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九十一章 以战养战,血河的蜕变
    月,已经升起,但今日的月却是被染上了几分绿色。

    战斗已经结束,在失去了教里最高战力之后,剩余的自然神教长老根本不是武魂殿六位高层的对手,很快就摧枯拉朽般的败落。

    武魂殿并没有接受投降,而是将其尽数斩杀。

    哈尔斯站在尸体遍布山谷中,紧闭双眼,嗅着空气中弥漫着的灵魂的味道,哈尔斯有些陶醉。

    “啊,多么美妙的悲惨气息........”

    “嘶”

    深深的吸了口气,哈尔斯缓缓的伸开了双手,似乎要将这一切,拥入怀中。

    身上死寂的气息涌动,浓郁的黑雾缓缓涌出,迅速的蔓延至战场,将遍地的尸体和血泥全部收入了其中。

    无人说话,血河所属是因为朱希妍高压的统治形成的那一股略显怪异的风气,那六名武魂殿高层则是被这诡异的场景给震惊到难以言语。

    阴风渐停,黑雾消散,山谷中又是恢复了宁静和开战前的景象,只是较之之前地面矮了几公分。

    重新将双手藏于长袍之下,哈尔斯淡淡的转身,向着山谷外走去。

    声音嘶哑且低沉:

    “走吧,不要让这场盛宴就此停止........”

    ---------

    黑雾世界

    两帮人马泾渭分明,六名武魂殿高层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朱希妍则是带领着血河成员待在远处,闭目养神。

    “希妍,带着你的人到我这里来........”

    哈尔斯的声音传入了朱希妍的脑中,将她从休憩中唤醒。

    睁开眼,眼中闪着一丝莫名的光彩,朱希妍起身,声音妩媚。

    “血河所属,跟我走。”

    没有回答,所有在那一战中幸存下来的血河成员皆是沉默的起身,跟在了朱希妍的身后。

    没有去看那六名武魂殿高层,朱希妍循着老师的指引走入了周围的黑雾之中。

    黑雾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混淆朱希妍的感知,只是走着,却并无法分辨到底走了多久。

    终于,朱希妍似乎到达了哈尔斯所处的位置。

    刚一出黑雾,朱希妍便闻到了一股令她心颤不已的血腥味,甚至就连她身后一直面无表情的血河成员也是眼泛红芒,面色激动。

    美目微闭琼鼻微动,朱希妍似乎在竭力的捕捉着空气中的血香。

    “别愣着,到这来.......”

    哈尔斯并没有等待,而是出声打断了朱希妍的陶醉。

    眼睛睁开,朱希妍修长的脖颈处咽喉滑动,一抹口水被她吞了下去。

    “走”

    声音有些迫不及待,甚至步伐都开始小跑起来。

    很快,一座略有些破烂和阴森的宫殿便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朱希妍虽然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但她却是在其中感受到了哈尔斯的气息。

    率先走入了敞开的宫殿大门,映入她眼帘的是无数惨绿色火焰的蜡烛。

    烛焰无风自动,跳跃着的火焰照的众人身上忽明忽暗,平添了几分诡异。

    尽管环境阴森,但朱希妍心中却是没有半分恐惧,反而是有着一些迫不及待。

    踏过一个宽敞阴森却又典雅华贵的大厅,朱希妍带着众人来到了内殿之中。

    刚一走进内殿,便看到一个雄伟的黑色身影,背对着他们,站在了一个巨大的池子前。

    微微低头,朱希妍尊敬的向哈尔斯行礼,身后的血河所属也是连忙照做。

    没有转身,哈尔斯右手伸出,似乎有着源源不断的能量在向面前的池子里倾注。

    抬起头,朱希妍越过哈尔斯的身影看向了面前的池子,她能感受到,那浓郁的血腥气正是从这片池子里发出的。

    片刻,哈尔斯缓缓收回了右手,看着一片猩红中又散发着些许绿芒的池子,眼中闪烁着未知的光芒。

    “来看看我为你准备的东西,这应该是你的最爱。”

    听到哈尔斯的话,朱希妍缓缓走上前,蹲下身,颜色迷离的注视着这片血池,伸手缓缓探入了其中。

    手掌刚一伸入,朱希妍娇躯猛地一颤,一股强大暴躁的能量迅猛的冲入了她的体内,瞬间便冲击的朱希妍的经脉有些隐隐作痛。

    看着浑身僵直的朱希妍,哈尔斯兜帽下的嘴角微微翘起,魂力涌动,一抹黑雾缓缓的将朱希妍包裹住沉入了池底。

    看着朱希妍的身影消失,哈尔斯出声对说道:

    “你们也下去吧,各自分配好区域,记得用魂力保护一下自己的经脉。”

    “是”

    听到哈尔斯的话,一众血河成员先是恭敬的躬身行礼,而后便是缓慢有序的找了一个位置,魂力运转,小心翼翼的走进了血池中。

    不多时,诺大的内殿中,就只剩下哈尔斯一个人了。

    他低下头,看着稍稍有些沸腾的血池便是隐入了黑暗之中。

    -------

    黑雾世界里,似乎没有灰尘,朱希妍等人已是在血池中待了三个月了,池中的血水已是全部消失,变成了朱希妍和一众血池成员体表的一层血茧,可以看出,朱希妍的血茧是最厚的,也正是证明了她的实力是这些人中最为强劲的。

    看着朱希妍所化的血茧,哈尔斯不由想到四年前,那个在课堂上唯唯诺诺,及其自卑的少女,不由得感叹时间的强大。

    正想着,血池中的一个血茧中的气息突然一滞,随即便缓缓消散。

    脸色毫无波动,没有哈尔斯做出什么动作,池子底部便好像突然变软,缓缓的将那颗血茧吞了下去,过了片刻,一个惨绿色的灵魂悄然从池底钻出,眼神迷茫无神,呆立在那里。

    哈尔斯没有去看那个灵魂,而是继续注视着属于朱希妍的血茧。

    过了片刻,那个灵魂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召唤,缓缓地走出池子,走进了无边的黑雾之中,消失不见........

    是的,哈尔斯并没有告诉他们这种仪式是有几率失败的,但一切都是无法保证百分百的,不是吗?

    盘坐在血池边,哈尔斯默默的闭上了双眼,进入了冥想,感悟着自身武魂的奥秘。

    --------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待哈尔斯睁开眼时,便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双目睁开,一抹摄人心魄的魂焰在哈尔斯的眼眶中一闪而过。

    虽然只是出现了一瞬,但哈尔斯身周的黑雾都似乎受到了什么威慑,瞬间远离了哈尔斯的身周。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哈尔斯抬起双手,看着好似死人一般的皮肤,沉默不语。

    许久,哈尔斯才放下双手,重新将双手藏到了长袍中,而后稳稳的站起了身,看向了血池中那仅剩的三十颗血茧。

    感受着不断传出的阴冷且血腥的气息,哈尔斯嘴角缓缓弯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

    “灵魂的价值,是什么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