生后,会是多么的健康,也是多么的快乐,但现在,却是要承担着随时都有可能溃散湮灭的风险。

    两双大手紧紧的攥起,苍白的手背上似有青筋暴起。

    那个决定要尽快实施了,自己不能再等,也不敢再等了.......

    雨还在下,人也一直在那儿。

    ------

    今日的武魂殿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肃杀的紧张气息,自太阳初升,便有着许多的武魂殿高层在陆陆续续的前往着教皇殿,他们只是接到命令,说是又要事宣布,却并不知道,是怎样的事。

    走廊里,武魂殿长老莫然一脸严肃的走着,冷不防一只手在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轻叹一声,莫然无奈的转过头看向身后一个自位于半空中的孔洞中钻出的黑袍老头。

    “老黑,多大年纪了,能不能正经点,别在像个小孩那样了行不行。”

    “嘿嘿”

    老头脸上泛起一抹笑容,笑声却是从莫然身后响起。

    “老莫,我跟你讲,人,就是要多笑笑,笑一笑十年少,你笑了就说明你心情好,心情好了,修炼也是事半功倍,要不然我为什么现在都94级了,你却还是91级?”

    听到老头如此说道,莫然有些不服,转过身去,面容也不再严肃,而是吹胡子瞪眼的望着老黑,声音稍稍有些提高:

    “你放屁,老子一个辅助系本来修炼速度就慢,更别说你当年还是我们那一批里天赋最好的,你跑这和老子装来了?”

    “看看”老黑撇了撇,声音却是又从另一侧响起,“堂堂武魂殿长老,就这素质?我都嫌丢人。”

    “行”莫然点点头,伸手指着空无一物的空气骂道,“你他娘的看下次老子给不给你治疗,你就直接等死就行了。”

    “唉,别啊,然哥。”一个人影突兀的从空气中钻出,嬉皮笑脸的搂上了莫然的肩膀。

    “我就开个玩笑,不至于蛤。”

    “哼”

    莫然哼了一声,却是没在说什么。

    见状,老黑不着痕迹的转移着话题。

    “唉,然哥,你说这次教皇把我们召集过来是要干什么?”

    “不知道。”说到正事,莫然的脸色也是严肃了许多,“不知道,但是据我所知,这次召集我们的好像并非是教皇陛下本人,似乎是她的那个随从吩咐的。”

    “嘿”老黑嘿然一笑,意味深长的说道:“不是然哥,还随从呢,真没看出点什么?”

    “看出啥?”

    老黑拍了拍莫然的肩膀,笑的不行:“然哥,果然你到现在都是老处男是又原因的,你难道没看出来,人家和教皇陛下,是一对吗?”

    “是吗?”莫然有些懵逼。

    “嘿”老黑一笑,左右看了看没人,凑到莫然耳边悄声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教皇陛下怀上孩子了?”

    “我靠?”莫然严肃的表情终于破了功,一声粗口就是喊了出来。

    “嘿嘿,回头,回头我和你说,咱先去教皇殿,去看看到底是不是那小家伙在那里。”

    “嗯”

    --------

    教皇殿

    哈尔斯穿着一身标志性的墨绿色长袍,沉默的站在教皇宝座旁边,冷眼看着陆陆续续进来的武魂殿高层。

    不知过了多久,再也没有人进入,环视一遍殿下,哈尔斯那低沉嘶哑的声音缓缓响起。

    “传达教皇陛下的一个命令,自明日中午起,武魂殿将会对一众不愿归附或者阴奉阳违的宗门和势力进行讨伐,第一波攻势要求不留活口,务必要让他们见识到武魂殿的恐怖!”

    一盘安静,场下一众人等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许久,一个瘦高的中年人自人群中站出,咬着牙,俯身行礼,恭敬的问道:

    “见过哈尔斯大人,属下斗胆,敢问教皇冕下此时在何处?”

    “教皇冕下身体不适,正在休养,今天全权有我负责,有问题吗?”

    中年人腰弯的更深了,恨不得把头埋到地下,去躲避哈尔斯那阴冷至极的目光。

    “没有”

    “那就好”

    哈尔斯兜帽下的嘴角微微翘起,一抹阴冷的笑意浮上面庞。

    “还有反对的吗?”

    哈尔斯环视着众人,看着众人面上的表情,有些眉头紧皱,有些面无表情,有些则是眼中闪过一丝兴奋。

    稍等了片刻,见没有人出声,哈尔斯这才微微抬起头,穿过大门,看向了远方。

    “准备好,迎接盛宴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