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碎片记忆
    声音主人的视野突然出现在了那个男人的身后,同时视野中还出现了一个女人。

    一个浑身鲜血,伤痕累累的女人。

    女人倒在地上,似乎已经陷入了昏迷。

    声音主人苍白的手拽着男人无情的拖向一旁的柱子上,手上动作不停,紧紧的将他困到了那根布满血污的柱子上。

    “桀桀桀,不要眨眼,好好看着,你的女人是怎样因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视野突然抬高,似乎刚刚视野的主人一直是弯着腰的。

    一抹淡金色的光雾隐约出现在视野之外,而后,那苍白的右手再次出现,只是这时,一柄泛着淡金色光芒的匕首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缓缓走到女人的面前,声音的主人侧了侧身,从一旁拿起了一瓢水,毫不留情的泼在了女人的伤口上。

    “嗤”

    “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一声嗤响,一股淡淡的白雾自女人的伤口上出现,女人痛苦的哀嚎起来,瞬间便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这水似乎并不是普通的水,似乎有着轻微腐蚀性。

    女人清醒过来,竭力侧过头,看向声音的主人。

    不想男人那脸上带着哀求,女人反而是咬牙切齿的恶狠狠的盯着声音的主人,眼中满是怨念。

    咧开嘴,女人竟然笑了起来,一口的白牙被血染得通红。

    “嗬嗬嗬”

    女人笑着,眼神有些癫狂。

    “你不得好死!”

    她诅咒着声音的主人。

    “真是嘴硬,看起来,这点疼痛似乎并不足以让你屈服,你还没学会求饶。”

    嘶哑阴冷地声音又是响起,其中却是能听出一丝愉悦之感。

    一只脚从长袍中踢出,狠狠的踹在女人的身上,将其踹了个跟头,身体也变成了仰面朝上。

    这时,哈尔斯才突然发现,女人的四肢肌腱都已经被挑断,这让她动弹不得。

    缓缓低下头,声音的主人凑到了女人的面前,注视着女人那满含怨恨的眼睛。

    “多么美丽的眼睛啊,可惜.......”

    抬起头来,哈尔斯看到女人的右眼眶已经变得空荡荡了,其中满溢着大量的鲜血。

    女人银牙紧咬,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似乎在忍受这极大的痛苦。

    但就算是忍受着这样的痛苦,女人却愣是一声未吭。

    女人一声未吭,男人却忍不住了。

    “哈娜!”

    “闭嘴!”

    女人突然喊道,声音也有些沙哑。

    尽管右眼已经消失,但她还是用力用左眼看向男人。

    “我既然选择跟着你,一起叛逃,就做好了受刑的准备!”

    微微喘了口气,女人继续说道,但声音却又是虚弱了几分。

    “亚丁,不准喊,我一个女人都没有喊,你一个男人凭什么喊!”

    听到妻子的话,男人张了张嘴,却是没有再出声,但眼中却是留下了大股泪水。

    “呵呵呵”

    行刑者那嘶哑的声音响起,似乎在嘲笑。

    “亚丁,看看你的妻子,你连一个女人都比不过,真是窝囊,这样的你,到底是怎样才能下定叛逃的决心?”

    声音的主人似乎在笑,女人猛然抬头冲他吐出了一口血痰,恶狠狠的说道。

    “还有你,尽管折磨吧,你的日子也不多了,神告诉我,你的大限即将到来,你会在痛苦中死去,你会爱上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也会痛苦的死在你面前,遭受所有你实施过的刑罚!”

    “神?”

    嘶哑的声音有些不屑。

    “在我的面前,就算神,也要受到无尽的折磨,神,也会屈服于我!”

    “呵呵”

    女人呵呵一笑,不再说话,而是就这么看着声音的主人,那眼中透露着怨恨愤怒的神采,但隐隐的似乎还有着几分怜悯。

    似乎被女人的眼神所激怒,声音的主人含怒出手,举刀剜掉了女人仅剩的左眼。

    但这次,女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疼痛。

    她并没有发出令声音主人所愉悦的哀嚎,而是咧开嘴,肆意的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哼”

    声音的主人呼吸有些粗重,情绪似乎越来越激动。

    “笑?我看你这样还怎么笑!”

    “噗嗤”

    鲜血飞溅,女人姣好的面孔上,布满了血污。

    一道横布女人面庞的刀口,撕裂了女人的俏脸,从左耳划到了右耳。

    “呜呜呜”

    口齿不清,女人的嘴巴根本无法张开,但却依旧在那里痛骂着。

    男人看着自己妻子如此惨状,痛苦的闭上眼,扭过头去,不忍直视。

    似乎发现了男人闭上了眼,声音的主人停下了折磨女人的动作,扭头走向了男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痛苦的哀嚎着,似乎遭受了什么惨绝人寰的折磨。

    虽然这折磨却是有些难以忍受,但当有了之前他妻子的表现后,男人的表现,似乎看起来愈发软弱了。

    听到男人的哀嚎,女人在遭受折磨都没有剧烈颤抖的身体却是开始剧烈的战栗着,似乎心里遭受了残忍的折磨。

    眼角余光撇到了女人的表现,哈尔斯感觉得声音的主人似乎嘴角微微弯起了一丝得逞的弧度。

    调整了下男人头颅的方向,在确保他能看到自己折磨他妻子后,这才起身,回到了女人的身前。

    蹲下身,视角贴近了女人的脸。

    低沉嘶哑的声音响起:

    “后悔吗?”

    “呜呜呜”

    因为脸部肌肉被斩断,女人无法说话,见状,哈尔斯感觉到声音主人微微皱眉。

    “啧,忘记了。”

    左手泛起一抹金光,拂过了女人的脸。

    一瞬间,女人的脸便已经恢复了正常。

    感受到嘴巴恢复,女人张张嘴,坚定的说道:

    “不,我不后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