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零五章 枯萎
    浑身发寒,草叶怪人浑身的草叶似乎都在微微颤抖,那由草叶包裹着的双拳垂在腿侧,用力的握成双拳。

    哈尔斯右手指尖轻轻一掐,虚空中似乎有一声尖利哀嚎声响起,一株黑叶植株已然是被哈尔斯掐了下来。

    断面处缓缓流出了黑红色的不明液体,剩下的半截微微颤抖着,似乎想要缩回土壤里。

    将手中的半截植株放到鼻子下,哈尔斯轻轻的嗅着。

    闻着植株中传来的一股熟悉的气味,哈尔斯眼中魂焰燃烧的愈发旺盛,借着魂焰提供的视界,他看到了那植株中一点瑟瑟发抖的灵魂碎片。

    “真是有趣.......”哈尔斯饶有趣味的打量着这半截植株,将后背毫不设防的暴露在草叶怪人的面前,但他确实一点动作也不敢做。

    无他,他能感受到,只要自己做出一点冒失的动作,自己的灵魂就会受到致命的打击,而这,很可能会让自己遭受重创。

    “我从来没见过如此奇特的武魂,罕见的,涉及到了灵魂。”

    淡淡的说着,哈尔斯并没有选择摧毁手中的这段植株,而是随手将其丢回了花盆里,然后静静的看着它像是活物一般,钻入了土壤里。

    心底暗道有趣,哈尔斯随意的拍了拍手,哈尔斯站起身来,嘴角高高翘起,愉悦的看着似乎松了一口气但又紧张的站在那里的草叶怪人,声音低沉嘶哑的说道:

    “恭喜你,你越来越让我对你感兴趣了.......”

    这一刻,草叶怪人只觉得自己就好像一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面对着一只十万年魂兽一般,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

    如果可以回到从前,他一定会拒绝主持这次猎杀行动,更不会将这多花烙印在自己脖颈处,但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万一........

    苦涩的出声,草叶怪人的声音再也没有之前那般空灵且诡异,反而听起来有些嘶哑。

    “我对你,没有恶意......”

    话没说完,草叶怪人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话没有丝毫说服力。

    果不其然,没等草叶怪人再说什么,哈尔斯便先一步出声打断了草叶怪人的话语。

    “没有恶意?呵.......”

    哈尔斯不屑的笑笑,嘴角也是弯起一抹不屑的弧度。

    “虽然不知道你和那个死在我手底下的那个人是什么关系,同一个组织的人,还是兄弟,这都与我无关,但是我对你们的存在却很是感兴趣........”

    这话说得绕嘴,让草叶怪人有些疑惑。

    但哈尔斯确实真的如此想的,无他,第一个身上这枚花朵同时也是给予自己这枚花朵烙印的人,改变了自己的一生,而面前这个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遇到的第二个具有这多花朵烙印的人,,而他,也让自己见识到了这么多年来,除自己外,第二个涉及到灵魂的武魂。

    如此多的“巧合”,难道不能让哈尔斯对他们产生些许浓厚的兴趣吗?

    站起身,哈尔斯一步一步的靠近着草叶怪人,眼中的魂焰也逐渐蔓延至自己的右手臂,将其化为了一条闪烁着微弱绿芒的骨臂。

    五根手指如玉一般,且比十万年魂兽的骨骼还要坚硬。

    草叶怪人脚步踉跄的后退,知道身躯撞在了塔状建筑的内墙上。

    “啊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哀嚎响起,哈尔斯右手的五根手指已是深深的刺入了草叶怪人的左胸。

    手指微动,一抹莫名的笑容在哈尔斯脸上浮现。

    果然......手指的触感告诉他草叶怪人的体内空无一物,更是找不到心脏的存在,看起来,这具身躯果然就是一个傀儡,只是这种傀儡,哈尔斯从未见过。

    心中兴趣更甚,哈尔斯手掌发力,及其轻松的就将草叶怪人胸前的那一片撕了下来。

    看着空洞的胸腔,哈尔斯那强大且压迫力十足的灵魂之力散出探索着草叶怪人的胸前。

    草叶怪人身上的草叶微微颤抖,面部看不很清的表情似乎有些委屈,就好似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妇人一般,任由哈尔斯探索着自己身躯。

    草叶怪人感受着哈尔斯的灵魂之力肆无忌惮的在自己体内乱窜,只觉得内心五味杂陈。

    想他堂堂一个封号斗罗,却是落魄到被敌人随意玩弄,自己确实一点反抗也无法做出。

    一念至此,草叶怪人竟有些想哭。

    谁让自己“恰好”被哈尔斯的能力和武魂所克制呢,自己的武魂就好像是哈尔斯的下级武魂,在哈尔斯面前,甚至提不起反抗的欲望。

    正在肆意探索着的哈尔斯突然动作微顿,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片刻,他收回了那股庞大的灵魂之力。

    “看起来,你的运气很不错........”

    听着哈尔斯那对自己来说宛如魔音的话语,草叶怪人也是一愣,但随即意识到,自己或许不会死了。

    似是无意间撩了一下兜帽,哈尔斯将自己脖颈处的花朵烙印暴露在了草叶怪人的视线中。

    “这是.......”

    草叶怪人一愣,再回过神来却是发现哈尔斯依旧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高塔内,只剩下哈尔斯那低沉嘶哑的声音缓缓的徘徊:

    “好好活着吧,希望你还能带给我更大的惊喜.......”

    看着古堡内最后一抹黑雾散去,草叶怪人瞬间瘫软的倚着墙壁,跌坐在地。

    一阵阵破空声响起,四道身影出现在了古堡里。

    为首的正是之前答应宋公然担任带班教师的黄老。

    黄老脸色阴沉,看着瘫软在地的草叶怪人,沉声问道:

    “怎么回事?”

    还有些失神,草叶怪人并没有起身,双眼无神的呢喃道:

    “他来我这里了......”

    “来你这干嘛?”

    “干嘛?”

    像是被撕破了心中的伤口,草叶怪人声音里竟然带上了点哭腔,被草叶包裹住的面庞上似乎有浑浊的液体滚落。

    “他来折磨我!!!!”

    伸手摸着自己胸前的空洞,虽然这没有对自己造成什么实质上的损伤,但对自己心灵的损伤却是巨大的。

    皱了皱眉,黄老脸色阴沉,虽然他不知道那所谓的折磨到底是什么,但看着面前这个这个几乎哭出来的封号斗罗,心中更是将哈尔斯的危险性提高了数个档次。

    但他此次前来,除了来针对哈尔斯之外,还有着另外的一个任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