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九十二章 死亡,亦或是新生?
    清脆的破裂声不断地响起,同时,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和死寂的气息也逐渐弥漫在这个内殿中。

    嗅着空气中混杂的气息,哈尔斯却在其中感受到了新生的味道。

    “啪”

    一声脆响,一片血痂掉落在地,一抹鲜艳的红色从血茧中露了出来。

    眼睛还是闭合着的,睫毛却在微微抖动,朱希妍身躯蜷缩着,一头齐腰的红发遮掩了那嫩白美妙的裸体。

    睫毛微动,双眼也在缓缓张开,手腕处突兀的出现了一个伤口,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将朱希妍的身体密实的裹住,接着,一股浓郁的血色能量喷涌而出,迅速的融入了朱希妍的血液之中,魂力波动,一身修身的血色长裙出现在了朱希妍的身上。

    双眼已是完全睁开,只是一双血瞳却是变得更加妖冶,当你直视那对眸子,你会感受到一股诱惑扑面而来。

    低下头,朱希妍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无他,只是因为在自己的体内,她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强大气息,而这股气息,她不止一次的在自己的敌人和目标身上感受过,这是魂圣的气息。

    “看起来,这次的提升很大........”

    熟悉的低沉嘶哑的声音从一旁响起,将朱希妍从愣神的状态中惊醒了过来。

    “老师........”

    嘴里说着,朱希妍抬头看向了哈尔斯,但那一瞬间,却仿佛遭到了重创。

    话语戛然而止,鼻腔和双耳更是有鲜血汩汩流出。

    猛然将头扭开,朱希妍闭上了双眼,不再去直视哈尔斯,如此过了许久,脑中的眩晕感才好了些许。

    看着朱希妍的反应,哈尔斯眉头微皱,出声问道:“怎么了?”

    “.......老师,你......能不能........收敛一下气势,我......我.......有点撑不住了.........”

    听着朱希妍断断续续的话语,哈尔斯心中疑惑更甚,低声呢喃道:

    “我?”

    凝神内视,哈尔斯迅速检查着自己,却是丝毫没有发现。

    没有听到哈尔斯的回答,朱希妍似乎知道了哈尔斯的疑惑,强忍着不适,紧闭双眼,扭过头面向哈尔斯说道。

    “您的头部,那股气息,无法直视,阴冷,残暴,死寂,深邃.........”

    一个接一个的词语从朱希妍口中蹦出,哈尔斯似乎明白了她看到了什么。

    一抹笑意浮上嘴角,他运转魂力,包裹住了自己的灵魂。

    “看起来,你这次的收获,远不止这些.........”

    庞大的压力突然消失,朱希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是缓缓吐出,面色有些苍白,试探着睁开了双眼。

    终于,这次她直视哈尔斯的时候,再也没有感受到那股庞大的气势。

    松了一口气,朱希妍叹了口气:

    “老师,你知不知道,我差点死在了你的手下。”

    听着自己弟子这撒娇般的话语,哪怕是哈尔斯,脸上也不禁露出了一抹微笑。

    “恭喜你,希妍,你迎来了蜕变。”

    “蜕变.......”

    朱希妍低声的重复一声,又是感受起体内奔涌的力量。

    “确实如此,我也没有想到,只是一次仪式,竟能让我提升十级的魂力。”

    听到朱希妍的话,哈尔斯摇了摇头,略显神秘的说道:

    “不,这只是你这次最小的收获。”

    “最小的收获?”

    朱希妍的脸上满是疑惑,但她却突然想到了自己刚刚感受到的庞大气息,只是她原以为这是魂力提升带来的,但听哈尔斯这么说,似乎并不是。

    “是我感受到老师你身上的那股气息吗?”

    朱希妍如是问道。

    点点头,哈尔斯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当然,我也没有料到你只是经过了一次仪式,便踏足了这个领域,这个死者的领域,亦是生者的领域。”

    朱希妍很聪明,或者说,身为曾经的朱家候补继承者,这才是真正的她。

    “是灵魂吗?”

    “是的”哈尔斯赞许的点点头,眼中满是满意之色。

    “是的,灵魂,生者的本源,亡者的依存,也只有真正掌控了灵魂,才能超脱生死,而在掌握灵魂之前,皆是蝼蚁。”

    哈尔斯低沉嘶哑的声音就好似从深渊传来,重重叠叠,晦暗不明,阴冷.........但在朱希妍听来,却好似仙籁一般悦耳,这不正是自己苦苦追寻的东西吗。

    恭敬的低下头,朱希妍发自内心的行礼,声音中少了点酥柔和妩媚,却是多了几分肃穆。

    “老师,感谢您,是您带给了我新生,是您见我从那无尽的深渊中解救了出来,我的一切,都是您给予的。”

    脸上的笑容柔和了几分,伸手拍了拍朱希妍的肩膀,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眼中的目光,投向了血池中那剩下的二十九枚血茧。

    “准备迎接你的从属吧,一个女王,没有从属可是不行。”

    抬起头,朱希妍眼中仍充满了浓浓的感激之情,却是没有再说什么,遵循哈尔斯的指引,看向了池中的血茧。

    余光瞥到朱希妍的表情,哈尔斯心中一笑。

    “我也同样是,被解救的啊.........”

    --------

    池中的二十九枚血茧不约而同的发出了碎裂的声音,血茧表面也同样的出现了一道道裂痕,下一个,一股股邪恶死寂血腥的气息冲天而起,就连内殿中弥漫的无数黑雾也是被微微吹动,泛起了一丝波澜。

    与朱希妍同样颜色的红发自血茧中显露出来,一个又一个皮肤苍白的的人类缓缓的伸展着身躯,同样的鲜血流出,也在众人身上化为了一身暗红色的衣衫,但变化并没有停止,那大量的血液反而是继续翻滚,又在衣衫之上,凝成了一副副狰狞的甲胄。

    “啪嗒啪嗒”

    脚步声响起,二十九名全新的血河所属整齐的站在了朱希妍面前,缓缓单膝跪下,深深的下头,恭敬的说道:

    “参见女王。”

    见到这二十九名从属,朱希妍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表情,一抹冷艳之色浮现,朱希妍声音清冷但却不失妩媚:

    “从今往后,你们,名为血裔!!!”

    “遵命!”

    齐齐的低喝声响起,远远地传出了这座宫殿,直冲云霄,一股庞大且邪恶的气势猛然将黑雾冲散。

    这是他们,在向他们的王,致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