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零四章 草叶怪人,未知的花朵
    “为什么要背叛我呢?”

    哈尔斯饶有趣味的问道。

    身体有些虚弱,徐宁的身体不住想要跌坐在地,但哈尔斯刺入它体内的钩镰勾住了他的身体,不让他倒下。

    脸色苍白,徐宁的脸色却依旧没有一丝波动。

    徐宁的声音有些微弱:

    “难道不是您告诉我们必须服从命令吗,我只是遵从命令罢了.........”

    呵呵一笑,哈尔斯伸手扯出了钩镰,顺手带出了一大片弯弯绕绕的肠子和一个灵魂。

    随手将那肠子丢到地上,哈尔斯有些惊喜的看着手中的灵魂。

    与寻常的灵魂不同,徐宁的灵魂呈现出暗黑色,但仔细看去,却又一点猩红色,轻轻的嗅了嗅,哈尔斯发现徐宁的灵魂的味道竟然比一些强大的魂帝魂圣都要香,这无疑表明这个灵魂的质量之高。

    哈尔斯看着手中的灵魂,忍不住的咽了口口水。但想了想后,哈尔斯还是强忍着那爆棚的食欲和饥饿感,将徐宁的灵魂揉成了球状塞入了魂引之灯内。

    待一切结束后,哈尔斯似乎因为食欲未被满足而显得有些暴躁,看了看在场众多魂师,哈尔斯低声一笑,身周黑雾弥漫,身形已然是消失不见。

    接下来的五分钟里,整个山谷化成了一片地狱,没有一个魂师能逃过哈尔斯的杀戮。

    不知为何,哈尔斯并没有对于小雅和宋公然动手,难道是因为曾经的过往放了他们一条生路吗?

    没有人知道哈尔斯是怎样想的,尽管于小雅看着那些惨死的同伴和学生,悲愤的想要冲上去,但宋公然却是死死的抱住了她,组织了她的动作。

    终于,山谷中只剩下了哈尔斯、于小雅、宋公然三人。

    宋公然双手用力按住于小雅将她按在自己身后,自己挡在于小雅前面直视着哈尔斯,面色难看。

    “小子,我们不会再阻拦你,能否看在小雅这丫头喜欢你的份上,放过她一条性命,如果你觉得不够,老头子的命也随你拿去。”

    甩了甩手上的鲜血,哈尔斯眼中的魂焰稍稍平静了一些,他看着宋公然和他身后还在挣扎着的于小雅,伸出猩红的舌头舔舐了一下苍白的干裂的嘴唇,清理掉了其上飞溅上的几滴血珠,低声的呢喃道:

    “你不想她死是吗?”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宋公然伸手握住了于小雅的右手,停顿了片刻,坚定的回答道:

    “是的,我把她就当成我的孩子,我不允许她死在我的前面!”

    宋公然身后的于小雅身躯微颤,眼中溢满了泪水。

    大滴大滴的泪珠滑落,于小雅意识到,曾经的自己是多么幼稚和倔强。

    “那好.......”

    哈尔斯看着宋公然的双眼,伸手缓缓将兜帽扣了上去。

    “那就,拿你的命,换她的命吧.......”

    话音未落,一股黑雾已是瞬间弥漫在了这小山谷内,将一切都隐藏在了黑暗之中。

    宋公然认命的闭上了眼睛,右手也是缓缓的松开了于小雅的右手。

    “噗嗤!”

    利器入肉的声音响起,宋公然下意识的绷紧了身躯,却是发现身体上并没有疼痛传来。

    愣了一下,宋公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发疯般的转身,扑向了于小雅所在的方位,却只是摸索到了一具逐渐冰凉的躯体。

    “老头子,好好活着,对不起.......”

    黑雾中,似有声音传进了宋公然的耳朵,他猛然抬起头,看向前方。

    隐隐约约间,他似乎看见了一个虚幻的声音正面带不舍的被吸引近黑雾之中。

    正是于小雅的灵魂。

    他猛地窜起身,拼命地奔向于小雅被吸走的方向,伸出右手,想要抓住她,最终却是捞了个空。

    “噗通”

    宋公然愣愣的跪下,眼中茫然的看着于小雅的灵魂消失,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是感到一股疲惫感袭来,眼皮仿佛灌了铅般的沉重。

    “砰”

    宋公然一头抢在地上,呼吸微弱,昏迷了过去。

    ---------

    哈尔斯循着那视界中的一丝痕迹来到了学院深处的一座塔状建筑前,缓缓站定,哈尔斯嘴角玩起一个大大的弧度,眼中的魂焰也是熊熊燃起。

    “踏踏踏”

    哈尔斯缓缓的走进塔里,打量着塔内的一切。

    其貌不扬的塔内,装扮竟有些诡异,无数的空花盆里,是猩红的土壤。

    哈尔斯将目光从花盆里上移开,开始打量着墙壁。

    突然,哈尔斯目光一凝,眼中的魂焰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缓缓走到一栋墙的前面,哈尔斯看着墙上的一朵花的烙印,不禁伸手抚摸着自己右脖颈,因为,在那里,也有着一朵和墙上同样的花朵烙印。

    正当哈尔斯看得有些出神的时候,一道身影突然从一楼大厅内的诸多花盆中钻了出来。

    “想知道这朵花的来历吗?”

    又是那空灵中又带着一点诡异的声音,哈尔斯缓缓转过头,看向了站在自己面前的草叶怪人。

    “你果然没死........”

    草叶怪人莫名的感到有些疑惑,无他,他竟然没在哈尔斯的身上感受到半点的恐惧,反而是感受到了一丝喜悦。

    沉默半晌,草叶怪人继续用那种声音说道:

    “你不害怕?”

    “害怕?”

    哈尔斯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题,他捂住肚子,笑的有些抽搐。

    “哈哈哈哈哈”

    “.........”

    看着面前笑个不停的哈尔斯,草叶怪人一阵沉默,只觉得自己被小看了,身上的气息一凝,原本空无一物的花盆里,突然冒出了数不清的黑色草叶。

    这一株株长着黑色草叶的植株无风自动,看起来像是拥有了生命。

    好不容易停止了笑声,哈尔斯突然抬起头,看向了草叶怪人,眼中的魂焰摇曳,照的草叶怪人身上的草叶有些发绿。

    “这不是你的本体吧.......”

    身形悄然一滞,草叶怪人呵呵一声轻笑,继续说道,只不过那声音听起来却有些反常。

    “呵呵,本体,那是什么东西,你不会还以为我可以分身吧。”

    没有搭理草叶怪人,哈尔斯自顾自的走到了一株长着黑色草叶的植株前,伸手抚摸了上去。

    当看到哈尔斯伸手摸上去的时候,草叶怪人身体不由得轻轻一抖,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那熟悉的低沉嘶哑的声音响起,哈尔斯似乎确认了什么,话语也有些玩味。

    “这些花,就是你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