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馈赠???
    就那么一路抚摸着这些器械,声音的主人来到了屋子深处的一个隐藏的狭小的房间内,低着头,他关紧房门,倚靠在门上。

    许久,他缓缓的将头抬起,看向面前一个布满水雾的镜子,伸出双手,声音主人扭开水龙头,缓慢但却仔细的搓洗着手掌。

    一边搓洗着,他的左手还不时的在右手臂上掠过,轻轻的触摸着那些疤痕。

    看着那些疤痕,哈尔斯脑中不由得突然冒出了一个自己从未听说过的词——符文。

    伴随着这个词在脑海中的出现,一股庞大的信息却是突然在哈尔斯脑海中出现。

    一瞬间,哈尔斯闷哼一声,只觉得鼻孔中有血液流下。

    感受到这一点,哈尔斯心中惊骇,自己的灵魂强度应该已经是大陆上已知的所有人中最强的,但就是这样,自己的灵魂都险些被这庞大的信息给冲击的溃散。

    但哈尔斯没有时间多想,他屏息凝神,梳理着脑中的这些信息和知识,虽然他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就全部阅读完毕,但他还是将其全部有条理归类存放在了自己的灵魂之海中。

    许久,就这样简单的梳理工作,哈尔斯都才堪堪在两个时辰内梳理完毕。

    缓缓睁开了双眼,哈尔斯的视野又是瞬间回到了那个未知存在的身上。

    但刚一会过神,哈尔斯便是感觉身体内血液冰凉,凝结成了一片冰渣,心脏剧烈的抽搐着。

    无他,但他回到神秘人的视野时,却是发现他正站在那面镜子前,镜子上的水雾不知何时已经被擦拭干净,一个诡笑着的人影正看着哈尔斯。

    苍白的脸,黑色的头发,右脸上淡淡的疤痕......

    哈尔斯惊讶的发现,除了发色不同外,这完全就是自己的面孔。

    镜中的那个人眼睛仿佛跨越了时空,看向了哈尔斯,嘴角缓缓弯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

    “收到了吗,那来自我的礼物.........”

    !!!!!

    心中惊骇,哈尔斯只感觉浑身发寒。

    什么意思,难道这一切都不是一个幻境,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甚至,自己也是真的俯身在了这个和自己长相极其相似的人身上吗?

    镜子中的人缓缓伸手,似乎想要摸向哈尔斯。

    但在哈尔斯的视角,那神秘人却是没有伸手。

    气氛突然诡异起来.......

    尽管哈尔斯知道,自己只是意识附在这个人的身上,但却仍旧感到手脚冰凉。

    正警惕着,哈尔斯却是突然感受到了一阵眩晕感,眼中的一切也是突然变得虚幻起来。

    昏昏沉沉中,视野终于完全黑了下去........

    缓缓睁开眼睛,哈尔斯看着眼前熟悉的黑雾,微微用力,手脚也随之颤动。

    回来了.......

    哈尔斯缓缓坐起,却是感到一阵头疼欲裂。

    轻轻的咳嗽几声,哈尔斯撑着墙壁,站起了身。

    哈尔斯感受着体内传来的这久违的虚弱感,就仿佛来到了幼年的时候。

    身躯中传来一阵阵的无力感,让哈尔斯十分厌恶,他最讨厌这种感觉,这让他感觉四周充满了危险。

    推开地下室的房门,哈尔斯顺着斜着的走廊向殿内走去。

    很快,哈尔斯就来到了殿内,一抹月光透过宫殿的缝隙,照耀在哈尔斯身上。

    “哼”

    闷哼一声,哈尔斯只感到心脏一阵疼痛,他的手下意识按上去,却是按了一个空。

    他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心脏早已被毁掉,此时的心脏,只是一个由灵魂之力组成的心脏。

    月光照耀,哈尔斯体内的灵魂之力和魂力一阵沸腾,一股强大的气势冲天而起,迅速驱散了哈尔斯体内的虚弱感。

    “轰”

    一声于虚空传出的闷响,哈尔斯的伸出右手扣住了那颗灵魂心脏。

    黑雾世界内的黑雾和弥散的灵魂能量以及一些其他的异种能量混杂在一起,疯狂的涌入哈尔斯的胸口,侵蚀着哈尔斯的心脏。

    “噗通”

    哈尔斯猛然跪倒在地,身躯不住的颤抖着。

    看起来,哈尔斯似乎要坚持不住了。

    但就在这时,哈尔斯那右臂上的众多疤痕却是突然闪烁其了淡绿色的光芒,只是瞥了一眼,哈尔斯心中就浮现出了这些疤痕真正的名字。

    符文!

    这些疤痕和那个神秘人手臂上的疤痕一样,都是符文。

    只是看了一眼,哈尔斯无师自通,从灵魂深处翻出了最适合自己现在的符文序列。

    手臂上的符文突然有些突然变得黯淡下去,有些却是闪烁着幽幽的绿芒。

    一瞬间,侵入体内的诸多混杂的能量像是得到了指挥一般,突然变得温顺,沿着某种路线在哈尔斯的心脏中运行起来。

    灵魂内视,哈尔斯发现在自己的心脏上正有几根黑色的细线缓缓的编制着,组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符文。

    心脏剧痛,但哈尔斯却并没有出声,甚至身躯也没有太过颤抖,只是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水缓缓流下。

    心脏,正在重生......

    ----------

    “呵呼!!!”

    哈尔斯猛地坐起身,伸手按在胸口,如一条出水的鱼一般,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每一口空气被哈尔斯摄入,哈尔斯的心脏都会发出一阵阵沉闷但有力的心跳声。

    如果此时哈尔斯内视,他就会发现,在伴随着自己的心脏每一次跳动,一股莫名的墨绿色能量就会顺着血管流变全身,最终不知消失在何处。

    缓缓的抓握着手掌,哈尔斯眼中闪过一丝激动地神光,冰冷苍白的的脸上闪过一丝略有些癫狂的笑容。

    “轰”

    猛然虚空握紧,一阵巨大的音爆声突然响起,一圈气浪从拳头处翻滚扩散开来,甚至将四周浓郁的黑雾给挤了开来。

    哈尔斯并没有动用灵魂之力,只是单纯的凭着肉体的力量。

    右手徐徐垂下,灵魂之力奔涌,自脑海深处,迅速出现在了右手臂处,而后,一柄狰狞的半人高钩镰出现哈尔斯的手中。

    钩镰闪烁着寒芒,在那弯曲的地方内侧还有着几个尖锐的利齿,隐约间,似有黑雾在这狰狞的钩镰上缓缓溢出.......

    “桀桀桀”

    裂开嘴,哈尔斯肆意的笑着,猛然挥动右臂,狰狞的钩镰如蛇一般暴窜而去,穿透了虚空......

    “美妙的感觉.........”

    “嗬嗬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