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章 陷阱?
    一股淡淡的黑雾悄然在一个山谷中停下,缓缓散去,显出了其中哈尔斯的身形。

    就如初来的时候一样,哈尔斯依旧穿着他那件黑绿色的长袍,面庞也依旧隐藏在那兜帽下的阴影之中,看不真切。

    哈尔斯没有直接去高级九班,而是先来到了这个自己曾经居住过得山谷。

    他看着河对面的那栋木屋,在魂焰的视界里,里面空无一人,但却一直给他一种被窥视的感觉。

    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哈尔斯转过头,兜帽下的嘴角微微翘起,流露出一抹玩味的微笑,而后自顾自的走到了自己的木屋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气,他看向了客厅的窗台上摆着的一个花瓶,花瓶里插满了许多鲜嫩的花朵,哈尔斯知道,这是于小雅放的。

    没有多看,哈尔斯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推门而入,哈尔斯眼睛一下子就看到了那床铺旁边的立式书架,他走过去,伸手取下了那本自己翻看次数最多的书籍。

    习惯性的把手在长袍内擦拭了一番,哈尔斯打开了书籍,坐在了书桌前,翻看起来。

    尽管没有点灯,但这丝毫不妨碍哈尔斯的阅读,很快,他就沉浸在了其中........

    这一看,就是一个时辰.........

    缓缓的翻过最后一页,哈尔斯有些意犹未尽的咂咂嘴,伸手合上了书籍。

    想了想,哈尔斯腰间魂引之灯浮现,伸手将这本书放入了其中。

    站起身,哈尔斯舒展了一下身躯,将不知何时摘下的兜帽再次扣到了头上,而后,向门外走去。

    轻轻的关上了门,哈尔斯在门前站定,眼睛望着夜空中那一轮明月,低沉嘶哑的声音从口中吐出:

    “久等了........”

    没有人回应,哈尔斯嘴角翘起,微微侧头,看向了河对面的树林,眼中已是燃起了幽幽的魂焰。

    仿佛是知道了自己是真的被发现而不是哈尔斯在诈,树林中有影子在晃动,许多的人影走了出来。

    看到走出的众多人影,哈尔斯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眼中魂焰跳动的愈发剧烈了。

    “好久不见........”

    没有回答,于小雅面色复杂的看着面前这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心中有话却是堵在喉中,难以言说。

    看了眼于小雅,哈尔斯看向了在于小雅身后站着的三十四名学生,嘴角带着笑意,轻声说道:

    “好久不见了,为什么要站在那里,难道忘记我是你们的老师了吗?”

    面面相觑,一众高级九班的学生之前只是从于小雅那里得知自己今日要参加一个行动,猎杀一名高级魂师,还以为自己已经跻身到了另一个层次,却没想到,猎杀的目标,竟然是自己失踪四年的老师。

    罕见的。一众高级九班的学生脸色出现了犹豫的神色,下意识的,他们看向了站在自己身前的徐宁,这是他们的代班长。

    徐宁没有说话,面上也是面无表情。

    他站在那里,没有说话,就好似没有听见哈尔斯的话一样。

    哈尔斯看着徐宁,记忆中对他还是对他有着几分印象,无他,正是因为他是一种学生除了朱希妍外,改变的最快的一名。

    不知为何,哈尔斯竟没有发怒,甚至脸上的笑容更甚。

    “很好.......”

    低沉嘶哑的声音令徐宁猛地觉得心底一阵发寒。

    但他还是不为所动,继续站在那里,只是依稀可以看见他浑身的肌肉都已经绷紧,在他的感知里,哈尔斯所站的的那个位置就好似一个深渊,一眼望不到底,更是时时刻刻散发着死寂阴冷的气息。

    没有再去看徐宁,哈尔斯继续扫视着缓缓呈包围之势将自己围起来的众人。

    突然,他在右侧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哈尔斯微微低头,让兜帽遮掩了自己的面庞。

    “宋院长,好久不见......”

    听到哈尔斯的问候,宋公然颤抖着自己那为数不多的胡子,脸色有些阴沉。

    “别叫我院长,这会让我感到耻辱和恶心。”

    “你个混蛋,是我当年瞎了眼,让你这个别有用心之人进入了学院。”

    “呵”

    哈尔斯淡淡一笑,眼中的魂焰愈发耀眼,竟将这漆黑的夜照的有些灯火通明。

    “可别这么说,院长......”哈尔斯嘴角微微翘起,一个玩味的笑容浮现,“你看这写学生,难道不是同龄人中,最顶尖的存在?”

    脸色阴沉,宋公然气的有些手抖。

    “你还说?你看看你把他们都教成什么样子了?为了胜利不择手段,甚至对同伴一点友情也不存在,为了任务和胜利,他们甚至可以毫不犹豫的抛弃掉同伴的姓名,这难道,还不够吗?!”

    “可这些来学校的魂师的作用,难道不就是战斗吗,相比之下,我的教学反而令他们的杀戮技术更加高效了。”

    “你小子.......”

    宋公然胡子微颤,一张老脸气的有些发黑,手指颤巍巍的指向了哈尔斯,却是说不出话来。

    “啪啪”

    一直同样衰老的手从宋公然身后伸出,拍了拍他的肩膀,出声到。

    “行啦,宋院长,既然已经证明了这些学生的忠诚,那么这个人就交给我们了,不必再多费口舌,反正今晚过后,他都将是一个死人。”

    一个绿袍老者走了出来,眼神阴翳的盯着哈尔斯,浑身一股磅礴的气势散发。

    “看起来,只有你一个人来了,这么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的吗?”

    看着魂力涌动,似乎想要动手的绿袍老者,哈尔斯声音低沉的笑了笑。

    “桀桀,看起来,你们还不知道........”

    老者一愣,气息也是一滞。

    “不知道什么?”

    呵呵一笑,哈尔斯却是没有再回答。

    老者的脸色愈发阴沉,眼神也透露出一股杀气。

    “你不说,也没关系,不管发生了什么,你今天晚上都是必死无疑,就让这‘秘密’陪着你一起去死吧.......”

    衣衫鼓动,哈尔斯隐隐感觉到,一股气机,已经锁定了他,只要他一动,对面的老者还有那隐藏着的敌人,就会如利箭离弦吧杀向自己。

    但哈尔斯心中并没有畏惧,反而还有几分期待。

    左腰间隐隐一抹绿光浮现,魂引之灯悄然浮现。

    他侧过头,看向那栋属于于小雅的木屋,出声说道:

    “一直在窥视我的那位还不出来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