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游戏还是战斗
    “呼”

    一阵风吹起,卷起的地上些许尘土,唐昊爆发出了属于封号斗罗的速度,在老头子跌倒前,接住了他。

    但,唐昊并没有去检查老头子是否还活着,无他,老头子的心脏已经被那未知的刺杀者给生生搅碎,和血液混杂在一起,分辨不出来。

    手臂有些颤抖,唐昊抱着老头子轻轻的将其放到了一旁远离产房的地方。

    他并没有去看发出脚步声的那个人,而是自顾自的走着,或许,这信心是源自于他的实力吧,斗罗大陆已知的最年轻的封号斗罗,他有这个资格。

    小心的找了一个没有泥土的地方将老头子放好,他缓缓直起身,手中那不知何时消失的昊天锤也是出现在他手中。

    昊天锤一出,唐昊浑身魂力涌动,一股厚重压抑的气息冲天而起。

    握着昊天锤的右臂肌肉膨胀,撑得衣服吱吱作响,似乎承受不住压力,即将爆裂。

    “你们是谁?”

    脸色阴沉,唐昊缓缓的转过头,看向脚步声响起的那个方向。

    那里,弥漫着全村最浓郁的黑雾,一个浑身笼罩在墨绿色长袍中的身影,正缓缓的站立在那。

    唐昊眼中怒火升腾,左手攥拳,握的嘎吱作响。

    看着唐昊愤怒中又带着一点担忧的神情,微微低着头的哈尔斯嘴角弯起了一抹莫名的弧度。

    “嗬嗬嗬,你在害怕吧.......,”

    嘶哑的让人一听就遍体生寒的声音响起,说的话却是让唐昊心中一惊的同时,又感到一丝怒火中烧。

    ‘我会害怕你这样藏头露尾的鼠辈?笑话!’

    唐昊不屑的看着哈尔斯,骨子里散发出了一股浓浓的傲意。

    “看起来,你并不认识我........”

    哈尔斯隐藏在兜帽下的面庞上挂上了一副玩味的笑容。

    闻言,唐昊想要说些什么,却是还没等他张嘴,哈尔斯便出声打断了他的话语。

    “昊天宗,大陆第一大宗门,相比也是及其要面子的,你猜猜,如果全大陆的人都知道了昊天宗的二宗主的妻子是一个魂兽,你说昊天宗,会怎么做呢?”

    “你想要干什么!”

    唐昊并没有轻举妄动,只因他从面前这个神秘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淡淡的威胁感,还有村庄中弥漫着的这股黑雾,尤其令唐昊感到压抑,并没有进入黑雾,唐昊就已经感受到了一股窒息感扑面而来。

    “我想要什么?”

    “呵呵”

    哈尔斯笑了笑,身体微微前倾,两米多的身高就有些隐隐压制住了唐昊的感觉。

    “我想,只要你能亲手干掉这支魂兽,不就可以洗脱你这罪名了吗,哦,对,这个罪是我临时想的,我决定叫他反人类罪,你看怎么样啊。”

    唐昊那一张棱角分明的脸瞬间便是黑了下去,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浑身肌肉绷紧,脚下发力,一个巨坑出现,瞬间爆发出了惊人的速度,冲向了哈尔斯,身体扭转,一柄巨锤好似没有重量,被他挥舞的虎虎生威,裹挟着一股恶风砸向了哈尔斯。

    感受着迎面而来的恶风,哈尔斯的兜帽都被吹的鼓荡着,但却没有吹落,仍是问问的戴在哈尔斯的头上。

    脚尖轻点地面,那坚硬的青石地面在二人脚下就好似一块脆弱的豆腐,同样是一脚踩出了一片半米大巨坑,哈尔斯的身形却是与唐昊那种一往无前的风格不同,反而是幽幽的向后飘去,险之又险的躲开了唐昊的昊天锤的锤击。

    “桀桀桀,这就生气了,真是无趣。”

    一边向后飘着躲避唐昊的攻击,哈尔斯一边嘲讽着唐昊。

    “看看你的样子,就好像一只发了疯的野狗,这倒是和你的魂兽妻子很配。”

    听着耳边哈尔斯喋喋不休的嘲讽,唐昊心中虽然怒火燃烧,但是眼中却是一阵清明,他看准时机,撑着哈尔斯脚尖一点浮在空中时,身后猛然出现了黄、黄、紫、紫、黑、黑、黑、黑、黑九枚魂环。

    魂力涌动,唐昊身后那枚黝黑的第五魂环瞬间亮起,唐昊砸在空中的昊天锤瞬间变大几分,一层厚重的黑芒也是出现了其表面。

    看起来,这个魂技只是让这昊天锤大了几分,甚至增幅的幅度都赶不上一些普通的器武魂变化的程度,但就这增大的的几分,却是让它刚好砸到了倒飞在空中的哈尔斯身上。

    “嗯?”

    兜帽下哈尔斯的眼眶中眼球瞬间消失,两朵异色魂焰取而代之,那一刹那,哈尔斯体内的魂力瞬间爆发到了最大,甚至连灵魂之力都引动了几分。

    身后魂环也是瞬间出现,但却是黄、紫、紫、黑、黑、黑、黑、红、红,尤其是那最后的两枚血红色的十万年魂环,更是一瞬间就吸引了唐昊的眼神。

    十万年!!!!!

    封号斗罗!!!

    一瞬间,唐昊心中的警惕拉大了最大。

    电光火石之间,哈尔斯手中出现了一柄造型狰狞的钩镰,身后黄色的第一魂环闪烁,大量的绿色的灵魂自左腰间的魂引之灯中飘出,融入了钩镰之中。

    “翁”

    似有翁鸣作响,那原本是惨绿色的钩镰瞬间闪烁起了耀眼的绿光,瞬间,哈尔斯抬起了右手,用这钩镰挡下了唐昊的锤击。

    “蹬蹬噔”

    哈尔斯脚下步子一阵踉跄,瞬间向后退了几步。

    微不可查的动了动手腕,哈尔斯嘴角咧起一个巨大的弧度,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能与自己对拼甚至压自己一筹的力量,只能说,不愧是斗罗大陆第一器武魂。

    晃了晃脖子,哈尔斯身躯之上缓缓的燃起了一抹惨绿魂混杂着幽蓝色的魂焰,一股压抑死寂的气息悄然升起。

    “真是,难得啊........”

    随着幽幽的话音落下,哈尔斯的身躯猛然拔高了几分,几个呼吸间,便是达到了三米有余。

    “砰”

    一声闷响,一张残破的龙翼也是猛然在其身后展开。

    “我们来玩个游戏,赢了我,你和你的妻子,都可以活下去,但要是输了,我会在你的面前,将你的妻子.......肢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