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爱的结晶
    “老弟你也知道,我能和魂兽们交流,但也只是借此知道了哈尔斯大人的实力,我就是想问问,老弟你能不能给我讲讲哈尔斯大人是啥样的一个人?”

    “你问这个干什么?”

    闻言,石计生有些警惕的看向驯兽师,他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面前这个笑眯眯的老头,似乎在判断他是不是某些势力派出的奸细。

    “其实也没啥,我就是想吧,哈尔斯大人也没必要帮我,所以我寻思从老弟你这打听一下哈尔斯大人有啥喜好,打算投其所好,送点我能送的礼物。”

    听到驯兽师如此说道,石计生的面部这才柔和了下来,似乎是相信了驯兽师说的话,但心底却是暗自留了几分心思。

    一口将茶水喝尽,石计生这才缓缓的出声回答着驯兽师:

    “哈尔斯大人啊.......”

    话没说完,一股阴冷的气息突然在酒馆周边浮现,一股浓郁的黑雾看似缓慢实则迅速的笼罩了酒馆。

    “哗啦啦”

    酒馆内早已没有其他人,只剩下了一众武魂殿的人和这个不知来路的驯兽师。

    在感受到这股熟悉的气息和黑雾时,在座的所有的武魂殿成员全部站立起来,恭敬的看向酒馆的门口,似乎在迎接着什么。

    见状,驯兽师也是跟着起身,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侧头悄声向石计生问道:

    “是哈尔斯大人来了吗?”

    微不可查的点点头,石计生并没有出声,而是继续恭敬的面对着酒馆门口站着。

    “踏踏踏”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那聚集在酒馆门口出的黑雾中,安静的出现了一个码头,透过黑雾,在场众人甚至可以依稀看到哪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黑雾世界。

    脚步声越来越重一个两米多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嘶哑的声音响起,嘴角带着一抹诡异笑容的哈尔斯缓缓走了出来。

    “好像,有人在议论我........”

    “见过老师”

    “见过哈尔斯大人。”

    “见,见过哈尔斯大人......”

    一阵整齐划一的问候声响起,却是被最后出现的一声突兀且结巴的声音给扰乱了。

    “嗯?”

    哈尔斯微微侧头,看向了那个站在石计生身旁的老人,眼中似有火焰在燃烧。

    浑身冰凉,只是这么被看了一眼,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只是一个目光,便让驯兽师变得浑身僵硬,动弹不得。

    “这,这就是封号斗罗吗?”

    哈尔斯就这么沉默的看着驯兽师,却是半天也没有得到回应。

    “有趣........”

    似乎是之前那“幻境”的影响还未消退,哈尔斯此时看着沉默的驯兽师,心中缓缓升起了一股暴虐的情绪。

    嘴角缓缓裂开,雪白的牙齿闪烁着寒光,血红的舌头轻轻舔舐了一下嘴唇,一股庞大的气势勃然而发。

    “老师”

    “大人”

    两个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却是朱希妍和石计生。

    “嗯,怎么了?”

    被这么一打岔,哈尔斯心中的那股暴虐的情绪缓解了许多,他扭头看向朱希妍,问道。

    朱希妍与石计生对视一眼,出声说道:

    “老师,还是让大叔和你说吧。”

    ----------

    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

    一个意气风发,面容坚毅的硬汉正站在一个房屋外,焦急的等待着什么。

    来来回回的走着,一阵尘土在其脚下翻涌而起。

    “咳咳”

    “停下停下。”

    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无奈的用拐杖捣了捣地,出声说道:

    “唐小子,别乱走,看的老头子我心烦,女人生孩子这事,你不能急,急也没用,你还能进去替你老婆生?”

    “听我的,老头子是过来人,放心,你就在外面安静的等着,你大娘在里面,一切有她,你放心,你大娘这辈子少说也接生过几十个娃娃了。”

    随口应了一声,老头子说的啥,唐昊一点也没听进去,但脚下的步伐却是停止了,看着紧闭的大门,听着耳边老头子絮叨的声音,唐昊有苦说不出。

    他总不可能告诉老头子,你妻子以前接生的都是人类产妇,而这次接生的目标,自己的妻子,是魂兽啊。

    “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从房间内响起,唐昊猛地前冲想要冲进去。

    “哎哎哎,你干啥呢。”

    老头子看着唐昊的动作,眼一瞪,连忙伸出拐杖想要拦住唐昊,却是猝不及防差点被拽倒在地。

    “哎哟。”

    听到身后老头子的痛呼声,唐昊前冲的步伐陡然停下,无奈的回身扶住老头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房间里的惨叫声一声盖过一声,听得唐昊是心里越来越难受,他甚至考虑过不要这个将自己老妈害的不轻的孩子,但也只是考虑罢了,他要真敢这么做或者说,别人不说,阿银就要第一个扒了他的皮。

    正当唐昊焦急的等待着的时候,一股不祥的死寂气息突兀的弥漫在这个小村庄周围。

    “谁!”

    一声暴喝唐昊感受这股隐隐带给自己浓浓的威胁感的气息,浑身也是爆发出了一股强大暴戾的气息。

    魂力涌动,一柄巨型方头锤出现在手中。

    武魂释放,唐昊并没有忘记还在生产的妻子,一股魂力分出,包裹了那个产房,替她隔绝了外界的气息。

    看着唐昊手中的巨锤,还有这魂力和名字,他的身份已是呼之欲出。

    “桀桀桀,真是没想到,堂堂昊天斗罗竟然会在这么一个小村庄里躲着,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一声斩杀无数魂兽的昊天斗罗,妻子竟然是一只魂兽.......”

    “踏踏踏”

    似乎是故意弄出的脚步声,唐昊神经过敏的瞬间扭头看向那里。

    他没有说话,只是手中的昊天锤握的越来越紧了。

    “噗嗤”

    “呃呃”

    令唐昊没想到的是,就在他转头的那一瞬间,从刚刚就被这个平日里被自己随意吼骂的男人所爆发出的实力震慑的有些发愣的老头,胸口却是突然被一柄利刃所穿透。

    “糟老头!!!”

    唐昊大惊,魂力爆发,身形猛然冲向了缓缓倒下的老头子,那老头子身后的凶手已然是在唐昊发现的一瞬间就隐入了不知何时泛起的黑雾之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