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噬魂夜
    月光洒下,皎洁的月亮在黑雾的萦绕下,看起来,竟有些诡异阴森。

    月光无视了诸多建筑,穿过了建筑的屋顶,照射到了朱希妍和二十九名血河从属的身上,一瞬间,他们的体内的血气和那一丝异种能量迅速爆发蒸腾。

    “嗤嗤嗤”

    仿佛是体内的血液被高温加热,煮沸开来,一股大量的血雾自她们的身体上腾空而起,弥漫在各自的房间里。

    一抹血芒自其眼中爆发,一股浓郁的杀欲弥漫开来。

    与二十九名血河从属要好一些,朱希妍只是觉得体内的能量有些躁动,但自己的实力也是有了一定的提高。

    心中有些烦躁,但朱希妍却并没有失去冷静,这是一种较为奇异的状态。

    就在朱希妍忍受这种状态的时候,哈尔斯的声音却是突然在朱希妍的耳边响起:

    “带着你的人,出去玩玩吧,出去就能看到目标,带上魂珠.......我要你们........世人皆知!”

    话音未落,那串珠子便是出现在了朱希妍的面前,其内已是一个灵魂也没有了。

    嘴角掀起一抹肆意的笑容,朱希妍娇笑一声,身形已是化作一片血雾,消失不见。

    “血河所属,出发!”

    与此同时,二十九名血河从属的脑中也是响起了朱希妍那妩媚但又高不可攀的声音,面色狂热,猛地起身,粗暴的打开房门,冲向了他们的女王所处的位置。

    待到他们到达时,朱希妍依靠着一株没有叶子,通体黑色的树干,高冷的看着他们。

    “哗”

    整齐划一的声音响起,二十九名血河所属瞬间单膝跪下,低下头,不去直视他们的王。

    看着血河所属的动作,朱希妍脸上泛起一抹满意的笑容,率先走向了不知何时出现的一座码头处。

    “噗通”

    朱希妍没有丝毫犹豫,遵从心中的指引,跳入水中。

    将到他们的女王都跳入了水中,一众血河从属自然也是毫不犹豫的跟随着朱希妍的步伐,跳入水中。

    水波荡漾,但转瞬间,却又恢复了平静,就好像从未有人来过.........

    -------

    一阵奇异的空间感,朱希妍和血河从属从一处浓郁的黑雾里走了出来。

    刚一踏足外界,他们就感受到了一股不一样地感受。

    朱希妍抬头望向天际,只见那一轮如玉盘般的明月却是逐渐被一抹黑雾所侵蚀着,一步一步的化为黑月,而伴随着月亮被侵蚀,月亮洒下的月光也是变得有些昏暗。

    昏暗的月光打在身上,朱希妍和血河从属体内的血气和那一丝诡异能量也是再次暴动起来。

    浓郁的黑雾无声的从朱希妍等人身后扩散,蔓延开来,缓缓笼罩了不远处的一个城镇。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隐隐有尖叫声在城镇内响起,城中似乎陷入了混乱。

    小孩子的哭声,妇女的尖叫声,男人的呵斥声,混在一起,彻底打破了夜的静谧。

    嘴角弯弯翘起,肆意的笑容自面庞上浮现,朱希妍声音低沉,身体外血气蒸腾,只是瞬间,变化为了一道血影,掠入了城镇中,二十九名血河所属也是如此。

    屠杀,开始了........

    --------

    利维坦是这座城市的名字,也是这座城市的掌控者名字,它的城主,便叫利维坦。

    城主府中,一个身躯雄壮的中年人在大厅内来回踱步着,面色有些焦虑,不时地抬头看向门口处,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不一会,一阵急促的桥门上响起,利维坦眼神一亮,赶紧示意侍从去开门。

    来人是一个黑发中年人,浓眉但却是小眼。

    “怎么样,调查清楚外面什么情况了吗?”

    还没等黑发中年人站稳,利维坦便出声问道。

    点点头,又摇摇头,中年人似乎有些岔气,面色痛苦。

    没用侍从,利维坦见状,赶忙从桌子上拿起一杯水递给了中年人:

    “快,先喝,喝完再说,不急。”

    利维坦嘱咐道。

    没法说话,中年人用感激的眼神看了利维坦一眼,喝下了手中的水,又深深的吐了口气,打了个嗝,这才能顺畅的说出话来。

    “回大人,城中现在一片混乱,一股不知道来源的黑雾在城中弥漫,但凡身处黑雾之中的人都会有多多少的情绪变化,暴躁的更加暴躁,胆小怯懦的愈发怯懦,甚至随着在黑雾中待的瞬间越长,情绪也会越来极端,我的人告诉我,这才半个时辰,就已经发生十几起命案了。”

    面色凝重,利维坦踱步的频率越来越快,一滴滴豆大的汗珠也是自额头浮现。

    看着城主那焦虑的表情,站在一旁的中年人似乎是又想起了什么,出声到:

    “哦对了,大人,我的手下和我说这十几起命案的施暴者,都是一些一点魂力都没有的普通人,没有一个魂师。”

    “哦”

    面色一震,这对利维坦来说,到是一件好事,这或许说明这股黑雾并不会对魂师造成影响,自己或许可以排除魂师前去维持秩序。

    一念至此,利维坦没有犹豫,他猛然抬起头,伸手将腰间的一枚令牌丢给了面前的中年人,沉声到:

    “令牌拿着,你去传我的命令,带城主府的魂师前去维护秩序,无比减少命案的发生。”

    结果令牌,中年人面色严肃的点点头,恭敬的行礼说道:

    “是”

    这才转身离去。

    看着中年人的离去,利维坦缓缓的坐回了椅子上,食指无意识的敲打着桌面,思索着什么。

    “到底是谁在搞鬼?”

    且说中年人带着城主的命令召集了许多魂师分散在全城各处,维持着秩序,他本人也是自己独身一人,巡逻着。

    突然,他看到眼前的小巷子口似乎有一只脚露在外面。

    他内心一惊,便是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中年人魂力涌动,一把扇子出现其右手上,五枚魂环也是在其身后缓缓盘旋着。

    小心翼翼的放缓脚步,中年人走进了小巷,看到了全部。

    只见一个衣着华贵的长发男人正趴在那里。身下一片血液。

    走上前去,中年人又是一惊。

    无他,这长发男人的致命伤是胸口,只见他的胸口破了一个大洞,其内的心脏已是不翼而飞,而这,必不可能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那,凶手是谁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