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斗罗大陆之魂锁典狱长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好久不见,还好吗?
    哈尔斯沉默了,但他看着阿银的脸以及那一对隐隐含着一丝笑意的眼眸,笃定的回答道:

    “不,你会的!”

    蹲下身,阿银摆弄着脚下在一片黑土中长出的唯一一根蓝银草,似是漫不经心的问道:

    “你在昊哥和我的孩子身上留了后手吗?”

    “…………是的”

    哈尔斯并没有欺骗阿银,而是如实的回答道。

    “果然。”阿银的俏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果然如此的笑意,她站起身,温尔文雅的伸手抚平了裙子上的褶皱,声音柔和的说到:

    “我就知道像你这样的人是不会不给自己留一条后手的。”

    “所以,你的回答是什么?”

    哈尔斯眼中魂焰闪烁,那一头惨绿色的斑白头发微微飘动,气息也是变得有的捉摸不定。

    “哈,别这么严肃好吗。”阿银挥了挥手,笑着说到:“我只是开个玩笑,我的答案当然是帮你,比较我还要还你的不杀之恩,不是吗?”

    “谢谢……”

    人生近二十年没有说过几句谢谢的哈尔斯,今天竟是对着一个魂兽说了许多声。

    或许这就是一个男人成为父亲后的成长吧,这是他应付的责任。

    “不必了,毕竟,你也变相相当于救了我的儿子一命,不是吗?”

    阿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或许在她的心里,自有一番考教吧。

    “那么接下来,我们要去那里?”阿银出声问道,打破了变得有些安静的气氛。

    想了想,哈尔斯魂力涌动,九枚魂环出现在哈尔斯的身后,第四魂环闪烁,一股无形的波动以一个难以言说的速度迅速传开,消失在了无尽的黑雾之中。

    阿银也是感受到了这股从哈尔斯身周扩散出的波动,但却是不明白其中的含义,在她的闹钟,只是一对混乱且刺耳的噪音。

    大脑有些混乱,阿银没有说话,而是捂着脑袋站在那里。

    不一会,阿银便知道了刚刚哈尔斯的行为的目的。

    一道血色幻影自黑雾之中迅捷的飞来,一股浓郁到刺鼻血腥味直冲阿银的鼻腔。

    有些不太适应,阿银捂住鼻子稍稍退后几步,看着面前空地上那个由那道血影所化的人类。

    “老师。”

    没有去看站在那里,穿着一袭长裙的阿银,穿着一袭血色长裙的朱希妍先是看向了哈尔斯,问候结束后,这才撇向阿银,上下打量着。

    “老师,这位是?”朱希妍出生问道,眼中竟然升起来一丝警惕的目光。

    “他就是驯兽师所说的那个十万年魂兽化型,现在暂时和我们一起,算是我们的……”

    说到这里,哈尔斯有些犹豫,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词来形容阿银。

    “囚犯,我只是一个囚犯罢了,你可以随便称呼我。”阿银笑眯眯的看向朱希妍,脸上的笑容,让朱希妍如沐春风,竟久违的感受到了一丝温暖,当然是除了从老师这里之外。

    朱希妍毕竟还是一个少女,尽管心灵有些稍稍扭曲,但她还是对展露着这样微笑的阿银产生了一丝好感。

    “不,是客人……”哈尔斯突然出生说到,否认了阿银的囚犯的自我称呼。

    点点头,朱希妍看向哈尔斯,出声询问到:

    “老师,那怎么安排这位客人?”

    听到朱希妍的问话,哈尔斯沉默片刻,换换扣上了兜帽,眼中的魂焰也是渐渐消散。

    “你带她去参观一下暗影岛吧,顺便通知驯兽师来,他不是一直想要和她交流吗……”

    话音未落,哈尔斯依然是缓缓走入了黑雾之中,消失不见。

    “照顾好她……”

    “是,老师!!!!”

    朱希妍微微弯腰,尊敬的回答道。

    扭头看向阿银,朱希妍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个妩媚的笑容。

    “请。”

    “谢谢,我改称呼你为什么?”

    “叫我小妍就好。”

    “那,小妍,有没有人说过,你和你老师的习惯很像?尤其是那笑容。”

    “唉,唉?!”

    ————

    比比东坐在自己房间的躺椅上,悠闲的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放松时间。

    以前有哈尔斯,比比东并没有觉得平日里管理这样一个巨大的组织武魂殿有多难和累,在哈尔斯走了的几个月里,她正式的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开始接触了武魂殿的食物,并一步步掌控着武魂殿。

    几个月来,关于哈尔斯他们的战绩捷报不断的传来,送到她手里,或许敲山震虎,亦或者是杀鸡儆猴,但自从哈尔斯的战绩在武魂殿流传开来后,再也没有人敢和自己阳奉阴违了。

    但想到这里,比比东却并没有感到开心,反而是感到了一丝郁闷和小怨气,不为别的,只因在这几个月里,哈尔斯竟然一次也没有给自己送信回来,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这里还有这一个等着他的女人和一个还未出世的孩子。

    生着闷气,尽管bbd知道哈尔斯平日里挺忙的,但是觉得连一封信都来不及写是不可能的。

    嘴里碎碎念着,比比东伸手抚摸着已经隆起的很高的小肚子,低声和自己的孩子抱怨着。

    “宝宝,你要记住,你的父亲是个混蛋,他晾了你妈妈好几个月,等你出来了,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下,多踢他几脚!!!!”

    嘟着嘴,比比东左手抚摸着小腹,右手卷着自己那淡酒红色的头发,玩的不亦乐乎。

    突然一双冰凉的手臂悄无声息的围上了她的腰间。

    猛然一惊,但转瞬间,比比东便感受到了那个熟悉的气息,眼圈瞬间红了起了。

    “我好像听见有人在说我坏话?”

    低沉嘶哑的声音在比比东听来却是富含磁性的声音。

    眼圈一红,一滴泪水忍不住低落,打在了哈尔斯的手背上。

    “说的就是你,你还想着回来?在外面浪够了?”

    尽管心中一片激动,但比比东却还是嘴硬的说到。

    “对不起”

    哈尔斯将头凑到比比东的脖颈处,轻轻一吻,火热的喘息烫的比比东浑身酥麻。

    身躯微微颤抖,比比东也终于不再掩饰自己内心中的情绪了。

    “我好想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