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死亡与新生
    面色严肃冷厉,唐昊感受着面前这个浑身上下散发着死寂气息的神秘人,心中警铃大作,如果是在平时,他自然不会担心着担心那,畏手畏脚的,但现在,自己的妻子就在不远处的房间里生产,自己要在对战的过程中分心保护自己妻子的安全,这何其艰难。

    右脚缓缓后撤一步,唐昊深吸了一口气,轻松的将那一柄巨型昊天锤垂到身侧,时刻准备着骤然发力。

    哈尔斯微微抬起头,看向唐昊,也是露出了正脸。

    幽幽的魂焰令唐昊不由得感到一丝心悸。

    两人都没有先动手,而是就这么对峙着,哈尔斯的第七魂环已然亮起,唐昊的则是第五魂环亮起。

    气氛陷入了僵滞。

    就在唐昊有点忍不住,被那双空洞的燃着魂焰的眼睛盯得有些心悸,准备出手的时候,一声响亮的婴孩儿哭声突兀的响起,令唐昊的心神走了一瞬间的神。

    眼中魂焰猛然跃动。

    哈尔斯看准时机,背后龙翼扇动,瞬间划过虚空,出现在了唐昊的身侧,魂力涌动,第一魂环亮起,许多灵魂飘出,融在了哈尔斯的右臂骨上,一瞬间,本就坚硬且力大无穷的右臂力量又是暴增。

    哈尔斯手中握着的钩镰划破虚空,狠狠的砍在了唐昊的左肩上。

    “哼!”

    就在唐昊走神,哈尔斯以为自己会攻击到他的时候,唐昊却是猛然惊醒过来,接下来的一系列动作展现了他及其丰富的战斗经验。

    没有急着闪躲,唐昊反而是微微侧身,调整了一下方向,让自己的后背迎向哈尔斯砍过来的这一记势大力沉额钩镰,然后右手握着的昊天锤微挑,借势用锤柄挡住了这一击。

    但,尽管唐昊这一系列的应对却是可以堪称完美,但是,他忘记了一点,这个武器,是钩镰。

    “叮”

    清脆的声音响起,哈尔斯在感受到钩镰传来的震感的时候,手中钩镰的动作趋势已然是向下拉去,在与昊天锤锤柄错过的一瞬间,刺入了唐昊的左肩肌肉里。

    “啊啊啊啊啊啊”

    唐昊身躯猛地绷紧,一张坚毅的面庞上滴下了无数的汗滴。

    咬紧牙关,唐昊迅速作出应对,没有管钩在肩上的钩镰,唐昊鼓足力气,运转魂力,抡起那柄一人高的昊天锤就是划出了一个半圆向哈尔斯头上砸去。

    “给我死!!!!!!!!”

    看着瞬间便砸到自己面前的昊天锤,哈尔斯眼中魂焰剧烈跳动,心跳也是瞬间加速跳动,一股未知的能量随着心脏的跳动,涌向全身。

    这几乎是贴着脸砸过来的一击,哈尔斯自然是接不下,仓促之间,他只能用左臂去挡在巨锤的轰击路线上。

    “砰!!!!”

    “咔嚓!!!”

    只听得一声闷响和一声骨骼断裂声。

    哈尔斯瞬间倒飞出去,手臂已经弯折成了一个别扭的形状,显然是已经断裂。

    “哼”

    闷哼一声,哈尔斯体内的灵魂之力和死亡之力等一堆异种能量迅速运转起来,修复着他的手臂。

    尽管手臂传来一阵剧痛,但哈尔斯嘴角的笑容却是更加的灿烂。

    但虽然灿烂,却感受不到一丝的笑意,到是饱含着慢慢的冷意。

    “真是,久违的感受,我有多少年没有这样了???”

    低声呢喃着,哈尔斯眼中的魂焰竟然再次剧烈的跳动起来,比之前更甚几分。

    随着魂焰的跃动,哈尔斯体内的气息再次膨胀,他的实力竟然再次临阵提升了几分。

    “吼!!!!!!”

    一声作用于灵魂的怒吼声响起,赫然是哈尔斯的自创魂技———镇魂怒吼!

    随着近些年来,哈尔斯灵魂实力的增强,哈尔斯的这一自创魂技的威力也是随之暴涨。

    这不,只是一声怒吼,同为封号斗罗的唐昊便是脑海中一阵翁鸣,身躯也是一阵无力,但是手中的昊天锤却是依旧紧紧的握着,没有松开........

    一击得逞,哈尔斯没有停留,同样战斗经验丰富的他自然不会浪费这种难得的机会。

    魂力涌动,混杂着灵魂之力,哈尔斯的第六第二魂技瞬间亮起,伴随着他一掌拍在虚空,三根惨绿色的半透明触手仿佛从虚空中长出,扎根于半空中,狠狠的向着唐昊拍去。

    看着散发出一股令他心悸的波动的触手,唐昊面色大变,想要阻挡,却是因为身体虚弱,拼尽全力,才将手中的昊天锤举过头顶,却是再也没有招架的力量了。

    但更令唐昊绝望的是,这个三根触手却是旁若无物的穿过了昊天锤,砸击在了他的身上。

    “噗!!”

    一口鲜血吐出,唐昊跪倒在地,如遭重创。

    眼神恍惚,唐昊确认这个神秘人不是普通的封号斗罗,如此丰富的战斗经验,比之自己,甚至更多,他一定是一个老牌的封号斗罗。

    但一个老牌的封号斗罗,又为何前来这里找自己的麻烦呢?

    但唐昊也只能心中想想了,身体虚弱的他,更是在哈尔斯这里找不到半点生机。

    看着缓缓走来的哈尔斯,唐昊心中绝望,他尝试过引动体内的魂力,但却得不到半点回应。

    龙翼收拢垂在背后,哈尔斯缓缓扣上了在战斗中脱落的兜帽,只是在那一瞥中,唐昊看到神秘人那苍白的脸上是有些遗憾的表情。

    他在遗憾什么???

    “真是,难道你的最年轻封号斗罗的称号就是这样名不副实的吗?你甚至没有让我收到太多的伤,在你这里,我甚至体会不到死亡的味道.....”

    唐昊已经说不出话了,他只是双眼模糊的看着哈尔斯,心中却是想到了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孩子,不由得有些绝望。

    “唉”

    可惜的摇摇头,哈尔斯看着毫无反手之力的唐昊,缓缓抬起了手中的钩镰,对准了他的心脏。

    “算了,还是先把你干掉吧,我觉得让你的妻子看到你死亡的惨状才是最好玩的。”

    “再见了......”

    随着口中的喃喃自语,哈尔斯手中的钩镰猛然落下。

    “住手!!!”

    就在哈尔斯那钩镰即将要刺下的时候,一个哪怕是在怒吼听起来却也十分温柔地女声响起了。

    一道夺目的蓝光闪过,无数的蓝银草拔地而起,化为一个蓝色的坚实的屏障,包裹住了倒在地上的唐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