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随着树人的一声怒吼,无数暴躁至极的魂力和自然之力充溢在巨大的山谷之中,就连原本与武魂殿高层在一团的自然神教长老也是面露慌色的匆忙拉开距离。

    一瞬间,无数的粗壮树根和藤蔓自地下钻出,狂暴的将无数的自然神教弟子和血河从属碾压成血泥,瞬间吸入其中,几个呼吸间,原本褐色的树根和藤蔓就已经变成了血红色。

    六名武魂殿长老已经是聚集到了一起,远远的离开了战场,面色也有着些许的凝重。

    看着战场中心的两个巨兽,哪怕他们也是九十多级的封号斗罗,也不禁感到心脏微颤,不管实力多强,巨大的体型总是会给人以震撼。

    但尽管心里有些震惊,但他们并不觉得自然神教会有翻盘的机会,因为,哈尔斯,这支队伍真正的领导者还隐藏在暗中,观赏着这一切。

    而现在,与这名树人战斗在一起的只是他的一个造物,他们并不觉得这个造物的实力会超过他的创造者。

    巨大的轰鸣声中,无数的藤蔓和树根已是迅速的收拢,将自然神教祭祀化作的树人包裹在内。

    三个呼吸,原本扎根于大地中的树人已是缓缓的从地下拔出了双腿,站立起来,身高已是暴涨到八米有余。

    如果说原本的树人还能看出一丝自然的味道,但现在,遍体布满血红色花纹的棕褐色树人,看起了更像是一个邪恶的恶魔。

    嘶哑低沉的声音从树人身周的阴影处缓缓响起,分辨不出方位的低语听起来更是有些恐怖。

    “看起来,你已经彻底堕落了.......呵呵,太香了.......”

    树干上的面孔狰狞,似有浑浊的汁液从嘴巴处滴落,感受着体内远远不断传来的力量感,自然神教祭祀巨大右手缓缓握紧,一抹狰狞的笑容也是浮现在其上。

    “不,这只是回归自然之神的怀抱,我们都是自然之神的孩子!!”

    “呵呵......”

    轻笑一声,阴影中再也没有声音传出,哈尔斯再一次销声匿迹。

    没有去寻找哈尔斯,祭祀现在只想将面前同样狂暴的战争机器干掉。

    怒吼一声,祭祀猛地抬起左手,对着战争机器遥遥虚握,霎时间,无数的能量暴起,无数根散发着凶暴气息的巨型树根和藤蔓猛然从地下钻出,握向了战争机器。

    “噗嗤”

    利器入肉的声音响起,大股的暗红色血液飚出,战争机器的身躯已是被无数的藤蔓洞穿。

    脸上猖狂的笑意不减,祭祀伸手一挥,右臂之上长出了几条长长的藤蔓,拧成一股,化作一条长鞭,扫向了山谷中的黑暗之处。

    “你的玩具已经坏掉了,你还不出来吗?难道武魂殿之人都是一群缩头乌龟吗?”

    没有人回应,却是一声清脆中带着些成熟妩媚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傻逼”

    面色一怒,祭祀猛地转过头,看向了在远处围观的朱希妍,抬手指向了她。

    “你,将会成为自然之神的祭品!!!”

    全然没有害怕。朱希妍反而一脸玩味的冲树人的身后努努嘴。

    自然神教祭祀一愣,却是突然听到了一声低沉的嘶吼声从身后响起。

    “吼~”

    回过头去,却是看到了身躯被无数藤蔓洞穿的战争机器已是伸出双手握住了胸前的一根藤蔓,双手燃起了一抹黑色的火焰,不断地焚烧着树藤。

    半个呼吸不到,粗壮的树藤已是被烧断,伸展身躯,战争机器伸手将那些树藤从身体中扯出。

    黑雾弥漫,短短几息,硕大的创口已然是已经愈合。

    眉头一皱,祭祀脸色难看,又是伸手虚握,许多的的树藤自地下钻出,戳向战争机器的身躯,故技重施,想要将其彻底杀死。

    但这次,战争机器并不会被同一种方式击败两次。

    一股暗红色血液流出,混合着黑雾将战争机器体表的铠甲补全,甚至加厚了一番。

    这次,被加厚的铠甲抵挡住了树藤的穿刺,它缓缓伸手,握住了抵在胸前的两根树藤,缓缓的掰了开来。

    尽管嘴巴已经被黑线缝上,但战争机器依然露出了一抹残忍的微笑,伤口被撕裂,大滴大滴的暗红色鲜血滴落,一股钻心的疼痛也是令它更加狂暴。

    “轰”

    艰难的抗衡着树藤的阻拦,战争机器朝着树人踏出了沉重的一步。

    “吼!!!”

    起先是艰难的缓步行走,在而后则是奔跑起来,右手垂下,原本因为战斧消散而空出的手中又是一把巨大的战斧缓缓凝出。

    粗壮的大腿猛然弯曲,坚实的地面被踩出了一个巨坑,战争机器猛然跃起,双手握住巨斧对着自然神教祭祀当头劈下。慌忙的抬手格挡,却是没有料到这把新凝出的战斧的分离,没有什么阻碍,战斧已是砍断了祭祀的右臂,深深的没入了右肩。

    “啊啊啊”

    痛苦的嘶吼出声,祭祀右臂断口处不断的滴落着大股的浑浊的汁液,魂力涌动,创口处生长出许多细小的树藤,缓缓裹紧了创口,意图组织继续流血。

    没有停手,也没有犹豫,战争机器猛地挥舞着左臂轰在了祭祀的胸前,将其轰飞,顺势扯下了自己的战斧。

    一声怒吼,战争机器嘴上的黑线似乎要被蹦断,一抹痛苦之色在其面上浮现,黑炎在身上燃起,手下的力道更是大了几分。

    战斧高举过头顶,战争机器扭转身体,战斧划过一道黑色的弯月,穿过了树人的的躯干。

    “噗嗤”

    一声轻响,自然神教祭祀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魂力悄然消散,一条细线出现在了树人的腰间,一抹浑浊的汁液也是缓缓的渗出。

    腰部的一些细小的枝条舞动,拼命的想要触碰到一起,似乎想要将腰间的裂缝合拢。

    但,无济于事。

    一声巨响,八米多高的树人,彻底从腰部断成两半,倒在地上。

    山谷中彻底安静了下来,除了战争机器极力压抑着的喘息声再无其余的声音,自然神教的其余残党似乎正震惊和悲哀于自己的祭祀就这么死去,对自己的结局也充满了绝望。

    “呵,看起来,还不错........”

    浑身笼罩在长袍里的哈尔斯自战争机器身旁的黑雾中缓缓走出,伸手拍了拍它的腿部。

    “回去吧,去享用你的战利品吧......”

    喘息粗重,战争机器迈着沉重的步伐伸手扯住了自然神教祭祀身上的两根树藤,拖着他消失在了黑雾之中。

    收回视线,环视了一眼山谷内面色灰暗的一众自然神教的残党,嘴角微微翘起。

    “是时候,结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